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33巴图王妃

233巴图王妃

    乌拉国巴图王,半年前将兄长温博赶下王位之后,登上了乌拉国的王位。因为肃北与乌拉国相隔很近的缘故,所以穆心瑜听楼焰心说过此事。如今看眼前这位巴图王,年龄大约三十岁左右,脸型微方,脸色为深古铜色,颧骨微高,有一个看起来便觉得孔武有力的下巴,两颊平削,五官深邃立体,深棕色的长眉下,是一双如同宝石一样深绿色的眼眸。

    他头上带着用的三瓣宝冠箍住的有凹槽装饰的无沿帽,上面镶缀着红色宝石,下面披着黑色的卷发,用彩色的珠子串在发上,一根根的披散在身后,穿着彩云腾龙,以獭皮镶边的袍子,袖子上有黄红色的六相云纹,脚上蹬着朱砂色的彩靴,腰间扣着黄色的绸丝腰带,整个人从头到脚,从上到下都透着与大秦完全不同的打扮风格。

    开始见到那女子已经是十分的惊奇了,此时再看到这个男子,众人更是惊讶,周围的人目光不停的在他们两人身上打量。

    天圣帝坐在上首,脸色在一霎那的惊讶之后,转为了平和,挂着得体的笑意,展现泱泱大国君王的威严和气度,“巴图王不畏千里来我大秦京都,朕自当奉为上宾,请。”

    巴图王又是右手放在胸口,躬身行礼,转身就朝着上首空出来的位置坐去。

    四皇子目光一直惊疑不定的在那跟随在巴图王身后的女子看去,此时见他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更是仔细的望去,越看越觉得奇怪。

    巴图王对周围那些打量的目光一点也不放在心上,那被他称作王妃的女子并不是坐在他身边,而是站在他的身后,根本就不似一个妃子,反而像是一个丫鬟一般,哪里有魏妃她们还有美酒佳肴,宫女内侍伺候着。

    魏妃一向都是谨守礼教,从来都觉得一直将目光落在别人身上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此时都忍不住的将目光落到那巴图王妃上,眼眸里又是奇怪,又是惊惧,左右看了下,发现其他人也比她好不好哪里去,便复杂的望着一脸云淡风轻,不见异色的穆心瑜,悄声道:“贵妃娘娘,你有没有觉得她像那个人?”

    穆心瑜看了一眼她,嘴角微挑,“像,怎么不像,不然朝中大臣和女眷也不会一直盯着她看了,毕竟元皇后众人都知道她已经死了,陡然之间看到这么相似的人在面前,哪里不惊讶的!”

    没错,那个号称巴图王妃的女子,容貌与许多年前就已经仙逝的皇后娘娘有八成的相似!

    为什么只有八成相似,若是单单只看五官,这位王妃简直就是活脱脱前皇后的翻版,除却那乌拉国人特有的两团红晕,以及那晒的粗糙发黑的肌肤,没有一丝不像!

    但是有一点,让所有人都不敢确认,她究竟是不是,因为这位巴图王妃,去那双眸子里透出来的气质,还有那温顺的行为,根本就不是京城人们所认识的前皇后!更何况,前皇后的十三岁便嫁给了当时还是王爷的天圣帝,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前皇后即便还在人世,也不会是这个年轻的样子,看起来只有二八年华。

    见过前皇后人,也就只有天圣帝身边的老人了。穆心瑜会知道,是因为楼焰心曾给她看过前皇后的画像。

    而穆心瑜注意到,看到巴图王的时候,天圣帝并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就连开始看到那完全不同的歌舞时,他也只是欣然欣赏,这说明这位皇帝陛下早就知道了这位乌拉国王要来。要来京城的消息,不知道这位帝王是怎么想的,并未将此事公布,而是等到年宴上让他们参加,显于众人面前

    最后惊的只是不知道情形的朝臣百官但是那女子的出现嘛,自然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只是这个女子,究竟是不是跟前皇后有关系,世间千千人,容貌可以相似到如此地步,而性格又完全迥异的,实在让人难以猜测。

    似乎是终于察觉到周围人打量的目光,巴图王朝着众人爽朗的一笑,“怎么,我看大秦国民对我的王妃似乎很有兴趣,难道大秦国民特别推崇像爱妃这样的美人吗?”浑厚的嗓音中,豪爽里又有一种难以克制的自负,比起天圣帝在位多年的内敛威严,他便显得外露轻狂了许多。

    与其装作若无其事,还不如直接问出,这个巴图王看起来倒是一副豪爽粗犷的涅,只是能将亲弟弟拉下皇位的,能是多豪爽的人呢。

    穆心瑜抿唇一笑,目光落在了一直半垂着头,只专心给巴图王添酒的女子身上。此时的她没有了刚才曼妙灵活而舞的模样,完全是一副以夫为天,以君为上的样子,伺候人的动作无比的流畅,似是长年累月做惯此事的人。

    这让她心头疑云更甚,难道前日里她在街上看到熟悉的背影,便是这位王妃,但是一个人相似的面容,便连身形都这么相似,也太不可能了,除非是有亲戚血缘关系。

    可惜她进来后便未曾开口说话,也不能凭声音来判断了。

    巴图王一发问,周围的人自然将目光注视到了他的身上,本来的窃窃私语也退下来,但是没人敢开口说这事,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子十分的像前皇后,可毕竟现在做了人家巴图王的王妃,帝心难猜,谁知道陛下听到了会不会迁怒所以周围一时寂寂无声,倒显得有些怪异了。

    最后还是十公主扬着一张稚气的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巴图王,脆声道:“巴图王,你的王妃是你们乌拉国的子民吗?”

    巴图王看了十公主一眼,见这小女孩虽然一脸稚气,但是坐的位置却是上首,且一身衣裳无不是华丽精致,料定身份尊贵,定然是大秦皇帝的女儿。目光中露出一丝狂妄,对她的提问一笑,“是啊。她是我的妃子,自然是我乌拉国的子民了,怎么,你认识我的王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