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39决战胜负

239决战胜负

    楼焰心本是对这种蛮横的人没有什么兴趣,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巴图王再怎么胡搅蛮缠,只要他不答应,谁又敢说送了穆心瑜出去!

    那些平日和穆心瑜不和的小姐夫人,再怎么不舒服,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因为一旦开口,就是和陛下,和大秦,和九王爷过不去,日后相见,处处都是难堪,而且以楼焰心这不靠谱的性子,给你弄个半残的,到时候有苦也只怕说不出。

    四皇子的不举,不就是吃了黄连哑巴亏,气的要死,偏偏不能大肆宣传来报仇吗?

    他眸子斜睨了过去,嘴角挑起一抹笑容,根本就没将巴图王放在眼底,虽然天圣帝故意将这样的事情推到他的头上,让他为了穆心瑜不被换走,拼尽全力对付巴图王的动作显得有些阴险了,尽管,天圣帝根本就没有将穆心瑜换走的打算。

    现在,既然巴图王要来找虐,他也就不客气了,红唇轻启,音色谈笑,“那就请陛下打开禁军校场,让九弟和巴图王交手吧!,试试看,他乌拉国到底能不能把我的嫂子抢走!”

    穆心瑜看了楼焰心一眼,那奢靡的面容逆着烛光,投下森寒的阴影,只有那一抹红唇抿笑之时,宛若刀锋般锐利,每当楼焰心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代表他想让别人不好过了。

    巴图王闻言哈哈大笑,眸光落在穆心瑜的身上,透着一抹复杂莫测的光芒,野心在内里膨胀。这个美人,他现在想要得不得了!

    既然话已经开口,天圣帝也毫不拖延,众人穿过朝天门,到了那里的时候,禁卫军已经有五百人守护在此,将整个禁军校场都围的了起来,天圣帝站在点将台上,望着场中已然对峙的两个飒爽英姿。

    一人骑在红色的大马之上,遥望那白色大氅,徐徐如风中雪片,正是楼焰心。

    而一人与他并列拉马而立,头上的红色宝石无沿帽闪烁着耀耀的光辉,身形魁梧,腰背宽阔,正是巴图王。

    穆心瑜听说过,这位巴图王骁勇,十一岁就砍下了草原狼王的头,是一等一的勇士,马上功夫甚是了得,绝不可小觑。就是不知道这次比试,究竟要怎么比,才算数。

    就看那巴图王接过侍卫递来的箭筒,朝着楼焰心挑衅的一笑,“九王爷,这箭筒里按照规矩,是八十八支箭,咱们就比,看谁射中靶上的箭最准,最后来论胜负!”

    楼焰心看了一眼校场前面五个红心箭靶,将箭筒往马上一挂,雪白的大氅在冬风里刮的呼呼作响,“那就请巴图王……不要手下留情啊!”

    巴图王一怔,眸光若野兽闪着兴奋的光芒,“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对手,不怕死,不怕输!来吧!”看他怎么把这个精致的贵公子打趴,好好让大秦出一次丑!

    一声号下,巴图王率先纵马奔驰进入校场,雪花激扬,漫天飞舞,他一手拿起乌黑色的大弓,抽出一箭对着远方红靶射出。只看他箭锋如雷,奔射而出,就在那疾风之中,楼焰心慢慢的拉起长疆,动作仿若放慢了一般,比起巴图王来,要显得懒散许多,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只见楼焰心从腰侧拉出一箭,银色的长箭如闪电袭去,箭尖以众人想不到的方向,竟是朝着箭靶的西侧而去!

    众人皆是一叹,这就饿王爷明明上过战场带过兵的人,身手传闻并不弱于朝中将领,如何连方向都辨不准!

    而与此同时,那银箭咔嚓一声,从正中将黑箭断成两节后,去势丝毫不减,咚的一声正中红心!

    巴图王看到自己的断箭,勃然大怒,策马转头,望着楼焰心喊道:“世子,你怎可射断我的箭,这和比赛不符!”

    凤目微微一抬,潋滟波光美不胜收,楼焰心漫不经心道:“比赛的规矩是你说的,巴图王,除了将箭射入靶心比多少以外,其他的不是都随意么?”他轻轻一笑,笑声如天籁传入雪光之中,“我都说了,让巴图王你尽力,千万不要输的太难看了!”

    第一次出手,就将对方的锐气顿减,让对方的箭连靶心都没摸到,定然能挫其心气!

    穆心瑜凤目中流露出一丝温婉的骄傲,隐隐在瞳光中闪耀,这样的楼焰心,和上一世记忆里的他,总算有一丝重叠在一起了,就是这样的意气风发,势不可挡!

    巴图王辩无可辩,也不再开口,手持长弓,搭箭而出,自第一次以后,他每次出箭都必然是三支以上,每一箭角度诡异,速度奇快,然而任他如何诡变,银色箭支总能宛若鬼魅一般从不可思议的刁钻角度过来,每次都能将他的箭截断在靶前,每一次欣喜后接着就是更为愤怒!

    巴图王射的血气上涌,脸庞发黑,深绿色的眸子里煞气外溢,竟然是一声怒吼,扣住四支长箭反手对着楼焰心射过去!

    既然赢不了,那就将楼焰心射死,穆心瑜心中一惊,瞳仁紧缩,旁边的女眷竟是吓的尖叫了起来,她们哪里看过这样的情形,纷纷把眼睛遮住,又从手指的缝隙里去偷看,生怕那俊美无双的世子会遭手毒手!

    徐徐雪风之中,骏马马蹄声声,如鼓声哒哒,楼焰心红唇微勾,但见他身子一轻,整个人飘然如风,竟是在奔驰的宝马上站了起来,长发和雪氅在空中交织出一副绝美的水墨画儿,画中人眉目如画,眸中寒意竟是如银**乍泄,逼人心魄!

    他从容的反手从箭筒里抽出四箭,并上弓弦,狭眸微眯,暗光一闪,手指放开,那箭只与巴图王两人对射而去。

    八箭齐射,空气被那劲力震出嗡嗡之声,内力尽附在箭身之上,撞击之时,眼前金花乱溅,迷人眼神!

    只见那巴图王四箭一出,反手从背上又将最后四箭拔出,长腿勾住马缰,侧身从旁掠过,已对着楼焰心再次射出!全场寂静无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激烈的状况所吸引。

    而与此同时,五道细不可闻的破风声从旁射出,分别袭向楼焰心全身五道大穴。穆心瑜陡然望去,在寒冷的气流之中,那五根若隐若现的蓝光,显然就是淬了剧毒的细针,若是一旦射中了楼焰心,就算没有中毒死亡,那巴图王的利箭也会射穿楼焰心的重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