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9来去自如

249来去自如

    她正在整理手上的礼品,抬起眼睛看了一眼正在喝着热汤的楼焰心,“噢,四皇子将巴图王敢出了门外?”心里却想到,这家伙再不走,待会儿天圣帝来了就麻烦了,他还真当这儿是自己的家,可以来去自如吗?

    楼焰心微挑了红唇,“是啊,京中闹的十分大。这巴图王也不安分,正月时分,三个皇子的府中都去走了一趟,说是他对你还是十分的中意,希望他们能帮助他得到你,可是都被拒绝了。四皇子尤为恼怒,直接赶出了府中。为了这事,四皇子还让陛下喊进了宫中,训斥了一顿,现在朝野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看到他唇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穆心瑜挑了挑柳眉,“看你笑的如此模样,莫非还有其他事情?”

    楼焰心斜靠在椅子上,他今日穿了一袭月白色的绣诗词的锦袍,袖边有水龙纹滚边,显得人愈发的尊贵华丽,此时听了穆心瑜的问话,长睫微抬,“我是在想,那些人是找不到妻子了,还是因为我娘子的魅力实在太大了,大秦国内的人心仪也就罢了,就连别国国王也对你倾心不已,以后,是不是该把你藏起来呢?!”

    紫丹捂着嘴一笑,彩儿更是吃吃的笑着,小姐和姑爷恩爱她们是看到的了,可九王爷说话又风趣,对小姐又好,真心让人羡慕。

    可穆心瑜始终觉得丫鬟们在这,楼焰心肆意惯了,也不管别人怎么看,虽然这丫鬟是她的心腹,可多少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便不理睬他,只将手中的账册和礼品都一一对过。

    如今她掌一宫,未央宫的所有事物由她掌管内务,虽然上手也有半年多,可主宫殿比起小小的千秋殿来,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光是官员朝臣,宗室皇族往来之间就有很多的规矩,人家送的什么礼,回什么礼,回多了,还是少了,有什么忌讳,有什么爱好,那都是一个个的都记清楚,若是没送好,犯了什么,碰到心胸宽阔点的,也许就一笑过了,要是小心眼的,就会结下梁子。

    而且朝臣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后妃既不能和臣子们走的太近,以免让人忌惮,又不能隔得太远,毕竟她现在的夫君是帝王,,许多的事儿都需要穆心瑜去把握。她虽然谋算人心是拿手,这些事务上一世也接触的少,这一世磨练的还不够多,幸好天圣帝找了个老嬷嬷到这里来帮她的手,也减轻了许多负担。

    整理得差不多之后,使人将礼品分别收入不同用处的库房后,她才缓缓坐下,端着紫竹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喉咙,凤眸妩媚斜漪,“怎么,你想将我丢在宫中,不让我出门吗?”

    楼焰心一双眸子弯起,如月儿柔魅,装模作样的长叹了一声,“唉,我是恨不得把你收到我衣裳里,可是又舍不得啊,怎么办才好啊,古人说的好,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啦……”

    他喊着卿字的时候,强调委婉拉长,余音袅袅,仿佛含在口中,舍不得说出来一般,靡丽的声音委实让人面红耳赤,穆心瑜被那赤一裸直接的眼神看的心跳都漏了一拍,转移话题道:“你说这巴图王互市成功后也不回去,不知道留在京中做什么?”

    楼焰心笑了一笑,凝视着穆心瑜柔美的脸,心内叹了一口长气,上回在马车里,他要求偷偷的到穆心瑜的屋中去,被她一推,差点没推出马车,丢脸事小,郁闷事大,唉,这破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完啊,他幽怨的望着穆心瑜,声音柔柔缓缓,“巴图王说对大秦向往已久,请求在天越流连一番,他对陛下大肆吹捧,留他好好欣赏大秦风情。”

    穆心瑜嘴唇勾起一抹微笑的弧度,“是吗?那巴图王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安分之人,留在大秦,只怕是别有所图。”

    她一双凤眸在盈盈的烛光之下,如同一朵水晶花绽放在墨色的深湖中,清澈纯透,惹得御凤檀笑道,“自然是有人盯着他的。陛下也不可能放任他在京城里进出如无人之境,不然的话他去皇子府里的事情,陛下怎么会疾快的知道。这代表陛下有派人监视他。”

    穆心瑜不置可否的一笑,“这不止给巴图王一个警告,也是给皇子的警告,他们私底下做的一切,莫以为陛下不知道,即便是人悄声声的去府邸一趟,他也知晓。”

    借一件事震慑其他人,这是帝王惯用的手段,就像巴图王所说一般,大秦人喜欢用暗地里陷害的法子,喜欢拐弯抹角来表达自己想说的意思,上下街一样。这么做的目的,是日后好相见,还是自欺欺人,只有自己知道了。

    她将手中茶杯放下,又道:“你倒是胆子大,那时候场中的人都以为你要射死巴图王,连陛下都紧张的站了起来,难道你只是想吓一吓他?”

    “是啊,我倒是想让他死来的,不过我察觉到,四皇子十分期盼我就这么射死巴图王,因为这样,他就好挑唆两国之间的矛盾,到时候陛下定然会要责怪于我,但是到底也不会对我如何,大不了两国开战,我去前线就是。这一点四皇子估计错误了,但是我又转头一想吧,若是就一箭将人这么射死,又有什么乐趣。”楼焰心手指在茶杯里一点,轻轻一弹,那水珠从修长的指尖凝成一点,咚的一下砸到了对面的美人赏梅大青**上,发出叮咚的一响。

    从一开始他就看出了所有人的心思,不过是逗一逗那些别有企图的人,以为他会一怒之下杀了巴图王。他有这个本事,也有这个自信,就算杀了巴图王,他楼焰心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可他偏偏就要让某些人失望。

    这就是楼焰心的作风,虽然是有些恶趣味。穆心瑜轻轻的一笑,目光落在大青**上那一点水印上,瞳眸微凝。

    以水为珠,必须要用内力凝聚在水珠之内才能做到,楼焰心的内力,着实深不可测。她侧眸望着楼焰心,视线落在他长细的手指上,微微扬眉问道:“你的武功这么好,是先皇教的吗?”

    楼焰心拿起帕子慢慢的擦着指尖,狭眸里光芒如星辉遍撒,褶褶生辉,“一部分是。”

    穆心瑜挑起眉头,“那另外一部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