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63帝王之怒

263帝王之怒

    天圣帝望着那两张人皮,心中如同怒火撩过草原,瞬间燃起熊熊的怒火,甚至是一发不可收拾,目光里的怒意怎么也收敛不赚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样东西对着地上就掷了过去,厉声喝斥:“这就是你们查的结果吗?给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也没查到,还让人进了宫大肆杀虐!要你们又有什么用!”

    帝王的威严被触怒,就算知道这不是侍卫们能防范的,可是刚才那险些被杀的后怕还在心头跳动,众臣子都纷纷低下头,手心额头都是冷汗,冬风一吹,更是全身发凉,不敢抬头。

    而谢靖度步走到天圣帝的面前,目光在刺客两人身上扫过,目光微紧,低声道:“陛下,他们的**是真人做成,如今刺客已经自刎,真正的巴图王和乌拉国的文官,要尽快找到才是。”

    巴图王自年宴到今日,一共是一个月零四天,这种**到后期就会发出淡淡的腐臭味道,依刚才他的判断,应该已经快一个月了,马上就要腐烂衰败所以也可以判断出,真正的巴图王和文官,如今已经遇害并且是在达到大秦之后,才遭此毒手。

    一国君王出使邻国,却被用剥皮这种残忍的手法惨死在邻国,就算大秦在实力上强压乌拉国,从礼义上来说,是绝对落了下风。

    天圣帝的怒意在谢靖的声音之下慢慢地退散了,眼下刺客已除,虽然对血衣教依然是恨之入骨,但是两国邦交的问题还是要放在首位分得清事情的急缓轻重,能将个人的喜怒放在次要的位置,才是帝王应该具备的品质。

    他了一眼楼焰心,想起这个弟弟刚才确实是出手救下自己,心中微微一动,之前自己还在试探他,这些年也没有少防备他,甚至将这个弟弟的军事才干都压在肃北那荒凉之地,到了危机关头,还是他出手相救,一时记起当年也是楼焰心不畏生死,带兵杀进皇城,救他于四王之乱中,语气微柔,“为兄知道了。”

    这一声声准确无误的传进了楼焰心的耳中,他目光微诧,然而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丝毫没有因为这一句“为兄”露出半分的喜色和得意。

    伴君如伴虎,丝毫也轻慢不得。

    天圣帝说完之后,也不再将思绪停在此处,转过头望着群臣的面容极具威严,双眸缓缓地扫过一众群臣,后落到了魏华的身上,“你速去查方馆中所有乌拉国的随从和使臣,查探是否有漏网之鱼,并在京中查探巴图王和文官两人的下落,记赚不要将事情闹大,引起恐慌!”

    “是,陛下!”魏华提心掉胆的应道,今日发生这件事,他身为禁卫军统领,责任巨大,陛下未曾问罪,不是对他特别照顾,而是因为还需要他查出余党。

    他领命立即退了出去,留下来的侍卫去请了御医过来,给受伤的五皇子,和侍卫治伤,而地上的尸体也飞快的整理了起来,着这满目狼藉,天圣帝皱眉摆手,“去金殿。”

    这意思,丝毫没有放众臣回府的意思,只怕天圣帝还要等魏华查的结果一个刺客冒然进来刺杀,怎么都会让人想到里头有内应,不查个明白,哪里会放心。

    于是一干人带着忐忑和后怕的心情,望着金殿而去。

    而魏华这一查,又出了让人惊讶的结果,只让人觉得这次“二月二,龙抬头”,实在是抬的太过惊恐!

    天圣帝在前方走了几步,忽然想到那两个刺客的武功之高,以魏华的武功,并不一定制服得了,顿住脚步想了想后,转身道:“朕亲自去一趟八方馆,兹事体大,容不得半点疏忽!”

    他改变主意要去八方馆,那臣子们自然是要劝阻一番,可是天圣帝下了决心,也不听人言。

    但是去八方馆,不可能后头跟着这么多人,于是天圣帝除了侍卫之外,还带了十余名朝中大臣,其中便有谢靖和楼焰心,而穆心瑜因为是贵妃的缘故,也随着一起过去了。

    待一干人进到八方馆的时候,乌拉国的使者随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的天色正好,他们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国的东西,猝不及防的望见大秦的军士前来,气势汹汹,烈脾气一来,顿时便要拔刀相向。

    他们拔刀,大秦这边的侍卫自然是不会客气,他们的皇帝刚刚被冒认成巴图王的人刺杀,肚子里还窝着火呢。

    天圣帝扬起手来,示意两边的人都不要冲动,朝着如今乌拉国人中穿着最高品级的使臣,以十分真诚的语气道:“乌拉国的使臣和各位,你们莫要冲动,朕今日来这里,不是要和乌拉国动刀动枪,而是有要事要商议。”

    看他动作并没有侵略的意图,乌拉国的使臣微眯碧色的眼珠子,大声地道:“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商量,今日我们伟大的巴图王在宫中,两国的来往你尽管找我王商议!”

    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还不知道巴图王已经遇害。

    天圣帝面色现出一抹痛心之色,以简单明了的语言将刚才宫中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听到自己的国王对天圣帝进行行刺的时候,那使臣满脸不敢置信,大呼,“不可能,我王虽然是鲁莽,但绝不失大智慧,不会为了一时冲动,破坏两国的交情!”

    此话穆心瑜倒是心中赞同,原本的巴图王,虽然是性情莽撞,狂躁无礼,但是从他虽然连连吃亏,在楼焰心手下落败丢脸,也没有冲动要报复,或者当即翻脸,这一点对于火爆性格的武人来说,是需要能力来控制的。

    可是今日这个把她吴昂,拔刀就刺,显然就完全不同了,那刺客招招狠利,根本就不管两国的交情,不过他本来就不是真正的巴图王,又哪里会管这些。

    魏华将刺客的事情也重新说了一遍,直将周围的乌拉国使臣惊得面面相觑,私下窃窃私语,又不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魏华,“我们的王该不是你们把他囚禁起来或者杀了,找了借口想要杀了我们吧!”

    知道这群人和大秦人之间就没有什么信任可言,友好的程序走了后,礼部尚书林大人的面色也出现一丝硬朗,语声客气道:

    “若我们要杀你们巴图王,也不会等到今日仪式上,他在我们大秦数日,多的是时间下手!而且我们大秦要对付你们,到了晚上再派人潜入这里,你们就算再勇猛,也抵挡不过我们大秦的千军万马!我国皇帝陛下遇刺之后,顾不得调查刺客,就奔此处,这都是心系友邦,才能做出的友善行为。你们若是再如此猜测,耽误了调查和寻找贵国巴图王遗体的时间,到时候不要说我大秦没有尽地主之力!”

    这一番话有理有据,说的乌拉国的人心里也赞同了几分,若是大秦人要下手,要么就早点下手,要么就等他们出了大秦的国界再出手,谁会选这么个日子,给人诟病呢!

    这些日子,礼部对他们的招待也确实是面面俱到,没有丝毫的怠慢,如此一想,他们也释然,但是心下却更加焦急,急急地问道:“那巴图王究竟在哪里!”

    林尚书见对方已经被说服,眼下沟通就方便得多了,他朝着那使臣道:“首先,我们要确定,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人混入了贵国的使者队伍和随从里,以便我们更好的寻找贵国巴图王的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