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61逼死辛旷

261逼死辛旷

    那文官话语声一落,狡陡然变得锋利,瞬间功力暴涨,招招狠毒,每一剑都朝着人的致命处去,瞬间又有两名侍卫丧身在他剑去

    四皇子被那温热的血溅到了面上,文官一脸杀意,手中兵刃不停,脚步不动声色的靠后挪去,表现是可以,但若是性命都没有了!又如何去争夺皇位!

    “嗤”的一声,五皇子的手臂被那文官划了一刀,顿时血肉翻飞,惊的其他侍卫连忙护着他朝后躲去,“五皇子,你受伤了,快下去!”

    五皇子手中拿着刀,不甘的在侍卫的拥护下退后,忽然那文官手中忽然寒光乍现,连声喊道:“你们小心!”

    可惜还是喊的太迟,那文官抄起地上的石子,竟然当作暗器,生生打进了侍卫的太阳穴,顿时横尸一片他也突破了重围,朝着巴图王所在的方向跃去,两人霎那之间就背对背组成一个防护体,朝着天圣帝而去!

    这一次,他们显然是已经着急,当即咬牙,连连出手,刀锋越来越急,剑光也越闪越烈,如同满地的白霜,汹涌席卷而来,折之间接连有侍卫出招!

    楼焰心微眯了目光望着两人,只见他们两人合作程度非常高,而且狡延绵不断,似江湖武功,却又无比的狠辣,剑剑之间毫无缝隙,一步步逼向天圣帝的面前!

    在场的就算再不懂武功,也知道这两名刺客的身手必然是顶级水平,吓得连连后退,更有那见不得血腥的小姐,连声尖叫,似乎在为这场杀戮奏一首凯歌!

    “九王爷,和臣一起上!”谢靖似乎被眼前的场面激起了骨子里深藏的铁马战意,脚尖朝着地上一柄长刀一勾,对着楼焰心喊道。

    楼焰心早就有些手痒了,这两名刺客真的是不一般,身手,比起他过往交手的人都不会差,他接过长刀,与谢靖一同冲入了战局。

    刀光剑影,清霜如电!

    众人只听到一片叮当交击之声,还有那闪来跃去的身影,眼花缭乱之际,更被那灼人的杀意逼的胆战心惊!

    楼焰心应付自如,眸子里却带着一丝认真的神色,这两个人的武功,绝对是顶尖高手,就算是他对上,也不能轻松的应付,必须要打起精神来!

    但是虽然是打起精神,可到底他们对上的是楼焰心,还有如今震慑五内的谢大将军,有了他们两人的加入,巴图王和那文官的配合就失去了节奏,开始混乱了起来,很快的巴图王的肩上就被楼焰心刺入了一剑,血液横飞,那巴图王倒也硬气,竟是哼也不哼,依旧努力对战!

    此时所有的侍卫全部集中到了前方,没有人注意后头的情状,四皇子退下之后,因为没有受伤,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他眸光里闪现一丝阴戾的神色,趁着混乱的时候,朝着辛旷走去。

    辛旷也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口目一呆,来押他的侍卫,也顾不得他,毕竟天圣帝的安危比他要重要的多,此时抬头到四皇子过来,连忙疾奔过去,面上挂着悲苦的表情,小声哀求,“殿下,你想办法救救臣,臣不想就这么被陛下立斩,臣还未曾见到殿下坐上那个位置,不甘心啊。”

    这番话说的五分真,五分假,想活是真,不甘心到四皇子坐上皇位当然是假话,到了这个时候,辛旷依旧还是保持着清醒和理智。

    可是在冷酷无情的四皇子面前,这点理智再怎么也比不过他的狠厉,他脸色不变,目光似乎含着无限的惆怅,叹了口气,“辛旷,你可知道今日你刺杀父皇是什么罪,刚才那匕首又由巴图王捡了去,那两人已经失去了好的时机,依他们目前的情况,不用多久,就会被擒,父皇此时正是雷霆大怒,哪里会听人狡辩,他只会以为你和那巴图王等人一伙的,谋刺帝王是什么罪过,你可知道?”

    谋刺帝王者,罪大恶极,为十恶不赦之罪,刺杀者当众凌迟处死,其亲人视情况诛杀或者流放!

    这个辛旷如何不知,自他中了进士之后,这些朝中的条例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猛地抬起头,望着四皇子,着眼前这个无时无刻不是一副冷厉模样的皇子,以前觉得他才有做帝王的事,如今来这冷血无情若是用到自己身上,真是凉透了心。

    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便是今日之事,也是在四皇子的暗示下所为,事到临头,四皇子却是一副不关他事的样子,可是想着家里之人,辛旷咬了咬牙,眼底的不甘换成了妥协,“殿下,请你在臣曾经忠心为你的份上,帮臣厚待家人!”

    他说完,不待四皇子回答,便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一把断剑,朝着巴图王冲了过去,“你这刺客,竟然敢刺杀陛下!”

    众人正在楼焰心他们四人打斗的激烈场面所吸引,那狂风骤雨的剑锋里,辛旷如此冲了过去,简直就找死,文官正杀的眼睛发红,见一个弱鸡冲过来,反手就是一箭,捅穿了他的心腔,一霎那的痛楚传遍了全身,辛旷来不及反头四皇子的表情,即刻断了气!

    若是此时他来得及四皇子的表情,定然会更觉得难过且心凉,因为到他死的时候,他的这位殿下,眸子里没有一丝的痛心,有的只是不被招供和连累的安心,甚至在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辛旷终于死了,他也就放心了,至于辛旷的家人,四皇子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谁知道辛旷有没有和家人说过他和自己的事,万一透了风声出去,他岂不是还会被连累!这个世上,只有死人,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视线落在辛旷那高瘦的尸体上,四皇子露出一抹慈爱的笑意,辛旷,皇子的宏图大业上必然会记你一笔的,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黄泉路下走的太寂寞,所有侍郎府的人,我都会让他们跟你一起再到地下过着同样的日子!

    有了辛旷突然不怕死闯进剑锋刀雨之中的行为,顿时令文官分心,楼焰心目光一闪,借此机会,又上前给那就受伤的文官添上一掌。

    重力之下,连连后退,脚步踉跄,终再也不站不稳的倒在了地上,而巴图王也被谢靖一脚踢飞,撞上了两边的大树,跌落在地上抽搐不停!

    侍卫们见此,立即上去要将两人束手就擒,那文官利用这个空隙,竟然以掌拍地,瞬间跃起,朝着旁边的巴图王一剑狠狠的刺了下去,然后拔出长剑,立即自刎,那速度快的简直让人不清楚,只一支血剑袭上半空,他朝前一扑,沾满了鲜血的手指指着天圣帝,目光含着毒光,“你,总有一天,会杀了你这个狗皇帝的……”说完,双膝跪下,全身脱力,倒地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