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3吃不垮你?

253吃不垮你?

    楼焰心摇摇手,“这里的菜都味美,不用再挑了,少放点辣椒就好了。”

    巴图王这才一笑,“九王爷不吃辣椒的吗?日后出来的时候,我定然会记住的。”

    楼焰心哈哈一笑,“是我国的贵妃娘娘不吃辣椒,这个有我这个臣子来记住就可以了,巴图王不需要操心。”

    巴图王先是一怔,转而意味深长地一笑,“看来王爷对贵妃娘娘是真的很关心啊,这样的男人我们落日国的确难找,现在看起来,你们的关系可不一般哦!,不过,你们的皇帝还真放心让你们单独出来?”

    对于他一时一个说法,一会变一个强调,穆心瑜是已经不奇怪了,这个巴图王丝毫没有大秦皇帝一言九鼎的气势,真是想说什么说什么,前一刻跟后一刻的话说起来完全是互相矛盾,他自己还说的乐呵的很。没见到周围还有很多百姓吗,还有侍卫们,他们敢乱来吗?

    巴图王说完端起酒杯,站起来道:“九王爷,见识过你的箭术,还有你的聪明,你的勇敢,都令我深深的佩服,那日输在你的箭下,让我更是心服口服,恨不得能跟你这样的英勇的好儿郎早点认识,来,为了日后的我们的友好来往,我们干杯!”

    穆心瑜暗暗的皱眉,乌拉国和九王府就是一关之隔,两者之间的关系再友好也是表面的,实则是相互防范,这巴图王在酒楼里和楼焰心把酒言欢,眼下这意思,是准备和楼焰心结交成好友,以后还要经常来往两人之间关系走的这么近,若是让天圣帝知道,心底定然又是疑云重重。

    她本以为楼焰心会拒绝,免得给九王府招惹不必要的猜忌,谁曾想到,楼焰心竟然也端起酒杯,一脸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涅,豪爽道:“好,好,我就喜欢你这种输得起,又大方的人,来,喝!”

    这是同意做朋友了吗?巴图王一喜,面色愈发的欢悦,一口干掉手中的酒,觉得不过瘾,直接将旁边荷叶小碗拿过来,倒上一碗,“说的好,酒逢知己千杯少,来,今天喝个不醉不归!”

    他们两人你一杯,我一碗,穆心瑜瞧着楼焰心的样子,无声的吃着菜,直到外面的人都渐渐散了,楼焰心玉白的面容上带着酒醉的艳红,摆手道:“喝得过瘾,过瘾啊巴图王,素闻你们乌拉国的人,喝最烈的酒,吃大块的肉,果然是爽。下次,下次咱们还来!”

    巴图王醉眼薰然,端着空酒壶,呵呵笑着,“当然,不喝酒的男人,在乌拉国就不算真男人!王爷你这般豪爽的,就是去了乌拉国,也有女人会爱慕你的!”

    “哈哈,是吧!”楼焰心一个踉跄似乎没站稳,穆心瑜连忙起身扶着他,对着巴图王道:“时辰不早,明日九王爷还要早朝,我们就先行一步了。”说着唤来侍卫搀扶着楼焰心回去。

    巴图王自己也喝了不少酒,撑着桌子,被酒精侵蚀的大脑说话也慢了半拍,“去,去吧,明日再来,再来!”

    宿将早就叫马车到沁园酒楼门前,此时已经到半夜,街上人渐渐稀少,只余那一盏盏的灯笼静谧的飘在树头。

    宿将帮穆心瑜扶了楼焰心进马车,自己就坐在了马夫的旁边。穆心瑜进去看到靠在软垫上睡着的男人,几缕青丝从鬓旁落在他的颊边,随着呼吸慢慢的上下,长如黑羽的睫毛覆盖了那双漂亮的眼眸,整个人是那么的无害纯澈。

    然而,穆心瑜推了推他,“起来,别装了。”

    男人继续熟睡,呼吸绵长,睡在软绵绵的垫子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难道真醉了?

    穆心瑜靠近一点,打算去扯扯楼焰心的睫毛,看看某人是不是真睡着了,猝不及防整个视野都翻转了一个天地,被一个混合着酒香和檀香气息的怀抱搂赚薄唇沾染了酒香,迅速的钻一进了唇一齿之间,碾一转挤一压,直接将穆心瑜肺部的空气一点点的夺去,快要窒息的时候才收手。

    穆心瑜发髻散乱,俏脸熏红,望着压在自己身上,脸上醉意蓬勃,一双邪魅的长眸却闪着比钻石还要璀璨清明的光,微微喘息道:“就知道你没有喝醉。”

    楼焰心一手撑着头侧,将自己的重量减轻一半,狭眸半合,“那么多酒,要真喝下去,哪里会不醉的。”

    他的发丝落在脸上有点痒,穆心瑜用手指卷了环在指上,“那你没喝吗?”

    “我们位置后面不是有盆花么,酒都给它喝了。”楼焰心挑了挑眉,一点也不为自己假喝酒而觉得有何不妥。

    穆心瑜看他那绝色魅人的脸,想起今日诓得那巴图王出了一回血,吃吃笑起来,“那巴图王不知道是不是真喝下去,十五坛烈酒进了肚子,可不是好受的。”

    楼焰心想起那样子,也莞尔一笑,“既然他要故意假装半路相逢,那我就让他装的更完美一点,客也让他请了,酒也陪他喝了,我多够意思。”

    穆心瑜摸着指尖柔滑的墨丝,她也发现了巴图王根本就不是什么巧遇,从进了沁园酒楼,看到小二热情的招待后,便知晓了若不是早就预订好了位置,小二怎么会看到巴图王,就迎了上去,问都不问,而且今日上元节,大秦人基本都会出来赏灯,要想等到他们一点都不奇怪。

    “既然知道他别有所图,你还和他称兄道弟的,难道是嫌日子过的太舒坦了么?”穆心瑜用力拉了拉楼焰心的发丝,表达自己的不满。

    楼焰心顺势栽在两道软峰之上,隔着厚厚的锦缎,那细绵弹软的感觉依旧传到肌肤上,他蹭了一蹭,狭眸里带着笑意,“既然人家花了那么多的心思,花了那么的银子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咱们不给他表现的机会,岂不是辜负人家的一番好意呢!”他很想知道,这一次,巴图王他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你现在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坏。”穆心瑜点了一下他高耸的鼻子,调皮地一笑,她也想知道,这巴图王留在京城,故意弄的这么万众瞩目的,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这也叫坏,还有更坏的呢!”楼焰心那双摄人心魂的眸子,慢慢的抬起,由下自上,朝着穆心瑜睨来,清透的瞳光,眼角的风情在清冷的月色之中宛若突生的妖精,那妖精轻轻的勾起魅惑人心的红唇,露出贝齿,慢慢的张开,然后……隔着衣裳朝着下方一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