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1王爷好巧

251王爷好巧

    那时候楼焰心还不知道匡蔷是假年妃,对于母爱,他在失望之中,还是有些隐秘的期盼,不然以他的警惕性,又如何会让扇子上的毒所害。

    如灵光突至,穆心瑜想起,上一世楼焰心上战场时,在胜仗连连的时候,突然中毒身亡,她曾经隐约听人提起过,在楼焰心上战场之前,年妃送了他一个保平安的佛像,别人都感叹,纵使佛也保佑不了这个优秀的男子。

    如今想来,那时候匡蔷还是假年妃,没有被揭露,好好的活在肃北。也许,也是被匡蔷下毒了吧。

    那是不是意味着,在揭穿匡蔷的时候,她已经将楼焰心被毒死的命运改写了。像是突然一下有好运临头,穆心瑜的心脏不可控制的跳了一声,这是她嫁给他后,一直担忧的事情。

    “以后,有我陪着你。”她紧紧的搂住楼焰心,像是要将他与自己连在一起,埋首在他宽阔的胸膛,贪恋的吸着他特有的温暖气息。

    变了,一切都变了,变得越来越好了。

    到了夜晚,整个京城的街道都亮起红色的灯笼,橘黄色的光照亮每一条街道,大雪已经被扫到了两边,露出湿漉漉的青石板路,夜里的凉意依旧驱不散人们的热情。

    穆心瑜和楼焰心走在路中,与寻常人一般,观赏着左右的景物,到处都是欢乐的曲声,笑声,小孩子相互追逐着,手里提着各式各样可爱趣致的彩灯,喜乐之气蔓延在每一个角落。

    魏妃手里也提了一个桃子灯,左右看着周围的一切,穆心瑜瞧见她,嘴角弯起,“雪儿,你也出来赏灯,这灯做的很别致。”

    魏妃指了一边人群中的一袭纤长身影,细声道:“还有梅小姐与我一起,她的灯被跑过的小孩子撞灭了,去让店家重新点燃。”说罢,朝着楼焰心道:“九王爷也在啊”

    穆心瑜和楼焰心的是,魏妃是知道的,只是,穆心瑜想逃离皇宫,她又何尝不是?

    “不用客气。”穆心瑜摆手,忽而朝着她身后看了一眼,轻声道:“你哥哥没出来吗?”

    魏妃眉头轻轻蹙起,手中的灯也因坠了一坠,眸中有些轻忧,“他的伤一好,陛下就让他去了宫里,如今在养心殿做夜值。”

    “夜值?”穆心瑜心头微微一疑,魏华的伤刚好,本来御医说要让他多休息一阵,他觉得自己无碍,便回宫中复职,可是天圣帝不是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为何要特意让他做夜值?

    魏妃点头,柔美的面容在橘色的灯光下显得活泼了几许,“嗯,陛下说,哥哥忠心,不畏生死,如今到哪都要哥哥侍奉在身边。”

    天圣帝自之前在围场被刺杀后,对个人安危方面更加加强,韦华若是因此被赏识,倒也是件好事。跟在陛下的身边,虽然说是伴君如伴虎,但若是真想仕途顺畅,作为天子身边的近臣,自然比其他人机会要好的多。

    虽然这样想着,穆心瑜心里有一股不太和谐的声音,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又说不出这件事哪里不好了,魏华本就是宫中的禁卫军统领,在御前行走才是更好的。

    那边魏妃的婢女梅妤已经点了灯,提着一盏轻巧的竹子灯来,望见二人行了礼,“贵妃娘娘吉祥,九王爷吉祥。”

    穆心瑜看了一眼楼焰心,抿唇笑道:“在宫中闲来无事,与九王爷也是刚好遇见罢了。陛下忙着接见来使,我们这些人只好自己找事打发时间,魏妃娘娘不也跟着凑热闹来了!”

    梅妤望着楼焰心照在穆心瑜身旁,替她拦了周围人的撞击,悠悠的叹了口气,贵妃娘娘与自家娘娘虽不说是情同姐妹,但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了,那日她和九王爷幽会被主子瞧见了,自己也是在旁边的……若是她以后的夫君有九王爷这般体贴也就好了,不奢望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至少相伴到老不相离。她微微一叹后,也没有太多牵挂,便随了自家小姐穆心瑜与她们两人一起去赏灯。

    穆心瑜答应和楼焰心一起游玩的,要是和两人一起去,楼焰心个大男人跟在后头也没多大的意思,到时候魏妃她们要估计楼焰心的感受,反而弄了没趣,便让两人自去游玩。

    魏妃也是通透之人,并不勉强,提了灯混在其他小姐之中,欢悦的走了。

    而穆心瑜与楼焰心两人并肩赏灯,不时说上两句俏皮话,其乐融融,两人欣赏着风景的同时,也成了人家眼中的风景。

    “你看,这走马灯做的很别致呢!”穆心瑜指着其中一盏灯,让楼焰心看,余光却瞟见右方大街上行来的一行人,他们如同一首乐曲里插进来的不和谐因素,一路上大笑不停,动作霸道,毫不讲理,将灯会喜庆气氛搅乱,惹得众人纷纷望去。

    那是五个身着异族服装的人,头顶上有着各色的孔雀羽毛,棕色的肌肤透着磨砂般的质感,异色的瞳孔闪着狂躁又极端的光芒,当看到穆心瑜的时候,幽绿色的目光闪过一道异光,朝着她和楼焰心走来。

    但凡他们走过的地方,人群都自动让开,便连那些本来看到楼焰心,恋恋不舍跟着走了半条街的少女们,也只能停下脚步,隔得远远的望过来一时本来还算好的出行,变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让人着实有些不快。

    “九王爷,贵妃娘娘,好巧好巧,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们!”巴图王妃用他那不太标准的大秦语跟两人打着招呼。

    楼焰心轻笑了一声,“巴图王这句话用的可不对,我可以和你有缘,贵妃娘娘可和你没缘。”他动声色的将穆心瑜隔离在自己的身后,默默地向巴图王宣示自己的保护。

    巴图王的视线落在楼焰心揽着穆心瑜的手上,面色丝毫不变,“哈哈,九王爷果然是对贵妃娘娘倾心不已,就不怕我将看见的事情跟你们的皇帝陛下说吗?”

    楼焰心看他那一张泛着油光的棕色老脸,嗤笑道:“把她吴昂是那一箭还没射够,还想让我再补两箭吗?”

    巴图王脸色一变,额头青筋迸得跳了几跳,怒极反笑,“是吧,哈哈,哈哈,九王爷真是会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