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2十三根箭

242十三根箭

    五个箭靶之上,唯有一支银箭独立其上,散发着风华霸道的邪光,昭示今日这场比试的胜利!

    开始的静谧在这一刻结束,所有人,包括禁卫军们,为楼焰心这个赢得了男人自尊,又保全了国家之间和平的行为,大声叫好!

    男人们的斗争,和女人不同,若是可以,他们更喜欢明刀明枪,好好的打一超才叫做痛快!强手在他们心底,才是真正的王者!

    穆心瑜远远听着楼焰心的声音,心中泛起一股甜蜜的无奈,楼焰心胜人,还要胜的这么别具风格,什么是小胜一箭,明明就是他故意只射了一箭上去!巴图王现在只怕现在气,急,恼,怒,惊,惧,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不知道中了楼焰心这一箭后,他日后还有胆子用那地方不,穆心瑜一想,在心内抿唇偷笑了两声,射的真好!唉,都是楼焰心,把她都带的越来越坏了。

    魏妃从另外一侧走来,双手捂着胸口,脸色微微发白,双眸里还留着惊吓的余悸,但是小脸上却是散发着兴奋的光彩,朝着穆心瑜走来,“刚才真的是好惊险啊,一波三折,真真吸引人。”她说完,身子靠近穆心瑜,小声地道:“好在九王爷箭术一流,为我大秦争了一口硬气,也保住了你,不然……”

    听到人夸奖楼焰心,穆心瑜谦虚的外表下,心中却有一股暗暗的骄傲,当着魏妃的面,她也不用过分的遮掩,微微颔首,“倒真没丢我大秦人的脸,看它那乌拉小国还敢如此猖狂!”

    正说着话儿,忽然听到身后有个清脆的声音温柔如水,“玲珑见过九王爷!”

    穆心瑜扭头,原来乌拉国与天圣帝说了一会话后,已经下马朝着她这边走来,而那边说话的人,却是凝贵妃的远房侄女,慕容玲珑,她才刚十四岁,极少出席各大场合,今日是古家带着她第一次出来,便见到了楼焰心在场上的风采,一颗芳心到现在还没能平静下来。

    穆心瑜瞧着她的样子,淡淡的一笑,楼焰心早就是迷惑了不少闺中女子,此次又大战神勇,女子爱俊男,更爱马上英雄,这可是又招惹了桃花来了。

    楼焰心扫了一眼那慕容玲珑,嗯了一声,算做回答,然后笑眯眯的转了眼眸,朝着穆心瑜看去,用眼神暗示道,“怎样,有没有觉得为夫很神勇,很威武,很仰慕,很崇拜啊!”

    此时旁边还站了一大圈的人,乍见英雄下马,便作了一副小家良男的气息,陡然还有些受不了。

    只有穆心瑜晓得他是故意做出这般姿态,让那些桃花赶紧知难而退,她对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情实在是不感兴趣,但未免数不尽的蜜蜂粘她家里这朵美丽的相公花,她也难赶啊。

    只是,这么明目张胆真的好吗?穆心瑜小心翼翼地朝着天圣帝看去,果然见他正拧着眉头,目露不悦地盯着楼焰心,好似楼焰心即将就要抢走他似的。

    便也做出一脸温情蜜意,拿起帕子擦擦楼焰心额上出都没出现过的汗,柔声道:“九王爷,为了我,你竟然勇敢的和巴图王较量,真真让我感动,陛下会感激你的,大秦会感激你的!”

    穆心瑜是故意这么说的,果然,见她这么说完,天圣帝对楼焰心的敌意就少了些,转头继续和乌拉国那些人说话了。

    楼焰心顺势张一双魅眸,电力十足,深情款款地用眼神继续暗示道“可不是,这辈子,有什么女人比得上你,其他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放在眼底,我的心底只有你……”

    望着四面八方那诡谲的眼神,虽然的确看到慕容玲珑和一些小姐有黯然神伤的感觉,可是穆心瑜顿时也有了一种“够了”的想法!也就只有天圣帝那个粗枝大叶的男人没有看出来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了。

    不知道是不是跟楼焰心在一起久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有点不对劲,自己抽风了才配合他,连忙用帕子掩饰一下,微笑着朝着楼焰心用暗语道:“好了,如今巴图王已经输了,大国要有大国的风范,这只是友好的比赛而已,两国邦交还是要放在首位的。”

    楼焰心看她话头突然一变,朝着后头望去,果然看到脸色发青发黑的巴图王正气力不足的走了过来,他在旁边将士的帮忙下,小心翼翼的从树上取下十三根长箭,不仅脸色奇怪,就连双腿走路的姿势也略微有些奇怪。

    “巴图王已经从树上下来了,看来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次切磋一番呢!”楼焰心长眉微挑,含着淡淡笑意的瞳眸望着眼前脸色发黑的男子,视线落在他奇怪的腿部姿势上,想到什么东西,笑的欲发的意味深长。

    巴图王棕灰的长眉几乎气的倒数,幽绿的瞳眸里有火焰在跳跃,“哼,九王爷深藏不露,手段繁多,我等自然是比不过的!”

    他这话貌似是认输,其实还是不服气,暗指楼焰心从一开始就去射他的箭,这种做法心眼太多。

    输了就是输了,若是痛痛快快认输,倒有一番王者风度,可现在要迁怒他人,实在就有失风范了,穆心瑜暗地摇了摇头,不以为意,这个巴图王最多算是有勇无谋之辈罢了,要是在大秦的环境下,做个皇子什么的,只怕不到多久,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楼焰心长眉微挑,笑容在众人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微微一冷,“说起手段这种东西,我倒是想知道,这半路上给我送了这礼物的人,又是谁呢?”

    说罢,修长的手指摊开,露出掌心躺着的物品,正是开始那射出的长针!

    穆心瑜望了一眼楼焰心,看来他并没有被胜利的赞美所掩盖,还记得中间有人下毒手的事,她抬眼着穆心瑶,冷笑一声,“巴图王妃,你说这针是谁的呢?”

    巴图王妃沉浸在巴图王这个畜生又活下来的悲愤之中,陡然听到穆心瑜的声音,转过头,双眸里恨意还未曾敛粳,“这是谁射出来的,我又如何知道?”言语里竟是毫不认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