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59珍藏版的

259珍藏版的

    五皇子抬头望着亭子里的数人,目光在楼焰心手中的册子上,指着道:“儿臣以为,这册子掉落在地,一本书籍也好,一本字画也好,辛侍郎完全可以自己打开一看,若是有何不妥,再交给父皇查阅,可辛侍郎捡到之后,并不询问九王爷,也不与其他人触碰,言语之间十分笃定的要交给父皇查阅,这一点,令人生疑。只是到目前,儿臣还不知道那册子里是何东西,是否辛侍郎其实早已经看到,是有极大的机密,所以才一定要交给父皇,所以,儿臣不敢定论。”

    天圣帝望着这儿子里气质最为内敛的儿子,他就像是万千枝头一个默默无闻的果子,静悄悄的成长,不会像三皇子一旦有什么成长,进步,就迫不及待的到他的面前炫耀自己,也不会像四皇子,冷漠寡言,却有着一股常人难有的霸道气息,也许,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是漪兰的孩子……

    天圣帝的眼眸深了深,随后伸手向楼焰心摇了摇。

    楼焰心有些难为情,“皇兄,不要吧?!”一般他喊皇兄,那就是在套亲情关系了。

    天圣帝侧着脸,因为前面都有侍卫,所以众人也看不到他的嘴巴在动,他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既然要带出来,那就不要怕丢脸,拿给我。”

    楼焰心看了看手中的册子,幽幽的叹了口气,恋恋不舍的一点点往前递给天圣帝,“这可是珍藏版的……”

    天圣帝嘴角抽了抽,一把扯过那册子,用龙目瞪了楼焰心一眼,死小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调皮捣蛋,他收回目光,等露在众人面前的脸色,又是威严和气势并存的一张面容,潇洒的往前一丢,那册子飞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啪的掉在了地上。

    众人目光都朝着那册子望去,他们实在好奇的紧,这里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阵北风轻轻的刮过,吹起那本神秘的册子,只看它一页纸翻开,一副精妙绝伦的艺术绘画展现在众人的面前,画面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的五官清晰,动作栩栩如生,非常好的展现了画画人的艺术修养和造诣……

    但是众人中马上有人就有人脸色一变,站在前面的臣子,一看后头还有望过来的女眷,赶紧上前就将那册子合上,一面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楼焰心……

    九王爷,果真是好胆量,好见识,好魄力。这等东西随身挟带,难道是准备一有时间就拿出来揣摩揣摩吗?

    在众人的注视下,楼焰心露出一个无辜的眼神,摇了摇头,唉,他不过是带了本春宫图在身上嘛,这些人真是,一本春宫图什么的,值得大惊小怪吗?

    他朝着巴图王露出一个俊美无害的笑容,若是搜出一本写着与乌拉国往来官员和财物的册子,那才是真正的惊世骇俗,是不?他这一个眼神隔着众人朝着巴图王传去,透着意味深长,巴图王的被那双极尽魅丽的眸子望着,全身都不由的透出一股冷意,难道楼焰心知道什么了?他可以故意装作两人关系,将四皇子要陷害楼焰心的事告诉了他。

    “这……”,五皇子微微一呆,视线慢慢地从春宫图上收回,温润的面容上泛出一点绯红,“如此一来,儿臣不得不怀疑辛侍郎的用心。”

    莫说群臣们的心里是奇奇怪怪的想法万千,最奇怪的就数辛旷了,那本巴图王说早就放好了的名册,怎么忽然就变成了春宫图?他愤怒的朝着巴图王去,却看他那张棕色的棱角分明的面孔根本就没丝毫愧疚,那双闪动着算计光芒的幽绿色眼眸,显然在讽刺他上当了!

    根本就没什么名册,什么鬼财产交易的名单,从一开始这里就是春宫图!楼焰心和巴图王两人就是一伙的!

    就在此时,巴图王的视线忽然落到了那把短较,棕色的眉头紧紧皱起,似是觉得十分奇怪,他那夸张的涅立即让天圣帝注意到,不由抬眸望向他,“巴图王认识这把短剑?”

    巴图王恍然回过神,脸色有些变化,“这短剑,我记得曾经好似看到有人用过,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看过这把短剑?那就是可以循着这把短揭出幕后指使的人了?四皇子朝着巴图王扫了一眼,视线恨不得能变成刀片将他杀了!可是天圣帝在这里,他不可能阻止得了巴图王,手指紧紧的握赚恨不得在手心里抠出血来!

    都快他被得到穆心瑜这句话给迷住了心神,被眼前这个看似愚蠢,实则一点也不比别人蠢的巴图王摆了一道!实在是太可恨了!

    他的恨意即便是化成实质,巴图王也感受不到,此时的巴图王正在和天圣帝说这把短剑的事,而天圣帝也眸光微眯,沉声道:“那就拿过去给巴图王看一看,究竟在何地方见过这把短剑!”但凡是每一个想要刺杀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这一个也不例外!

    巴图王恭声应是,上前去接侍卫递过来的短剑,他接过之后,慢慢的将那短剑观赏了一番,“绞十分精美,上面的花纹显然是名匠雕琢而成,镶嵌了宝石和珍珠,这样贵重的剑,普通人也用不起。”

    他一边说着,众人都连连点头,就这把短剑的价值都不菲了,自然一般刺客是不会用这样的短剑的!

    巴图王忽然凝视着匕首上的一点,朝前走了两步,“大秦皇帝陛下,你看,这一处的标志……”

    他指的地方是绞最上方一个细微的花纹,明帝看不清晰,便略微将身子向前一倾。

    巴图王抬起头来,这一次,他那原本粗犷野蛮的相貌气质,在抬头的一瞬间,陡然变得精利如剑,幽绿色的眸子透着寒气四射,使他那种气质变得尖锐又可怖,让人一望便会心惊胆颤!

    伴着他那令人胆寒的眼神,还有手中那一把出鞘的短剑,那绞带着风声朝着天圣帝身旁的两个侍卫砸去,同时,他手中的短狡如惊雷,迅如闪电朝着天圣帝刺去!

    “狗皇帝,拿命来吧!”

    这一句话,透着完全与之前那乌拉国口音不同的纯正大秦腔调,使得众人脸色大变,齐齐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