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2巴图请客

252巴图请客

    他像是尴尬的说完这句后,突然又话语一变,朝着穆心瑜道:“这算什么!贵妃娘娘,你瞧你跟着九王爷,若是被皇帝知道了,一定会死的很惨的,若是你嫁给我,我的王后五个月前死了,你就做我的王后,到时候谁见了你,都要下跪,后宫里的妃嫔都给你管,比作这个什么劳什子的空虚寂寞的贵妃娘娘要好多了!”

    穆心瑜斜睨着他,白色的狐裘斗篷裹着她精致的小脸,微微一笑,“可是乌拉国和大秦两国的国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纵使我国的一个王爷,封地也丝毫不比乌拉国国土要广些,更何况,我只爱我现在的夫君,只要能守着我国的帝君,莫说现在是锦衣玉食,就算是寒意素餐,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巴图王就莫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两国之间的邦交了,难道你没发现,你又惹了群怒了吗?”

    巴图王果然往旁边望去,街上不少人都对他投以了愤怒的眼神,很多人根据他刚才说的话,猜出了他的身份,在金殿里大放厥词也就罢了,竟然还在大街上不知羞耻!

    在他粗狂的气质衬托下,愈发觉得楼焰心和穆心瑜是一对白玉璧人,安伯侯府每年都做善事,在百姓中早有盛名,而楼焰心击退西戎,更是威望甚高,在民间都是出神仙似的人物,有人已经蠢蠢欲动,想将手中的花灯抛过来砸那粗鲁无礼的乌拉国人身上。

    不知道身边的文官拉着巴图王说了几句什么,巴图王的眸子里阴晴不定,最后再看穆心瑜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摆手朝着旁边的一处酒楼道:“是,是,原是我不懂大秦国的规矩,只想着一切按照乌拉国的来,得罪了贵妃娘娘和九王爷两人,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想要试一试娘娘对皇帝陛下的感情,果真是情比金坚,不同凡响啊。为了表达歉意,那就请两位上去吃顿饭,也好给两位赔罪谢过!”

    虽然动作还不怎么标准,可是陡然之间从那个霸道狂妄的姿态换成眼前这彬彬有礼的样子,还是让人觉得诡异非常,楼焰心更是眯了一双魅眸,颇为有趣的望着眼前一手向前伸,做出“请”这个姿势的巴图王,看了几晌后,点头道:“好啊,既然巴图王要赔罪,那我自然是欣然前往,不过要赔的可不单单是我们两人。”

    “还有谁人,只要九王爷说要请的,我定然做到,这也是我的一番诚心!”巴图王当即拍着胸膛,证明自己的决心。

    穆心瑜看他砸的砰砰响,暗暗咂舌,这砸的也太用力了,小心把胸腔砸出个内出血来,不过,楼焰心这么痛快的答应和讨厌的巴图王吃饭,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他这人性子绝不是那种大方宽阔的,一旦小气起来,能让人心头滴血。

    楼焰心举手朝着四周一摆,流水似的白色宽袍映着他嘴角一抹朱红更为俊俏,“各位可都听到了,巴图王为他出言不逊,触犯我大秦道德界限,做出赔罪之举,我等大秦百姓心胸开阔,自然不会让巴图王带着心结回国的,是不是?”

    旁边的百姓听出楼焰心的意思,自然大声应是

    “那好,就让我们一起到沁园酒楼好好的用餐,来表达我们大秦人的热情和知书达理,懂礼识教吧。”楼焰心的声音本就十分好听,微扬的音色配合着火热的气氛,有一种天乐悠扬的美感,再加上白吃白喝的福利,顿时得到了百姓的热烈欢呼。

    巴图王的脸色也一点点的变黑,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男子,是千万得罪不得的,一旦得罪了他,就要做好被随时恶整的准备。他为了表示诚意,指的是东大街最为华丽最为宏大的酒楼,这里面有着大秦最好的美食,店里的摆设,一应都是上等的红木做成,精致的地毯,华丽的瓷器,还有美丽的琴师弹奏优美的琴曲,只要进去过的人,无不说好,可是相对的,它的消费也非常高,每个人进去便是五十两银子的起价,也就是说,即便你进去后,什么也不干,单单喝杯茶,也要五十两银子,而其他的消费,可想而知了

    寻常百姓哪里有这个机会花好几年的家用进去享受,今日得了这个机会,哪里不赶紧进去的。

    楼焰心望着那蜂拥而入的人群,朝着脸色已经黑如子夜的巴图王十分有风度的伸出右手,翩翩有礼道:“大秦百姓肯定感激巴图王你的,现在进去用膳,正好可以看到等下的舞狮会,时辰真准呢。”

    巴图王此时哪里说的出话来,手指紧紧的攥紧,若不是打不赢楼焰心,估计他都想掐死眼前的这个白衣妖孽了。

    楼焰心丝毫没有察觉他那杀人的视线,悠哉的咦了一声,两道修眉不解的皱起,一手横放胸前,一手撑着下巴,“看巴图王面色发黑,眼睛发红,鼻翼张合,粗气直冒,莫非你说乌拉国富有是假的,就连请几个百姓吃顿饭都吃不起,心疼成这样?”他颇为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那就算了,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今日就算我请好了,不要让你为难,我还是和贵妃娘娘去赏灯吧……”

    说罢,转身就要走。

    “王爷,九王爷,别走,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巴图王见他要走,赶紧大喊,那才真正是憋屈的紧,想要笑又痛心的不得了,想来他也知道这沁园酒楼是什么档次的,但是主角走了,他这饭不是白请了,“九王爷,我是被大秦人民的热情深深的感染了,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哪里是心疼这些金银宝石,来来,我们进去好好的把酒言欢!”

    楼焰心狭眸在转身的一瞬间带着一种比狐狸还要狡诈的光芒,转身过后,又是一副纯良的样子,认真道:“原是如此,那好,我就喜欢巴图王如此爽快,走,我们好好的喝上两杯!”

    此时的沁园酒楼已经坐满了人,巴图王进去之后,便看到里面的小二走过来,带着他们朝着三楼的贵宾包厢走去。

    “来,将你们这最好的酒,最好的菜,都上上来,快点!”巴图王金刀大马的坐下,挥手喊道,小二知道他就是今晚的冤大头,看他帽子上闪亮的大宝石也知道是个有钱的主,一溜的就要往外跑。

    巴图王似又想起了什么,出言阻止了他的脚步,“慢着!”转头问楼焰心“你们是客,你们先点。”

    穆心瑜看他这番举动,嘴角微微一勾,当惯了主人的巴图王,本来是随自己的心意来的,可是想着要给楼焰心面子,又喊住了小二,看来这顿饭还有其他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