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3掌嘴五十

243掌嘴五十

    穆心瑜瞧着她一笑,笑容更加的和煦,“那就请王妃将袖子拉起来,让大家看一看你手中的绑着的暗器,是什么吧”

    未曾想自己掩藏好好的东西被人发现,巴图王妃脸色变了一变,手臂不由自主的向后藏起来,口中呼道:“为什么要我把袖子露出来,大庭广众之下,怎可裸露身体与人前!”

    这可是大秦才会有的说法,女子不得露出肩部以下的部位在人前,否则的话就是失礼,乌拉国并没有这样的要求,女子就算是裸露上身,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见众人眼底有疑虑传来,巴图王妃才发现自己失语,连忙又加了一句,“你们不能不尊重我这个外来的国王妃子,与你们国家的女子区别对待!”

    穆心瑜微微一笑,到底是受了大秦教育十六年的,就算在塞外过了一年有余,惊急的时候仍然脱口而出,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她语气冷漠,“现在不是听你辩解的时候,而是我亲眼看到你对九王爷下的毒手,你现今是疑犯,而不是被怀疑的人你身为乌拉国国王的王妃,私带暗器入宫,对我国世子狠下毒手,我大秦完全可以要求对你搜身!”

    楼焰心朝着站在身后的禁卫军点点头,那些一直就看不惯巴图王嚣张德行的禁卫军哪里还会等,管你什么女子,反正是乌拉国的,就不是好东西,立即反绑了巴图王妃的手,掀开她的袖子,果然在右手小手臂发现一个类似机关的臂弩!

    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两根针,正是和刚才楼焰心手中的一模一样!

    “证据确凿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楼焰心俯视着被压跪在地上的巴图王妃,她一头的彩羽歪落在地上,大声喊道:“当时我看到你要对我尊贵的巴图王下手,作为乌拉国的子民,我一时情急才做出此举动的,现在你不也是没有受伤吗,这证明你武艺高超,根本就没人伤害得了你,堂堂大国还要为难我一个小小的别国妃子,说出去不怕人耻笑嘛!”

    “还真是强词夺理!”穆心瑜冷冷一笑,“在我大秦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一个别国的妃子,在我国刺杀王爷,那也是一样有罪,难道刺杀未遂,就不算是罪过了吗?巴图王,不知道你们国家是不是都这样处理事情的呢?”

    巴图王一脸恼怒,脸上铁青未退,又添了一层灰红色,一双眼睛视线落在巴图王妃的脸上,“这等人自然是不能姑息的,不过,她到底是我国的妃子,又因为对我太过忠心,犯下此错,从轻处罚吧!”

    他身上蔓延出来的杀意说明了他的愤怒,然而这愤怒却不是因为巴图王妃暗中对楼焰心下手,而是她既然下手了,就要将楼焰心置于死地。一次不成,可以两次,三次,这个蠢货,失败一次竟然就不再下手了!

    穆心瑜神色未变,而声音略低,“从轻处罚?我听说曾经有马贼想要刺杀巴图王,还没进了王宫,就被守卫抓了起来,为了警告其他人,巴图王派人将那马贼挖坑活埋在地上,在他的头上开了口子,倒进水银,活活的剥下了他的皮,挂在城门前做旗帜。怎么事情落在自己的身上,就完全不同了?还是说巴图王只觉得自己尊贵无比,而我大秦的王爷皇子不如你百分之一,完全可以无视此等罪行!”

    巴图王的脸色似蒙上了一层黑纱,他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女子,不仅生的十分貌美,又擅长琴乐,没想到还如此的能言善辩,根本让人无招架之力,而且看起来柔柔弱弱像是花房里的娇花碰不得风雨,却对他所做过的事情了解的那样清楚,绝非一般的女子可以相比。

    乌拉国尚武好斗,在文辞方面本就不如大秦,更何况遇见的穆心瑜,巴图王一时想不出更合适的话来辩驳。

    楼焰心潋滟眼眸波光微起,冷道:“谋杀王爷,罪该致死!掌嘴五十!”

    那边早就有嬷嬷准备好,手中拿着五寸长的宽厚竹片走了过来,巴图王妃看到那厚厚泛着暗红的竹片,打在脸上还夹起一层皮,打的人脸都会变形,大喊道:“不,我是乌拉国的妃子,你们凭什么打我……”

    她的话还在口中,嬷嬷嘴角挂着冷笑,已经啪啪的对着她打了下来,那竹板声声声清脆,连续打了二十下不到,就看到巴图王妃整个脸紫胀,形同猪头,呜呜大叫,“王,救我,救我……”

    巴图王上前一步拦住嬷嬷的手,转头对着楼焰心怒吼,“王爷,你莫要太过份,擅自对我的宠妃动刑,难道是欺我乌拉国土不如大秦广阔吗?”

    此时校场输赢已分,天圣帝被一大堆的臣子拥护着朝着这边走来,听到这边大吼大叫,望着地下跪着的女子,瞳眸里微妙的闪了一闪,“发生了何事?”

    围观的人看到天圣帝过来,连忙跪下行礼,他抬手示意众人起来,旁边的禁卫军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捡了要紧的叙述了一遍,天圣帝斜眼睨着巴图王妃,“胆子倒是很大!”

    若不是因为巴图王妃代表了乌拉国,巴图王真的很想让人在这里杀了她算了,他忍着一脸屈辱,朝着天圣帝道:“她未曾到过大秦,不知这边的规矩,所以一时情急犯下了错误,现在她已经知错了,九王爷也让人打了她一顿,还请大秦皇帝陛下看在两国邦交的友好关系,就让我处理吧!”

    说罢,他便忍着胯下寒痛大步走去,对着巴图王妃猛踢了一脚,“你这如草一样廉价愚蠢的女人,还不快跟皇帝陛下请罪,让他饶恕你的罪过!”

    巴图王妃低垂着头,忍着被踢的痛楚,张着被打的胀痛的嘴,朝着那双明黄色龙靴低声道歉,“奴家粗陋,还请大秦皇帝陛下饶恕奴家的罪过!”

    她的声音不大,听着巴图王火气直冒,对着她又是一脚踢下,“大声一点,这样蚊子似的哼哼,谁听得到,感受到你的诚意!”

    众人见她一个女子被踢得软倒在地上,有些同情的同时,又觉得巴图王实在是粗鲁残暴到了极点,完完全全没开化的野蛮人在他们的心底,就算是要对付一个人,也可以选择其他的手段发泄,至少要背着人后,这巴图王太过直接,一点也不符合大秦人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