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5初春时节

255初春时节

    楼焰心接过汤吹了吹,笑道:这些天皇兄都没有来找过你吗?”

    穆心瑜笑笑,“他是帝王,当然不会像你一样这么儿女情长了!”

    楼焰心喝了一口,觉得小鱼儿炖的汤很是不错,闭上眼享受着大口喝了,“那马确实是不错,比我以前骑过的那些马,速度更快,更稳,落地又轻,四蹄长,跑起来简直可以和风同速!”

    穆心瑜看他的样子笑了一笑,“巴图王倒也真舍得,这次是骏马,下次不知道又是什么了,总之是让人无法拒绝的东西啊。”

    喝了小鱼儿炖的鸡汤,楼焰心全身暖和了不少,眸子里氤氲了冰暖交织的雾气,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肯定是要使尽浑身解术来的,我就看看乌拉国到底有多少宝贝可以让我玩个够!”

    巴图王和九王府来往密切的事情迅速的传开来,从上元节那一日,为了和出去玩的贵妃娘娘与九王爷道歉,大摆宴席在沁园酒楼,耗费巨银之后,又用乌拉国的神勇骏马,漂亮的宝石,强劲的弓箭邀请九王爷与他一起,并且经常到九王府去做客,和九王爷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众人都说这九王爷是好脾气,竟然连当初差点弄死自己的人都能容忍,如此风度迷人的九王爷竟然与那粗俗不堪的巴图王混做了一堆,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理喻。

    渐渐的传言又说出了其他的东西,说肃北的九王府和乌拉国隔得非常近,这巴图王是故意拉拢九王爷的,所以才会在殿上挑着贵妃娘娘来抢,就是为了找到借口和九王爷接近,可是,他接近九王爷就接近九王爷吧,干嘛要将穆心瑜这个贵妃娘娘扯进来?

    当然,这个消息里面所包含的意思实在太深刻,所以都是私底下流传,并没有沸沸扬扬的传播。为着这件事,天圣帝愣是找了穆心瑜好几次谈心,都被穆心瑜用“臣妾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怎么还净想那些陈年往事,再说了,他九王爷再厉害,也没有陛下厉害啊,臣妾这些天与九王爷不过是偶遇罢了,之所以没有回避,一来是感谢他上次对臣妾的维护,二来是感谢他为陛下分忧,为大秦赢得了脸面”等诸如此类的话堵回去了。

    天圣帝抱着两个儿子想想也是,人家小丫头都已经是他的人了,没有必要再去勾搭老九。一定是老九贼心不死,才会让外面的人误会的。

    穆心瑜这些天也不敢太造次,与楼焰心明目张胆地相会了。楼焰心也收敛了许多,不再偷偷摸摸爬进未央宫里。

    而四皇子在府中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很微妙的变化了一次,这些天,他在府中,真正是在修身养性,汶老太爷是每日到他府中替他把脉,开药,看诊,被这件比天大的烦心事缠着,他倒没心理其他事情了。也因祸得福,天圣帝倒是派了人来问了他的情况,貌似对他的态度也渐渐缓和了起来。

    他端起手边棕黑色的药,面无表情的一口饮了下去,舌头被苦药麻的没有滋味,他又端起桌上的茶一口饮尽,旁边的丫鬟将药碗收了下去,擦了擦嘴后,四皇子方望着在等待的辛旷,慢慢地道:“巴图王那群人,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辛旷等待了半天,也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迹象,见四皇子开口,往前一步,略为尖利的声音放低了,恭敬答道:“是的,那边说,殿下上次和他谈条件,没有谈成,也没关系,他那边很有诚意合作,已经将所有事情都计划好了,到时候只要殿下略微推波助澜一番,一切便能达到大家的目的。”

    四皇子微微扯了扯嘴角,眼神淡漠。哼,乌拉国愚蠢的巴图王,他上次那样明目张胆的来他的府邸,他若是答应了,不是摆明了给别人抓把柄么,当他是傻子!手指在桌面弹了几下,四皇子抬起幽黑的眸子,“他的计划,你说说。”

    新春一过,日子就过的特别快,转眼已经出了正月,到了枝头嫩芽怯生生探出头的初春时节。巴图王终于在大秦欣赏够,向天圣帝辞行,恰逢这一日是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素有“皇娘送饭,御驾亲耕”的说法,到了这一日,帝王要举行重大的仪式,让文武百官跟随他到地里去亲自体验一番耕种的辛劳,以此来让锦衣玉食的帝王明白粮食的重要,从而更加勤政爱民。

    当然,作为国家的帝王,定然不会和普通的人一般,真正撩起裤腿到田中去插秧干活,可风俗不可破,于是在皇宫里有一片土地,是专门用来主持这项仪式的,伟大的皇帝陛下在旁边用金锄头锄上两下,就算完成了。

    虽然说是装模作样,可是这个仪式也是有敬龙王,祈求春雨延绵,收获丰盛的意思,所以非常盛大。

    刚巧巴图王要辞行,于是将此活动与欢送宴并与一起,朝中文武百官,上下臣子,有品级的诰命夫人,得封的千金,都必须要来参加。

    这一次巴图王没有带着他巴图王妃,谁都知道自从第一次来到大秦的宴会之后,巴图王就对她发怒,失去了宠爱,什么时候都不带着她在身边,将她关在屋子里不许出来。对于这样一个虽然有着和前皇后一样的面容,但是无足轻重的女人,没有人会投以过多的注意力。

    今日天色清朗,春风料峭也抵挡不住和熹的微暖的日光从天空洒下,便是没有多大的热度,但是望着那一片金色,便会觉得暖和许多。

    因为发生了上次巴图王妃身带暗器的事情,这一次的检查比以往更加的严密,每一个进来的臣子都要经过搜身,保证绝对的安全性。

    巴图王跟楼焰心两人走了过来,到了专门负责检查的暗室之中,内侍已经在一旁伺候着,让两人除下衣物。

    “怎么这么麻烦,不是说让我去看什么典礼的么,如何还要检查,莫非还怕我带了你们皇宫的宝贝不成!”巴图王一甩袖子,满脸的不耐烦,棕色的胡子随着他说话在下巴抖动。

    楼焰心张开双臂,十分自然的让内侍搜身,对着他笑道:“你也莫要不耐烦,之前你那巴图王妃毒针还好射的是我,若是射到的是陛下,只怕巴图王你今天也别想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