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0中毒之事

250中毒之事

    “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上一届的首领。”对于穆心瑜,楼焰心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将手帕丢到了另外一边,朝着穆心瑜笑得魅惑无比,“怎么,小鱼儿难道想学武功?”

    “我有一点功底,不过还是不要学了,我还是多花点精力在别的事情上。”穆心瑜摇头,“而且,有你在身边,就比任何东西都要安全。再者,你也派了暗卫保护我,就不用担心了”

    有一种东西,叫做安全感。有些人即便拥有了全世界,有着最精备的军队,他依旧吃不好,也睡不着,能不能安稳的,是一个人的心。

    穆心瑜只是在几次打斗中,都看过楼焰心使用的招数,虽然她没有上过战场,可日日都有看各种各样的书,其中就有写到,像将军使用的招式,都以大开大合,劲风凌厉,霹雳震撼为主。

    纵观楼焰心的软剑,使出来都是毒辣精准,每一招都以最小的力量,刺杀人最软弱的部位,着实不像平常人教出来的,如今听到是杀手组织上一届的首领所教,倒也释然了。

    宿将和桑青出手,也都是精狠的路子,如出一辙。

    楼焰心站起来,漂亮如玉器的手在穆心瑜的额头轻轻一弹,“你懒就懒,还要说这么多好听的来哄着我,以为我听不出来吗?”

    穆心瑜眯了一下右眼,凤眸弯弯,抓住楼焰心的手放在脸颊边,他的手总是暖和,像是玉一样舒服,娇嗔道:“天气冷啊,我不想动,出门风就吹过来,浑身都发凉,哪里是懒啦。我在屋里一样要处理很多事情。”

    “是啊,都是不要出门,不要动的事情。”楼焰心无奈,穆心瑜聪敏的紧,但是一到冬天就跟蚕宝宝一样,一点都不喜欢动,他捞起她坐在腿上,手在她腰上捏捏,“不动也没见你长肉,真是稀奇的紧了。今天上元节,夜里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天圣帝最近忙于其他事情,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穆心瑜这里了。

    正月十五是一年之中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春节过后第一个重要的节日,这一天的街上非常热闹,家家户户都会上街赏灯游玩,吃元宵,赏花灯,猜灯谜是必要的节目。

    抬手摸了摸额头,穆心瑜将头搭在楼焰心的肩膀上,“夜里会冷,我不想出去。”

    “真是越来越懒了,有夫君我在,风我挡了,雪我盖了,不冷啦。再不出现走走,你只会越来越怕冷,连四皇子都不怕的小鱼儿,怎么还会怕风雪呢。”老呆在屋子里,对身体也不好,楼焰心哄着穆心瑜,一根根把玩她细嫩的葱指。

    “那你得告诉我,除了花灯,还有什么好看的,不然我不去。”穆心瑜笑容更深。

    楼焰心叹了口气,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眼底深处是一抹化不开的蜜意,语气却十分难过道:“看我把你养的娇滴滴的,连出门还要我哄,好吧,谁让为夫自己惯出来的呢,我想想啊,还有耍龙灯,划旱船,耍狮子,今晚来京城的可是最有名的耍狮队……”

    穆心瑜静静的闭上眼听着楼焰心说话,心里的暖流一重又一重,点头道:“好的,咱们一起出。”

    咱们这个词语,让楼焰心嘴角愉悦的翘起,他抚着如锦缎般柔软的发丝,低头靠在散发着清香的墨锻上,眼眸闪了一闪,缓缓地道:“小鱼儿,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吗?”

    沉浸在美好氛围里的女子回忆着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是啊,第一次见面,还你在湖心楼那边的那个湖水里将我捞上来的呢!”穆心瑜斜睨着他,一副要算旧账的模样。

    凤眸褪去了端庄凌厉,飞翘的眼角尽是妩媚,还有着女人的娇俏,楼焰心在那一双他最爱的眸子里轻轻的落下一吻,动作轻柔而缓慢,带着万般的虔诚,“其实,早在那之前,我们就见过面了。”

    湿湿的吻落在眼皮上,有着温柔的触感,穆心瑜的睫毛颤到了心头,听到楼焰心的话后,张开水雾迷蒙的凤眸等待着他的后话。

    那模样仿佛水中柔软的海草,有一种难言的清澈魅力,楼焰心手臂紧了一紧,“你还记得在五年前遇见的那个银面男子吗?”

    脑中出现那一日,她才十一岁,在竹林里就遇见了全身受伤的黑衣人,当时还被黑衣人塞了毒药,被威胁,她睁开了眼眸,瞳仁凝结成一点,“那个人是你?”

    见楼焰心点头,她才慢慢的皱了眉头,难怪之后都没有见过银面人了。她还一直觉得很奇怪,大概是她和楼焰心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好的时候,那银面人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楼焰心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小鱼儿,抗拒从严,坦白从宽,你不许生气啊,作为密局的首领,都是要戴面具,不能让人知晓的,而且那时候你又不理我,所以……”

    穆心瑜用力的一戳他的胸前,恶狠狠地道:“所以你就给我塞毒药,所以你就给我提到高亭之上,不让我下来,所以你就偷偷潜入我闺房,所以……”

    她说一句,戳一下,楼焰心看她虽然样子很凶,可声音却没有变化,立即用手掌包住穆心瑜的手,用软绵绵的声音,道:“那不是我早就爱慕你已久,没有机会接近你,又怕你嫌弃,就只好用这种迂回的方式么!”

    穆心瑜望着他那双一旦想要放电,就会让人全身酥一麻的眸子,被那样执着明亮的眼神望着,哪里还生气得了,而且她也觉得没什么好生气的。

    那时候她和楼焰心素不相识,连她自己都对楼焰心十分防备,楼焰心没将这样机会的事情告诉陌生人,一点也不奇怪。

    若他是没有警惕性的人,只怕早就死在了别人手中。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人的缘分,比她以为的还要早,那时候她还小,就已经撞上了他,让她不得不相信缘分这种奇妙的东西。

    只是她觉得有些奇怪,缓缓道:“你身手那么好,如何会受伤,难道遇见高手了?”那一日他受的重伤,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四年过去了,穆心瑜记忆依旧深刻。

    楼焰心见她毫不介意,暗自赞叹自己真的娶了个好妻子,只是听到问话之后,眼眸深处略微一黯,声音悠然,“匡蔷使人从肃北给我送了一把扇子过来,我一时没有防备,打开来看,那一日,中了毒,到半路上才发现,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