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64结局注定

264结局注定

    使臣首领虽然心底气怒不已,也知道此时不是发怒的时刻,对着身后蠢蠢欲动的随从摇了摇手,然后转头望着林尚书,“你们要怎么查?”这些天,他们和林尚书打交道的日子比较多,自然选择和他沟通。

    而天圣帝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不可能事事都由他亲自开口,此时他坐在侍卫搬来的大椅上,威严展现帝王的仪姿。

    这个问题,林尚书不懂,也不好回答,便望向了魏华,魏华点头,朝着使臣们解释道:“刺客之狡猾,远远超出大家的想想,就请你们把所有人都集中到一起,然后脱去衣服,检查每个人的肩膀和脖子处有没有颜色分界线,用手摸有没有异常的凸起,以此来确认是不是本人!”

    那些使臣看起来五大三粗,做事速度却是很快,马上就将馆内所有人都集中起来。

    看到众人推进来的女子里面,还有那个和前皇后生的一模一样的巴图王妃,不过这些时日,她的面容更加的憔悴,那原本意气风发的眼眸里,如同一滩死水。

    众人想起朝中官员对乌拉国里女子的说法,再看那些随从对巴图王妃的态度,立刻就能明白了,眼底透出复杂的光芒在心内叹道,看来女子不能长成这个样貌,生成这样的,虽然听起来不是被马儿拖死,就是给人做妓女,没啥好下场。

    巴图王妃这些天被禁足,不能出去,肚子里满是闷气,进来的时候嘴巴里还在絮絮叨叨,“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我房间里有臭味你们不去处理,却偏偏推我到这里来,出了什么事情?!”她隐约感觉气氛有些不对,问那些随从,随从也不回答她,才愈发不安的问着。

    当出来以后,看到大厅里站满了,左边都是大秦的官员,以天圣帝为首,个个都是一脸沉肃,而同样站在对面的乌拉国,脸色也是难看之极。

    整个大厅里都散发着沉重的气氛,所有人不开口,显得极为的安静。

    那使臣首领望了她一眼,虽然跟着巴图王的时候,和巴图王妃也有过两次露水情缘,可在他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底,只不过瞟了她一眼,训道:“叫你来自然有事,哪有那么多的话说!”

    若是说以前他对巴图王妃,还因为是巴图王的女人,有着三分小心,那么在得知巴图王死后,这三分小心迅速的抛在了脑后。

    按照乌拉国的传统,王死了后,他的妃子,生下孩子的,若是愿意带着孩子投靠新的王,这种辅佐兄弟的,可以活下来,没有生孩子的,被新王看上了收下,地位十分的低下,等同于暖床的女奴,若是新王不要的,就会丢到窑子里,去接客终老一生。

    巴图王妃是没有子嗣的,她的结局已经可以注定了。

    看这架势,还有使臣首领的态度,巴图王妃眼底闪过一丝愤恨,然而却不敢再多说,低着头一副柔顺的样子,穆心瑜瞧着她小鸟依人般的和侍女们站在一处,淡淡的笑了一笑,这世上,总会有些人不喜欢自己过的好日子,要去尝尝苦楚。

    “所有人都在这里吗?”魏华扫视了一圈之后,朝着使臣首领问道。

    “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你们要搜的话,就快一点吧!”比起魏华来,使臣首领更着急,王出使他国不见了,他的责任也不小。

    早就准备好要搜女眷,所以魏华出来的时候,也带了宫中会武的嬷嬷,此刻便将他们都带到偏室里面,一个个脱了衣服查看究竟有没有人用**。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里面的人纷纷出来,表示没有搜到,里面的人都是真正的身份,没有假冒者。

    其实从里面没有丝毫动静这一点来穆心瑜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当初楼焰心便说了,那**造出极为麻烦,代价又高,不可能大面积使用的,更何况其他人伪造也没有用。

    天圣帝的身侧不是那么好接近的,连巴图王都不会轻易接近他身周五尺之内,更何况每次巴图王进宫,身边的随从都被拦在外面,造那**,也没有价值。

    乌拉国的使臣首领在听到没有其他人之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说真的,他还是有些害怕,那种**的方法,真是恐怖,也不知道大秦人怎么想出来的,若是身边的人都是披着假皮的,这不就是那妖怪么。

    眼下容不得他诸多感叹,只听他接着道:“那现在可以赶紧去找我们巴图王的遗体了么,还有文官的,必须要赶快将我王的遗体找出来,他尊贵的遗体怎么可以流落在外,如此灵魂会找不到归宿,化作恶魂!”

    这也是乌拉国特有的风俗,他们不信佛,信的是鹰头人身的神灵乌拉国的人死后的一个月,遗体必须摆在高山上,任天上的秃鹰来食其尸肉,如此便是鹰神将人的灵魂带上了高高的苍穹,带上了天堂。

    越是被吃的快的,也就是越受到鹰神的爱护,如果一个人的遗体在一个月后还留有残肉,这代表这个人生前作孽太多,死后鹰神不迎接他进入天堂。

    现在听说巴图王可能死了已经有一个月了,使臣首领如何不急,超过三个月的尸体,鹰神不会要了,因为那时候,灵魂都已经消散,就算吃了肉,人也不可能到极乐世界去。

    天圣帝也是博览群书,知道乌拉国的这一项风俗,看了他一眼后,深邃的眼眸里露出了关切,沉稳的语调缓缓地响起,“遗体我们也在关注,现在就请使臣你配合我们,将整个八方馆,都搜查一遍,这里是巴图王来大秦之后,流连最多的地方,所以要先从这里下手。”

    事情如此,也没有人阻止,立即就有人带领着侍卫,朝着里面各个房间搜去,到了一件宽大华丽的屋子里,搜索的侍卫们齐齐皱起了眉头,那股怪异的味道,虽然淡淡的,但是让人闻了十分的不舒服。

    这间屋子布置为了增加舒适度,都是依照乌拉国的风格,用了驼毛织彩的毛毯,色彩缤纷的用具,透着浓浓的异国风情,一张巨大的床在屋子的中央,上面是锦缎绣被,从桌上的东西和床上的衣物来看,就知道是女子所居住的地方。

    魏华捂着鼻子,问道:“世子,你看这屋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好像死了老鼠?”

    “何止不对劲,这味道令人作呕!”楼焰心狭眸微眯,将屋内所有的摆设全部扫视了一遍,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图案,他对着旁边的侍卫,道:“去,将那张床掀开。”

    四名侍卫听令靠着那大床走过去,当他们蹲下来扣住床沿的时候,那怪味就越来越浓,直至他们掀开床板后,浓郁的味道铺面而来,刺鼻到简直能熏瞎了人的眼睛。

    即便是见多了杀戮的侍卫都齐齐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床下两个摆在一起的腐烂尸体,他们的身上爬满了白色的蛆,血白交错的头部舌头伸得长长的,嘴巴里牙齿掉落在口中,身体发软的好像是炖烂了的霉肉一样,下面流出红色的液体……

    魏华看了一眼后,再也不忍不住的扶着墙边吐边走了出来,不单单是他如此,其他的侍卫都绕着那床越远越好的走过来,状态差点的也和魏华一样,是边吐边走,状态好点的也是脸色惨白,两眼恨不得能看到外面去!

    楼焰心皱了皱秀挺的鼻梁,右手食指遮掩在鼻下,想说两句话,想了想,还是不说为妙,这里面可不知道有多重的尸毒,呆久了会让人变蠢的。他从旁边找了长形的物品,慢慢地走过去,对着尸体点了一下,还没用力,噗的一声尸体就破开一个口子,里面流出来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