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4老谋深算

244老谋深算

    巴图王妃忍着腹部传来的剧痛,咬牙大声道:“奴家粗陋,请大秦皇帝陛下饶恕奴家的罪过!”她哪里是不愿意大声,是她的脸疼的没办法大声说话,可她知道,若是她不说,巴图王就算当众踢死她,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她没有低下头,而是仰起了面,将那张与前皇后相似的面容显现到了天圣帝的面前,这张脸的主人天圣帝曾将她放在手心里疼爱了十几年,就算最后她离开了人世,但是疼爱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穆心瑜瞧着天圣帝眼神里略有松动,眼眸微凝,道:“陛下,巴图王妃既然如此有诚意,考虑到两国邦交,臣妾虽然是痛心不已,也请陛下饶恕她死罪。”

    楼焰心定定的望着穆心瑜,知道她这是怕天圣帝记惦着前皇后,再加上心情又不错,一时放过了巴图王妃,那可真是白白饶恕了她,轻叹了口气,“娘娘,您就是心太软,连这样的杀人者您都要放过……”他很是无奈的再叹了口气,朝着天圣帝道:“陛下,这女子借着比试刺杀我,九弟是心头怒意难平,可贵妃娘娘开口,便也请饶过死罪,惩罚一番吧。”

    天圣帝开始的确心底是想说算了,除了声音以外,这个巴图王妃太像他的前皇后了,这让他又想起那个曾经为了救自己不顾一切的女人,但是楼焰心和穆心瑜的话及时的让他收回了想法,不着痕迹的将目光里的怜惜收起来,对着巴图王妃道:“虽然你给贵国的巴图王妃求情,可她冒犯的毕竟是我国尊贵的王爷,死罪可饶,活罪却不能免!”

    巴图王绿眸暗闪,脸色略微缓和,“大秦皇帝陛下果然是仁慈的君王,可她如今已经被打了脸,这在我们乌拉国,打人颜面是最侮辱人的事情了,若是陛下能饶恕王妃的罪过,我愿意献上五十匹上等的汗血宝马来赔罪!”

    汗血宝马以乌拉国的最好,日奔千里,身长体壮,吃的少,耐力好,是军中最好的战马种类之一,号称千金难求一匹,就算乌拉国的民间也难以有上等的宝马,看来这一次,为了不再丢脸,巴图王是下了血本了。

    天圣帝装模作样的犹疑了一下,对于他来说,楼焰心又没受到什么损害,巴图王妃打也被打了,如今还能让巴图王当众道歉,并且赔上五十匹千金难求的宝马,自然是值得了,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天圣帝点头道:“巴图王继位后第一次来我朝,巴图王妃虽然有错,但其诚心可爽就暂时饶恕她,还请巴图王好好管教,不要再失礼了!”

    “一定会的。”巴图王脸上努力摆出来的笑容都有些扭曲,这该死的狡猾的大秦皇帝陛下,他国家的汗血宝马一年最多也不过出生百来匹,一次给了五十匹,还做出这幅为难的样子,若不是在大秦,就巴图王妃那个女人,哪里值得了这么多匹马!

    天圣帝将巴图王眼底的郁闷看得清清楚楚,心情愈发的好,然而眼底精亮的光显出他的锋利,他今日对乌拉国的举动也颇为不满,能收拾巴图王,自然舒畅得很,哈哈笑道:“巴图王,年宴未完,前头还有百戏未赏,与朕一同继续庆贺吧。”

    歌舞靡靡,酒杯叮咚,直到夜色深深,终于曲终人散。

    因为穆心瑜刚坐完月子不久,身子又比较虚,天圣帝就让她先回未央宫了。

    举目望着天边一轮清月,照在到处装点了红灯彩烛的世界,穆心瑜笑了一笑,慢慢的放下了车帘,听着车轮滚滚碾过雪地发出的吱嘎声音,在夜空里留下两道深深的长痕。

    “在想什么?”楼焰心握着她的手,动作熟练的将穆心瑜揽在了自己的怀中,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花香,狭长的眼眸享受般的眯起,如同暗夜里优雅的猫儿,偶尔透出一丝晶亮的光。

    穆心瑜收回目光,将手抽出,从衣裳去钻进楼焰心的腰间,扣紧他弹性的肌肤,冷的他直嗖嗖才嗤嗤的笑起来,“在想你的爱慕者啊。”

    楼焰心挑了挑眉,“谁?我的爱慕者太多了,你这一会,也想不完啊。”

    穆心瑜继续把另一只冰冷的手也放进去,这冬天最暖手的地方不是火炉里,而是楼焰心散发了无尽热量的怀抱,皮肤又细腻如绸缎,摸起来手感又好,看楼焰心冷的打了哆嗦,大喊:“小鱼儿,别逼为夫了,为夫心底只有你一个,好冷好冷……”

    看他冻得假模假样的,穆心瑜一边抿着唇笑,一边慢慢地道:“你说,陛下就没认出巴图王妃就是穆心瑶吗?”

    “怎么会没怀疑呢,不过他再怀疑,知道了做乌拉国的妃子是什么身份,绝对不会认回她了。”楼焰心正摸着穆心瑜的脖子上细腻的肌肤,忽然听她这么说侧过头,几丝青丝落在他玉白的颊边,又落到穆心瑜的颈部,痒痒的,他一时调皮,用发丝去弄穆心瑜的耳朵,脖子,弄的她痒痒的,用手去推楼焰心,“别闹了!”

    依天圣帝的警惕和老谋深算,又怎么没发现巴图王妃的异常,只是,皇家的面子总是最重要的,就算再疼爱,也敌不过一个尊贵的脸面。若是让人知道曾经的大秦贵女不但没死,还曾经沦落到记女一样,供男人玩弄,皇家绝对不会认回这个贵女,只当她死了。

    而且今日幸亏天圣帝没有说出真实身份,穆心瑜有注意到,当时十公主在问巴图王妃身份的时候,天圣帝那一瞬间全身的气息非常阴暗,若是巴图王妃说出实话了,也许第二天,她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有时候,现实就是如此地残酷。

    “小鱼儿……”楼焰心用头发挠了一下痒痒,看穆心瑜似乎有些走神,又唤了两声,得不到回应的男人和穆心瑜的思绪吃起醋来,他必须找回他的存在感!

    穆心瑜正想着事儿,忽然下巴被修长的手指捏赚软薄温热的唇便覆一盖了下来,以绝对迅速又强烈的气息含一住了樱唇,那清淡又独特的华贵紫檀香味,如同一面无形的墙,将她整个人包一围在了浓郁的喘一息声中。

    他灵巧的追逐着她,尽力的戏弄她每一根敏一感又细腻的神经,点一燃每一处他熟悉又爱一慕的神奇领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