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0暗下毒手

240暗下毒手

    穆心瑜呼地一下往前迈出一步,厉声喊道:“九王爷,小心!”

    楼焰心抬睫望去,但见那五道蓝光袭来,嘴角蜿蜒出一道嗜血的红痕,但见他马速不慢反快,双手握住一根长箭,内力顿震,如山石破裂,但见铁箭迅速断成五截,若秋叶之凌厉,却比秋风还要迅速,折之间与五针交击,迸出叮当脆响

    穆心瑜这才放下心来,转头朝着射箭的方向望去,便看到那巴图王妃正掩袖收手,指尖映在日光之下,有蓝色的幽光暗闪,还要再来!

    穆心瑜幽蒙凤眸微微收缩,全身散发出一种悠然的冷意,她退后几步,将手中精致的冰玉镯子露出,对着巴图王妃抬手射出!

    嗖嗖嗖几声之后,便看巴图王妃尖叫了一声,然而周围之人的精神都在那场上激烈相斗之上,对她一个小国的妃子哪里有那样关心!

    巴图王妃右肩突然倏地一下犹如针刺,伸手到肩上一摸,只觉得入手微湿润,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不妥,许是自己旧伤发作了,一时心理作用罢了。她用了用手,却发现有些无力,不由暗自咬牙,双眸微眯朝着场上的两人望去

    怎么就偏偏没射中呢,若是能将楼焰心射伤,巴图王必然能赢了他,按照规矩,她就必须和穆心瑜交换,留在天圣帝的身边或者是楼焰心身边也好啊!

    她眯着眼,望着前方铁马混战,想起自己这一路的苦楚,若不是当年穆心瑜对她下狠手,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被巫蓝利用的地步。

    但是在穆心瑶看来,没有嫁给楼焰心,嫁给任何人都是对她的屈辱,不过,要不是巫蓝救了她,她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只是,她现在不甘心,不甘心穆心瑜过得那样好。前世,前世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啊!

    巫蓝救了她之后,逼她嫁给一个老巫师,给他练巫术用。后来她实在忍受不了那巫师的折磨,连夜找了个宫女易容成自己的模样,然后逃走了。

    本来她是打算到了半途中,夜间点一把火,将这个宫女烧死了,然后再找具尸体装成宫女的样子,反正烧得脸面模糊,也没有人看得出究竟谁是谁,可还没等到她找到合适的机会,一个商队就带着人装成劫匪的样子出现了。

    护送的队伍被打个猝不及防,根本就来不及招架,那个假扮成她的宫女被绳索套住了脖子,烈马狂奔,一路拖走,她就是趁这个混乱的时候,赶紧逃了出去虽然没用上自己的计划,但是也很不错。

    可是那时候她已经出了关卡,再想进去,又难了,于是打算先到外面找一处地方住下,等有商队或者其他通关的队伍经过,再混进去,回到秦。

    可是天不如愿,她还没到塞外几天,就遇上了真正的马贼,因为容貌姣美,她被那粗壮野蛮的马贼统领抓了绑起来强了,然后又被统领丢给下面那些小头领享用,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将她当作什么贵女看待,骑她的时候和一般女人没什么不同,起初她也反抗过,可她那点武功到底不如人,很快就被打的要死,还被灌了合欢香,手脚发软,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天天被剥光了丢在营帐里,陪不同的男人睡。

    后来她渐渐的坚忍了下来,知道马贼们最喜欢来她这里,是因为她容貌美丽,身段妖娆,便学会讨好那那个马贼统领,渐渐让他对她放松了防备,就这样半年之后,她逃了出来,但是刚出了狼窟又进了虎窝,被专门给乌拉国官员提供女奴的人贩子抓住了,这一次她凭借半年学到伺候男人的技巧,哄的人贩子开心,倒是没受什么苦,因为满意她的伺候,人贩子将她献给了乌拉国的一个文官,那文官看她貌美,就借着机会让她接近落日国的巴图王,就这样,她成了巴图王的现任王妃。

    回想起这一年多的日子,穆心瑶几乎是不敢回首,和那些浑身汗臭,满身长毛,粗鲁野蛮的男人在一起的日子,几乎让她夜夜都做噩梦。

    她唯一的信念就是尽量的讨好巴图王,最好能让巴图王对她死心塌地,冲冠一怒为红颜,为她报仇,只可惜,戏本子好看,唱戏的人却不配合,巴图王虽然宠爱她,可也只是喜欢和她在床上而已,甚至经常把她赏赐给下面的官员一起玩弄,她渐渐的知道,这一切还是得靠自己……

    终于在她苦心经营之下,巴图王出使大秦,肯将她带在身边,但是巴图王妃肯定不知道,巴图王将她带在身边,是觉得她最会伺候男人,可以用来献给大秦的官员……

    当站在朝堂上,看着周围人投射来的目光,她甚至可以熟视无睹,因为她在塞外,经常被扒的一丝不挂站在人群里,给那些下流恶心的男人摸来看去,在他们雄姿勃发的时候,直接被拉过去,在人前像狗一样的被人骑,一旁的人还起哄大叫。

    比起那样的事情,看几眼又算得了什么,她已经习惯了。可是当看到楼焰心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羞耻了起来,羞耻之后,当看到楼焰心暗中拉着穆心瑜的手,她的心又被一种扭曲的愤怒所代替,那个被牵的人本来应该是她的,而承受这所有屈辱,痛苦,不堪的应该是穆心瑜才对!

    凭什么她是贵妃还不满足,要勾引楼焰心?凭什么?

    那一刻,她好不容易掩饰下去的恨就像是地狱攀扯上来的花,一步步将她往更为黑暗的深渊里走去!她要留在帝都,并且还要让穆心瑜代替她去受这种痛苦,让她试试被无数野蛮的男人骑,被无数肮脏,不怀好意的手在身上抚摸的恶心感!

    她狠狠的捶了一下失力的肩膀,这只手,曾经被马贼扭断过四次,所以天气一冷,就会发软不能发力!早不发,晚不发,偏偏在这个时候!

    巴图王,你这个恶心的败类,这一次希望你真的能赢!

    她不知道穆心瑜给她刺的,是最新研究出来的,特别用在冬天里的冰针,冰本来就透明无色,再加上穆心瑜特意放了适量的**,射进人体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到时候发作起来的时候……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

    敢在暗地里对楼焰心下手,不好好还回去,她就不是穆心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