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35动机不纯

235动机不纯

    如此互市既维护了大秦国的银两不流向乌拉国,又保持了两国的关系,而且还满足了大秦征战对精良马匹的需要,简直就是一举数得。

    天圣帝闻言连连点头,“巴图王,此主意朕觉得甚为不错。”

    巴图王一双深绿色的眼眸如同暗夜之狼,盯着坐在对面,几乎会让人忽视的五皇子,他来京之前,对几位皇子是做过调查的,这位四皇子可是最没有名气,也最不被看好的一个,他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蔑人的轻狂,以物换物,那就是说他国没有银两可以流入了,但若是直接说要银两,那又将自己前边说要为百姓换取物资的说法推翻了。

    既然是百姓需要,这种小额交易,以物换物岂不是最好的百姓用自己的东西来交换别人的东西,更为方便?

    不过尴尬了一瞬间,巴图也知道,如今大秦对他是多加防范,眼下能换到这个结果也在他意料之中,他哈哈一笑,“此主意不错,只要能让两国重新互市,我自然是开心,来陛下,各位,我敬大家一杯!”抄起桌上的酒杯,就一饮而尽,动作倒是潇洒干脆。

    天圣帝自然也接过宫女递来的酒杯,喝一杯以示诚意。

    众人看到天圣帝饮酒,自然也是举起酒杯,场面一时其乐融融,好似谁也没有在意那个巴图王妃了。

    穆心瑜一直看着这位巴图王,总觉得这个人来到大秦,目的不是这么简单,突然,就看巴图王对着天圣帝道:“陛下,我早听闻大秦女子博学渊识,又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与我等乌拉国的女子完全不同,我心向往已久,不知可否在此欣赏一番?”

    被人吹捧总是开心的,天圣帝呵呵一笑,自然点头,“既然巴图王欣赏,那朕便让人给巴图王表演一番,若是巴图王喜欢,朕送你美人,以表我大秦诚心。”

    “哈哈,果然是大秦皇帝陛下,说话爽快!”深绿色的眼底,巴图王的眸子如同苍绿的草原上狡猾的狼划过幽绿的光芒,脸色一片爽快,“既然大家都说我巴图王妃与大秦先皇后长得相似,那爱妃,你便去请一位大秦的贵女,比试一番,多多学习学习!我想大秦皇帝陛下是不会拒绝的吧!”

    好一个狡猾如狼的巴图王!众人心中暗暗喊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对大秦女子向往已久,只是故意先这么说,将大秦的位置抬得高高的,实际上就是要让两国的人计较一番。

    现在这样,天圣帝自然也不好拒绝,再者,天圣帝也是心有自信,毕竟在座的每一位,无不是贵女千金,琴棋书画,总是有拿得出手的项目,乌拉国一个弹丸效果,有何可比的!

    可穆心瑜却觉得,事情有些古怪,总觉得巴图王的目的不单单如此,只看那被点名的巴图王妃已经大方的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行了一个乌拉国的礼节,“方才我已经表演了舞蹈了,下面我会邀请一位出来,讨教一番琴艺!”

    说罢,杏眸在众人身上一一掠过,眸子在闪过楼焰心身上的时候,有一丝异光,又不动声色的掩饰了下来,随后素手一抬,直指穆心瑜,“姚娜请这位贵女出来讨教一二!”

    姚娜是这位巴图王妃的名字。

    自她开口以后,穆心瑜对她会点到自己,就没有一丁点意外了。

    因为这位巴图王妃的一开口,便露出了一口略微沙哑的声音,这把声音自然和我天朝女子娇俏的声音完全不同,所以其他人见她开始之后,便以为是认错了人。

    而穆心瑜的眼眸里却露出一抹深深的笑意,这种沙哑的声音,有许多女子生下来便会拥有,说出来的时候便会有一种惑人的性感。

    但是巴图王妃的这种,却不是天生的,而是用针灸在咽喉部的穴位处处理后,特意使声道发生改变,而强制改变嗓音音色的。

    若是一般人,谁需要故意改声音呢,比起沙哑的声音,像天籁一样的悦耳嗓音才是女子向往的吧!

    除此之外,刚才在众多宾客之中,穆心瑜是最不消出风头的一人,她本身就不喜欢在众人之前展露自己,成为高度的关注点,而是她现在已经嫁为人妇,不比那些未嫁女子消大展才艺,吸引如意郎君,可偏偏这个巴图王妃,就在一众花枝招展的女眷之中点中了身为贵妃的她,让她想要猜错都难!

    这个巴图王妃就是穆心瑶!

    没错,穆心瑶与先皇后长得极为相似。而那天她在雪地里看到的熟悉的影子,也一定是她在那个时候起,穆心瑶就改不了本性的开始关注于她了。

    楼焰心眯了一双奢靡流丽的眸子,瞳光掠过巴图王妃那张面容,洁白如玉的修长手指抚过玲珑酒杯,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天圣帝则微挑了眉头,抚了抚发青的,刮的干净的下巴,“巴图王妃挑的是朕的贵妃娘娘,朕也从未听说过让一国皇帝的妃子抚琴,还是另选一位贵女吧。”

    “尊敬的大秦国陛下,在我们乌拉国,无论是谁,只要有表演天赋,就比如我,我是巴图王名正言顺的妃子,不也一样可以当众表演?放心吧,既然这位贵妃娘娘是陛下您的爱妃,那她就是上天心仪的贵女,姚娜相信,贵妃娘娘也不会让陛下失望的对吧?”

    巴图王妃一改先前的柔顺低贱,说的是无比的阔气,然则眼底那微微的不悦还是泄露了情绪,没有听到穆心瑜会抚琴,若是这一下丢了脸,恐怕是一时难以挽回。

    可天圣帝看到穆心瑜的那张面容时,心内不由又生了信心,当年穆心瑜的生母可是才艺精绝,甚至连皇后都比不过她,与她生的相似的穆心瑜,再怎么也要有她三分才艺吧!

    穆心瑜一听,站起来朝着天圣帝行礼,“那臣妾就不辜负巴图王妃的一片厚爱,献丑了!”

    在场的官员从未听说过这个天圣帝带回来就封贵妃的女子,会什么琴棋书画,不过又想起她是天圣帝看上的女子,怎么着也该有一两分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