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4君子之交?

254君子之交?

    “啊……”

    马蹄踏过石板的笃笃声,有着别样的清冷的气息,天越城如同蛰伏的猛兽一般,那一盏盏明媚的灯笼像是无数双眼睛,望着这辆半夜而行的马车,散发着蠢蠢欲动的气息。

    当楼焰心和穆心瑜离开了沁园酒楼的时候,巴图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摸着额头大声喊道:“快给我吃解酒药!”

    那文官看了一眼外头,走过去将门关上,才从衣襟里掏出一个瓷**,倒出两颗药丸给他吃下,待了一刻钟之后,看巴图王脸色的酒红褪去,眼神也清明了许多,这才坐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喝不了就不要硬拼,若不是我给你挡了些,你一时醉了说漏什么,咱们的事就完成不了了!”

    巴图王一手抚着额头,抄起桌上一杯冷茶大口喝了下去,吧嗒一下嘴后,皱眉道:“我也不想的,你不想想看,乌拉国的人最好喝酒交友,若是我连酒都不喝的话,怎么显出诚意来!这个九王爷和瑜贵妃你以为是好对付的,他们两个都心计狡猾,奸诈深沉的人,若不拼了全力,万一给看出什么好,咱们不就前功尽弃了么,你要知道……”

    那文官看他还要说话,冷冷的咳了两声,巴图王似乎察觉到什么,闭了嘴换一个话题,“你确定他会钻到我们的圈套里面来吗?”

    那文官两只眼睛射出冷冽的光,冷哼一声,“再精明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天罗地网,你只要记清楚,这次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就好了,千万不要坏事。这次事情经过机密的策划,一切都是照着我们想要结果在前进,以我们目前的处境,必须得加把力了。”

    “今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还讹了咱们这么大一笔银子,着实可恨!”巴图王想到那楼下的人声鼎沸,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吃不了还要打包走的百姓,心里都疼的要滴血了。

    要知道沁园酒楼一楼,非常的空旷,摆满了桌椅后,至少能坐的下上千名的客人,这还不算二楼三楼的包厢费用。

    “这点小钱,和咱们要做的事情比起来,算的了什么!”文官嗤笑了一笑,眸光里有着睥睨和不屑,“接下来,你自然还是小心为上,多试探试探,再说吧!”

    第二日,楼焰心刚从宫里出来,远远就看到红宝石闪烁的光在自家王府前,他勾唇一笑,缓步走了过去,“巴图王,怎么,酒还没喝够,今天还要再来么?”

    巴图王似乎在想什么,闻言转身,呵呵笑道:“九王爷昨夜饮酒数坛,今日依旧神清气爽,风度翩翩,实在是厉害啊!”

    今日的楼焰心换了一袭淡蓝色勾莲叶的锦袍,银白色的披风上用银丝勾勒着祥云边,阳光下褶褶生辉,映得一张玉面愈发纯澈,两道飞斜的狭眸清明闪烁,任谁也看不出是宿醉不醒的模样。楼焰心似乎没听出他的试探,不以为意地道:“巴图王牵来的是你们乌拉国的马儿,今日要来赛马的么?”

    两匹浑身发黑的身长腿高,健壮的马儿立在身后的侍卫旁边,长长的鬃毛在淡淡的日光下依旧有这亮泽的光,马鬃梳理的整整齐齐,将马头遮住,双眼如同玻璃珠一样晶亮,一看便是精神头十分好,又年轻健壮的公马。

    这种马儿,性烈而狂野,然而在战场上,是一等一的勇猛,反应疾快,还能陪着主人一同作战,那喷出热气的鼻孔散发着无限的精力,也说明不是好驯服的。

    楼焰心自然是识得货色的,目光里流露出的淡淡欣赏巴图王并没有错过,他挥挥手,那侍卫便将马儿牵过来。

    “在我们乌拉国,好马就要配好儿郎,王爷箭术一流,马术一流,这两匹马,送给你!”巴图王很是爽朗的一挥手,目光里却透着深深的打量。

    楼焰心却缓缓地抬起手,收回落在马儿身上的视线,不咸不淡地道:“此等好马,便是一千匹上等骏马里也难得见到,如此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说罢,不管如何喜欢,就是不再看这两匹骏马。

    那巴图王眼珠子闪现一抹满意的神色,这种马儿,他可是连大秦的皇帝老儿都没有送的,若是楼焰心一点都不犹豫的收下,他还真要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他看穿了,故意装作中计的,如今见他不肯收下,心中又放松许多,“这有什么,不过一匹马儿而已,难道比朋友还珍贵,我有心交你这个朋友,定然不会吝啬的!”

    楼焰心云淡风轻的一笑,声音柔和,“交朋友也不是用送的礼物来衡量,难道巴图王没有听过,君子之交淡如水么,这样的礼物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要。”他说着,嘴角的笑容微微的一收,眼底透出几分不满。

    巴图王见此,大声道:“好,好,你们大秦人的规矩太多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既然这马你不要,那与我一起到赛马,总是可以的吧,这样的要求,你要是都拒绝,那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楼焰心似是犹豫,又看了那打了一个响鼻的骏马,似乎最终还是拒绝不了男儿对骏马的向往,旋即道:“既然巴图王都这样说了,那我便与你赛上一赛!”

    巴图王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男人嘛,特别是上过战场的男人,除了美人,最难拒绝的就是一等一的好马了,楼焰心是个爱美人爱到骨子里的,又是大将军,怎么会拒绝得了,不能收下这样举世难得一见的好马。

    穆心瑜正收拾了东西,外头有丫鬟探了探头,问儿转身出去听了话,回来道:“娘娘,皇上说中午不过来用膳,让您好好休息。”

    “好,我知道了。”穆心瑜像是想到了什么,抿唇一笑,到了傍晚的时候,楼焰心才偷偷从窗户爬进来,一张脸在冰雪里吹的透着一股子冷气,穆心瑜将他外头的披风拉了下来,递给紫丹后,又端了早温在炉子上的参片野鸡汤过来,“回来了,吹了一下午的冷风,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