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5莫大耻辱

245莫大耻辱

    穆心瑜在他的手下,宛若变成了一条放在金丝上的美人鱼,一层层的剥去了外面的壳,露出新嫩可口,纤细雪白的肌肤,从额头,到红唇,从颈项,到雪肩,留下一路深一湿缠一绵的细吻。

    女子的妩媚娇美,男子的靡丽强悍,交织成一副绝美的画儿,偌大的玄色大氅上,一条细长一白腿瑟瑟的伸了出来,先是柔软温顺的弯曲,忽而一下绷的笔直,似是受到了极大的冲一击,然后又慢慢的放松,脚趾紧紧地蜷缩,不由自主地攀附上那道猛烈的冲击线……

    叮咚……

    玉片猛地跳跃了一下,发出最激烈的碰响之后,玉片的摇摆弧度渐渐减鞋过了片刻之后,又静静的垂在红线之上,照出下面重叠的两个凌乱人影。

    熟练的给穆心瑜披上衣裳,顺便在最爱的饱一满上摸了几下,被打开了狼爪之后,楼焰心收回手,一脸不知餍足的表情,哀声叹息,“怎么路程就这么短呢……”都不够他好好发挥的了,唉,苍天,你太捉弄了人了,为什么我才是和小鱼儿明明真心相爱,却要让我和小鱼儿分开而居啊……

    穆心瑜白了一眼楼焰心,低下头整理衣物,一面思忖,大概是和楼焰心这个色鬼在一起久了,她也越来越不自制了,被他撩一拨一下,就自投怀抱,不过久了以后,好像是食髓知味一般,自己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前世和景翼在一起怎么就没这样呢,楼焰心这个妖孽,果然迷惑人。

    楼焰心正思量着这一次不够,侧头小心的瞧着穆心瑜的脸色,见她面若桃花,眼含春波,唇如樱红,皮肤嫩的都滴的出水来,都是他刚才滋润的挺好。嗯,要再接再厉,于是挪到穆心瑜身边,小声商量,“小鱼儿,刚才很舒服是吧!要不,今晚我偷偷去你房里,咱们继续……”

    “……”!!!

    他们现在是在马车上啊!穆心瑜泪奔,“要是被陛下发现了,你我都要完蛋!”

    不过,想想还是挺刺激的,在皇宫里,在天圣帝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就这样偷吃,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穆心瑜想着,主动搂住了楼焰心精壮的腰身,嘴里呢喃,“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在一起?”

    “快了!”楼焰心用力一挺,满足地喟叹一声,“等那边的事情结束,我就将你们母子三人接过来,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起隐居。”

    “皇兄不是准备封你做皇后了吗?我已经计划好了,到时候一切都会结束!”楼焰心精致的下巴搁着穆心瑜的额头,深情的拥吻着他的宝贝。

    “可是,经过这件事之后,天圣帝估计没那么快封我为后,毕竟他与前皇后的感情那么深……”

    “这样更好,我准备的时间会更充裕一些!”

    “你要怎么做?”

    楼焰心翻身看她,明亮的眼眸里全是她的倒影,“你只要好好的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

    “好!”不管怎么样,有他陪着一起沉沦,就够了!

    八方驿馆中。

    巴图王一脸怒气的冲到了宫殿里,一进门就看到了一脸青胀的巴图王妃,顿时怒意打心里冲出来对着她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还呆在这做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亏你还长了一张公主的脸,一点都没有帮到我!”

    巴图王妃的脸被打的肿烂,如今又被扇上一巴掌,那疼痛就不必形容了,如今看到巴图王怒意冲冲的进来,她知道自己即使是心里不舒坦也不能说什么,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暴力又残酷,从来不将女人当人看,个个都是畜生一样的,若是自己流露出一点不满意的话,就是马上被打死也不稀奇。

    于是她调整了一下心情,对着巴图王道:“我伟大的国王,今日我看到你与那大秦九王爷比武时,本来是想让银针把他射于马下,好让国王你抱得美人归,又赢得射箭的荣誉。可是不知道怎么,我的手突然无力了,大概是以前的旧伤发作,不便继续下手。王,我是爱您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怎么可能想要丢您的脸呢?只怪那九王爷太狡猾了,他根本就不将我们乌拉国放在眼里!”

    巴图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猛的一下拍到桌子上,两眼充满了恼怒,浑身散发着无尽的戾气,整个宫中都充满了他不满的气息。

    “是啊,想那大秦每年的骏马都要从我乌拉进来,我这样诚心的来申请互市,那可恶的女人似的九王爷竟然一点都不客气,一个女人罢了,我都愿意一百匹骏马和美人去交换,他竟然不肯,哼,真是欺我乌拉国!”

    巴图王说着心里十分的气怒,他是一个十分有野心又很莽撞的人,他之所以能够打败温博王坐上王位,是因为他的这个野心和国内的好战派正好是不谋而合,不是因为他善谋略。当然他也是一个勇士,但是勇士不一定就是一个合格的君王。

    如今他虽然气愤到了极点,大秦和乌拉国的实力还是很明显的摆在眼前,若不然,他定然已经要掀起战火,好好的用刀让大秦国的人知道什么叫厉害。

    如今巴图王妃做了他的妃嫔,在他身边半年多,自然知道他的性格,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的神色,跪在地上一点点的爬到他的身前,慢慢地靠在他的膝盖,用无比柔和的嗓音讨好道,“是啊,我王的威猛岂能是他们相比的,若不是他们今天施出诡计,以我王天下无双的箭法,怎么会让我王输与他呢?”

    她不说还好,说完巴图王的脸色猛然一变,他的双腿又开始隐隐的疼痛,今天被当着成千上百人的面活活被射在树干之上,简直就是他平生莫大的耻辱。

    这般讨好的话落在他耳中,就是在嘲讽他,讥笑他!气怒之下,他垂首看着巴图王那张丑陋的脸,一把将她从膝头掀开,站起来冲过去对着她就是一脚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