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66野蛮葬礼

266野蛮葬礼

    她泪水朦胧地望着那一袭明黄色身影,水雾浸透她的双眸,让她没有看清楚坐在上面天圣帝那淡漠的眼神和丝毫没有变化的脸色,她不知道,天圣帝早就最初的时候就认出她来了,一个在身边疼爱过十余年的孩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但是从一开始天圣帝就没有打算要认回她,到了如今的境地,更是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同情和宠爱了。

    她现在被乌拉国怀疑是谋害巴图王的同谋,若是天圣帝此时认下她,会让人以为,她是天圣帝特意派到巴图王身边的奸细,本来巴图王被害一事已经对于两国之间的邦交有影响了,如何会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呢。

    所以,只看天圣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语言里有着些微的思念,还有一股愤怒,“巴图王妃,自第一次见到你,你与朕那死去的外甥女的确有着七分相似,但是她已经去世了,朕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她死去的原因,但是也请你不要利用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博取朕的同情心此事乃乌拉国的事,你是乌拉国的妃嫔,一切都交于乌拉国处理,朕不要插手的。”他现在,又如何能承认,面前这个人就是自己元皇后的亲侄女呢?当然不能。

    巴图王妃脸上的血色一瞬间退的干净,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冷血无情的话是疼爱自己的天圣帝说出来的,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了几步,用力的推开钢铁一样阻挡在前面的侍卫,大呼:“皇姑父,是我啊,你难道忘记我了吗?你跟我说,娘死了,爹不疼我,以后会让我变成这世上最高贵的公主,享尽娘没享受过的一切,你难道忘记了吗?”

    闻言,穆心瑜看到天圣帝的眼角微微的动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说出任何话来,反倒是魏华抢在她还要开口之前,喝道:“巴图王妃,你如今已经是有罪在身,怎可还诬认我大秦的郡主?陛下疼爱死去的瑶贵女,那是他一片慈爱之心,你不可以仗着自己面容和她相似,就随便乱喊,这在我们大秦,一样是有罪的。我们陛下看在你们面容相似的份上,已经是没有开口了,你千万不要得寸进尺,忘了分寸!”

    最后一句话,声音尖利带着穿透力,明显是警告的意图了。魏华在特色的身边多年,往往他眉头一动,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一番话自然是揣摩了帝王的心思说出来的。

    本来乌拉国的使者就听说过巴图王妃和大秦的皇后长得相似,据说前皇后的亲侄女与她长得也挺像的,但是在宴会上,巴图王妃又亲口否认了,他们也没放在心上,方才瞧她突然开口自曝身份,心内还冒了一股冷汗,难道这巴图王妃真的是高贵的郡主,大秦的郡主身份都是非常高的了,更何况还是皇帝前妻的侄女,就算在乌拉国,这样出身的女子那也是高贵的很啦。

    当听到后头的时候,高吊的心就放了下来,刚才那一点顾忌去了之后,望着巴图王妃的眼神更加的冷酷,几步冲上去拖着摆位图王妃的头发,朝着天圣帝道:“这个女人既然不是大秦的郡主,那我就要按照我们乌拉国的规矩处理她了!”

    天圣帝再次扫了一眼巴图王妃,眼底依旧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那样的眼神,落在任何人眼底,都会认为巴图王妃真的只是一个冒充的假货而已,“她是乌拉国的人,犯了错自然应该犹乌拉国的人处理。”言下之意,他绝对不会插手。

    唯一的希望看就这么飘走,巴图王妃两只手紧紧的拽住使臣首领的手,脚拼命地在地上瞪着,眼睛瞪的老大,似乎要拼命证明自己的身份,无比凄惨的喊道:“皇姑父,好姑父,快救我,快点救我,我不要被生割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没死,没死啊……”

    凄厉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带着鬼哭狼嚎似的绝望,穆心瑜暗暗皱了皱眉,脸色却是淡淡的,旁边的一众官员脸色也不大好看。

    礼部尚书林大人更是一脸的不忍目睹,他们不是在同情巴图王妃,而是知道刚才使臣首领的话说的有多残忍。

    在异乡被杀害的乌拉国人,如果不能找到凶手,那么就算躯体接回去,也没有什么用,所以一般都要在异乡查出凶手才能回去,而他们相信,被人杀害的灵魂都会纠缠着凶手,而杀人的凶手,一旦死去,他的灵魂就会消失,连带着与他一起的那个灵魂也会消失只有在杀死凶手的时候,在他的口中,肚子里塞上一种巫草,便能让两人的灵魂一同保存在身体内,如此一来,等到了乌拉国的高山上,才能让鹰神将被害者的灵魂带上天堂。

    只看那随从举起弯刀,对着巴图王妃的喉咙割去,顿时那喉管血液咕噜噜的直冒,温热的血溅得满厅都是,随从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已经做惯了此事,接着又在肚子上开了一刀。

    使臣里的巫医立即将带着的巫草掏了出来,口中一边念念有词,手便一边将那些巫草塞在巴图王妃冒血的喉咙和腹部。

    那种场面,实在是过于血腥,在场的人分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乌拉国的人都虔诚的随着巫医跪了下来,双手举在头上,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分明是做重要仪式神圣的姿态。

    而大秦人则是一脸惊恐的望着,几个大臣瞳孔都缩做了一团,急急的转开了脸。

    早在乌拉国的人一开口的时候,楼焰心就阔步过去,高大颀长的身姿有意无意地挡在了穆心瑜的面前,替她阻了那一片的残酷可怖。

    虽然他的小鱼儿不害怕这样的场面,他还是希望她不要总见到这种东西,对身心发展都没有好处。

    天圣帝见此,不由皱了皱眉,这乌拉国的人实在也太野蛮了,怎么也不知道避讳一二,可想起他们向来如此,又不想再说什么了,闻着满屋子怪异的味道,他眸子流露出一丝厌恶,站起来道:“林尚书,接下来的事情你与乌拉国使臣交涉,商定之后禀报于朕”说罢,龙袍一甩,阔步朝着外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