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8并非太蠢

248并非太蠢

    他的语气很肯定,没有一丝疑问。

    巴图王望着眼前这位冷酷邪佞的皇子,只觉得他嘴角那一弯似是笑意,又像是刀锋中的冷冽锋芒。他浑身一抖,这些大秦的皇子一个个都不像是简单之人,眼前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苟言笑,但是浑身散发的那种气息绝对不能让人能够忽视。

    他微敛了一下情绪,看着四皇子先是静默了半刻,然后又是仰头狂笑了几声。笑声十分的震慑,“不错,四皇子如此痛快,那我就不客气,今日我来的目的,虽然那贵妃娘娘美貌非常聪明无双,但是她毕竟柔弱一点,而且不驯,我们乌拉国的人喜欢的是温柔柔顺的女子,不好她那一口,当然了,这也是你说的,毕竟她也是嫁人的女子了,不能在做我乌拉国的妃子,而我的心思也不单单是在女人身上,我想和你携手共创一事,对我们彼此都只有利没有害,若是四皇子肯与我合作,定然是双方大喜,互利互益!”

    “原来你早就有了计划,为何不直接说了出来?”四皇子虽然心中恼怒无比,这巴图王定然是知晓了什么来套他的话,然而巴图王说出的条件他倒是想要听一听,究竟是什么。

    巴图王笑了一笑,又坐回了位置上,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一脸得意的笑容在他脸上泛开,“四皇子果然是爽快人,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合作嘛,大家都有好处。我虽然对贵妃娘娘十分欣赏,但是四皇子你喜欢,自然是割舍所爱,让于你。不过,她现在有夫君,还是你的父亲,按照你们大秦的规矩,是不能再嫁一夫,那如果,她的夫君死了呢?”

    “那是我的父皇!”四皇子大怒,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别激动嘛,听我说完!”巴图王拍着他的肩膀,“坐下,坐下先!我看得出来,虽然这个贵妃娘娘现在嫁给了你的父亲,也就是大秦的皇帝陛下,但是她的心根本就不在你哪位皇帝父亲身上,难道你没看出来么,她喜欢的人,是楼焰心。”

    四皇子不可思议地看着巴图王,这人是怎么看出来的?父皇那个被蒙蔽了双眼的人,却没看出来!

    巴图王冷笑一声,男人只有对喜欢的东西,才会拼命地去保护,就好像他们乌拉国的勇士,可以为了喜欢的一朵花而战,是一个道理。而那个女人,大秦的贵妃娘娘,如果不是喜欢楼焰心,又怎么会那么细心地发现巴图王妃偷袭呢?其他在场的人都没有发现啊!

    四皇子心头一震,扬起两道浓眉,幽深的瞳孔里清冷的视线牢牢地盯住巴图王,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其他的东西来,然而落在眼中的,只有那一点狂妄和自信,“你有何办法?”

    巴图王笑道:“九王府一直都守在乌拉国与大秦的接口之上,九王爷素有马上王爷之称,当年他的事迹在落日国我也晓得一二,有他在那里,我们有什么想法,就会有难度了……”

    “你说什么!”四皇子打断他的话,眉头揪紧。

    巴图王不以为意的一笑,“当然,这话四皇子可能觉得冒犯,但是此条件对你我都有好处,我想乌拉国连连都要和大秦互市,若是有一日你们不想互市了,我的国民如何生活呢?我只是想要肃北一点点土地来种植粮食,以免我的国民受苦。

    而你,想来已经看九王爷是很久都不爽了,现下如果能一并将这位九王爷除去,你开心,我也开心,这又何乐不为呢?且不说你以后,至少你现在还是皇子,有些事情,要就趁现在得到,否则的话,变数太多了。”

    他意味深长的话落在四皇子的心头,一点点的引起他内心的魔障,的确,他最近在朝中屡次受挫,手下的人不时的因为一些事情被天圣帝责罚,更不要提他被禁足在皇子府,他不是傻子,知道有人在后面故意推波助澜,不想让他势力发展过大。

    而这个人,不是他所想象的三皇子,五皇子,最有可能的就是楼焰心。若是能得到乌拉国的支持,倒是多了一分把握。

    然而,令他最为心动的并不在这里,而是九王爷府一旦倾倒,那么楼焰心和穆心瑜的后路就没有了,那么他们想谋划私奔的事……

    至于乌拉国说什么攻打肃北的事情,四皇子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乌拉国国土小,而资源少,天圣帝之所以容忍乌拉国巴图王的猖狂,其中无非也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小国的态度,乌拉国在大秦人的眼底,永远都不是具有威胁力的国家。

    此时的四皇子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态,他对穆心瑜几乎入了魔,是喜欢还是爱也已经不重要了,心里头就只有一个念头,她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他一定要得到她!若是能得到穆心瑜,又去了楼焰心这个眼中钉,这无非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只是这巴图王说的计谋又能好到哪里去,之前他千方百计要害那两人,都没有得手过。

    他思忖了一番之后,忽而身子微微前倾,双眸盯着巴图王道:“巴图王的想法真的就是这么简单,还是说,你想来替什么人试探我!”

    这个巴图王实在是太为古怪了,之前那莽撞无知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假装出来的,如今却一副精于谋算的样子,若不是太蠢,那就是聪明过了头!

    巴图王一怔,望着四皇子透着洌洌寒意的眸子,那幽黑的双眸并不比草原的狼要柔和,反而还要多上一分狠厉,他微眯了幽绿色的瞳仁,面色透出明显不快,声音极为的不屑,“你们大秦人真是麻烦,说话喜欢试探,不相信别人说的话,那又何必浪费我这么多的时间呢!”

    京中不少人看到,巴图王被四皇子从皇子府里赶出来的事情,今年春节十分热闹,每一件事情都与这位乌拉国王有关系。

    穆心瑜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正在点着各府各家送来的礼物。这时候,还是在穆家老祖母死后不足一年的,未央宫并没有点缀,穆心瑜也不过是换了一袭浅蓝色的锦袍,上面有着银色的莲华纹,重重叠叠的水纹出现在裙角边,宛若淡蓝色的海水拱着她如水的仙姿,浮在飘渺的烟雾之中,芙蓉面如玉朦胧,更有一份动人心弦的美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