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30臣妾冤枉

230臣妾冤枉

    御医院院判是个心平气和的四十岁男子,做御医久了,脾气在后宫里也磨得圆润,碧贵嫔不礼貌的打断他也并未生气,只是摇头,依旧是那般的平缓回道:“微臣诊断的结果,真是没有怀孕迹象。”

    “不可能!”碧贵嫔急的上半身前倾,双眸紧紧的盯住院判,美眸之中写满了不可能,“我的胎儿是经过凌御医诊断的,怎么可能没有,更何况我这两个月的小日子都没有来……”

    凌御医也是满心的不解,脸色十分的难看,望着院判问道:“大人,臣给碧贵嫔请脉两个月,根据她的脉象来看,绝对是怀孕了啊。”

    对于下属怀疑自己的判断,院判也只是对着天圣帝道:“微臣仔细诊断过了,碧贵嫔的脉象似经血阻滞,而今日出现血流现象,则是血脉畅通之后的表现,至于脉象,微臣实在是诊断不出来。”

    闻言碧贵嫔的眼睛陡然瞪大,心内发凉,瞳孔骤然猛缩,“不,不可能,陛下,臣妾要求请其他的御医过来诊断,这绝不可能是真的……”

    峰回路转,眼看事情变到这一步,实在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众人面色皆惊,谁能想到碧贵嫔没有胎像呢!

    院判接着道:“微臣虽为院判,也不是主诊千金一科,为了慎重,陛下也可请杨御医一同来判定。”

    “将宫中所有当值太医,全部请来!”天圣帝脸色铁青,吐出的话语中隐隐含着震怒。

    众人知道,比起刚才魏妃害碧贵嫔没有胎儿,碧贵嫔此罪更大,院判虽不是什么妇科圣手,可医术绝不是普通御医能相比的,这诊断十有**是不会错了。

    琳琅阁本来就不大的空间,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众妃嫔你望着,我望着你,俱是觉得心头如悬针,静悄悄连大气也不敢出的等着御医前来。这寂静之中,哀哀的戏曲之声,便显得格外的清晰,像是在为此处的这场大戏,配上一首绝妙的背景音乐。

    不久,外面又来了四名御医,进来之后,便直接去给碧贵嫔把脉,完毕之后,四人中职位最高的杨御医站出来,道:“碧贵嫔的脉象虽然有一些奇怪,但是根据微臣与其他三位御医多年的经验诊断,碧贵嫔并不像是有孕,似是月信突至而血液集中而出,应该是月信不准。”

    “不,凌御医刚才不是诊断过了吗?我明明是流产的脉象啊,怎么会是月信突至,凌御医,你跟他们说啊!”说完,又朝着天圣帝道:“陛下,臣妾绝无谎言,这两个月月信未至,时常睡不着,呕吐,这明明都是怀孕的迹象!”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怀孕的,怎么会变成月信了,这不可能啊!

    凌御医此时也是一头冷汗,碧贵嫔的脉象是他诊断的,此后又一直由他负责,若是错诊,有罪的何止是碧贵嫔,他连忙磕头,“陛下,微臣当初诊脉,确确实实是喜脉,刚才也确实是流产的脉象啊!”

    早知道,他就不收碧贵嫔的钱,给她在今天喝了一些容易落胎的东西了,天知道这事情怎么会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他医术出了问题吗?

    穆心瑜看着凌御医,嘴角浮起一抹无人能察觉到的冷意,他们自然不会知道,碧贵嫔怀孕是她的手段。碧贵嫔想害她的孩子,昨晚要不是楼焰心提前过来找她,她也不能试探出来,碧贵嫔悄悄在九皇子和十皇子的吃食里下毒。只不过,幕后之人并不是碧贵嫔,而是那个所谓的什么端丽公主而已。

    那时候她已经没有看到魏妃的影子,但是却看到有宫女拿着药材走过去,她跟着过去看了之后,发现那药材是用来流产后的人喝的,于是她便趁着这段时间,在里面做了一点手脚。

    坏处没有,补气照补,只是能改变脉象,让流产变得像是月信来了而已。

    若是碧贵嫔要找机会指认是魏妃陷害她,那碧贵嫔这个真怀孕就会变成假怀孕!

    果然,她刚动手没多久,琳琅阁就传出了声音。刚才她只不过把这一点告诉了魏妃,她反应也很快,马上就想到了装怀孕这一招,顺其自然的引的院判去替碧贵嫔诊断。

    如今就看碧贵嫔,怎么作茧自缚了!

    天圣帝面无表情地望着碧贵嫔,嘴唇紧抿成一线,薄而无情,“你倒是好胆子。”

    这一次,他并未曾大怒,可语气越发清淡,就越发让人惶恐,吓得碧贵嫔全身颤抖,似乎被那目光盯着,就如同有刀悬在头顶。

    假冒怀有龙裔,意欲嫁祸宠妃,欺骗圣上,诬赖妃嫔,这一条条罪名说出来,就连冷宫那地方,她想呆也去不了了!

    她再不敢狡辩,从床上狼狈的爬下来,不,几乎可以说是半爬半滚,趴在天圣帝的脚下,泪流满面,“陛下,臣妾冤枉,实在是冤枉啊……”

    天圣帝并不看她,目光深邃微思,确实抬头看着太后,“太后,今日碧贵嫔的事儿你怎么看?”

    皇后空置,德妃病重,张妃又是个不靠谱的,魏妃又是事中人,穆心瑜,她这么干净,他怎么舍得让她卷入其中?其他的妃子,嫔妾,天圣帝又不是信得过,宠爱的,而太后则是在场中后宫地位最高的,自然要询问一番。

    太后冷眼将事情所发生的一切收在了眼底,见天圣帝的目光带着一抹微微的一样,淡然道:“经过院判和众御医诊断,碧贵嫔未曾怀胎。如此,魏妃蓄意陷害碧贵嫔腹中龙胎一事就不成立了,碧贵嫔心计之深,让哀家觉得汗颜,竟然处心积虑,不惜以假怀孕来陷害魏妃,手段卑劣,实在是不能轻饶。”

    碧贵嫔闻言,抬头猛地盯住魏妃,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一切,定然有她在里面做了手脚,不,她转到一旁的穆心瑜,不,魏妃的手段没有这么高超,不然一开始就不会落入她的陷阱了,这一切定然是穆心瑜在其中插手了!

    临到败了,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碧贵嫔眸子里恨的几乎要流出血来!

    穆心瑜半低着头,云鬓似雪,玉颈修长,长睫微微清颤,将那恨意隔绝在了眼眸之外,要害人,就要做好被人害的准备,又有什么好恨的呢?

    此事已经审问了许久,天圣帝又怒又失去了耐心,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站了起来,眼眸毫无感情,“将姚氏拉出,绞死后送回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