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67顺藤摸瓜

267顺藤摸瓜

    “摆驾,回宫!”细长的声音拖在了阳光之下,一行人鱼贯而出。

    穆心瑜回头望了里面围成一圈的乌拉国人,暗里摇了摇头,巴图王不是穆心瑶杀的,她从头到尾都知道,也没有站出来替她说上一句话。

    对于身为郡主的她,或者巴图王妃的她,穆心瑜都不喜欢,甚至深深的反感和厌恶,本来消失了的人,却硬要再出现在大秦,便是得了如今的下场也怪不得其他人,何况她一到京城,就对楼焰心下毒手,穆心瑜绝不能容忍有人对楼焰心下手。

    感觉到穆心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楼焰心侧眸凝望着她梨花一样雪白的面容,“在想什么?”

    穆心瑜此时的脸色十分的冷淡,眼珠里散发的也是无尽的冷漠,望着两旁探出了嫩芽的枝叶,微眯了眼眸,“这尸体你说是谁人放在巴图王妃的床褥底下的?”

    楼焰心看到穆心瑜眼神里的思索,天光映在她的眸子里,令那双眸更加明媚璀璨,整个人如同泛着淡淡的睿智光华,他弯唇一笑,笑的惬意又凌厉,“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回答巴图王是在哪里被人迷晕了之后掉包的,我想,青楼是个好地方。”

    巴图王带着文官去青楼里逍遥的时候,便被血衣教的人发现了,借着这个机会,血衣教的人在巴图王喝的吃的东西下了一种特定的药品,吃了以后人没有死,但是也无力反抗,于是便将皮剥落了下来。

    而对于尸体为什么摆放在巴图王妃的床下这一点,细想起来,血衣教的人用心则十分的险恶且残忍,巴图王妃的身世有心调查的话,很快就能查出,血衣教的人在盯上巴图王的时候,对他身边的人自然也要了解清楚,否则太容易露陷。

    当知道巴图王妃是天圣帝疼爱的前皇后侄女时,恨天圣帝入骨的血衣教人便将两具尸体藏在了巴图王妃的床下,不管他们刺杀成功,还是失败,最终因为**的腐烂,都会暴露出不是真正的巴图王。所以大秦和乌拉国追查起来的时候,所有箭头就会直指巴图王妃。

    让天圣帝看着他最喜欢的郡主在他面前被乌拉国的人处死,这大概就是血衣教的乐趣所在了。

    “你不觉得血衣教的人,很了解那一位么?”穆心瑜听完御凤檀的分析,立即从这件事里,找出那最关键的一点。

    若不是能将天圣帝的性格了解清楚,又怎么能确定天圣帝不会承认巴图王妃的身份。

    楼焰心听到这句话,微微眯了下狭眸,流光潋滟的瞳仁里闪过一道异光,他微蹙了眉心,“嗯,血衣教建立十八年,如今才暴露在人前,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行刺的目的指向陛下,对陛下肯定花过不少心思的。”

    想起天圣帝安排楼焰心私底下查血衣教的事情,这段时间,穆心瑜倒一直都没听他说过结果如何,遂开口问道:“血衣教也确实太猖狂了,如此下去,只怕日后朝中人人自危。”那**逼真度几乎是以假乱真,试问今日在场看到的官员们日后看到身边的人,都免不了要一番猜测,谨慎谨慎再谨慎,这对于朝中的正常工作绝对有影响。

    万一那天戴了**的人窃听了机密的消息,岂不是祸及朝纲了?

    楼焰心的脸色难得的正经了起来,“嗯,这段时间已经查出了下面的分部十余处,但是都不知道三级以上的人,他们的组织很严密。”

    既然血衣教可以无声无息的隐瞒这么久,也绝对不是一两个月可以查出来的,穆心瑜知道不能心急,朝着路演新莞尔一笑,声音带着柔和的抚慰,“不要着急,既然对方露出了端倪,我们便可以顺藤摸瓜,这次出动的高手,应该是三级以上的。”

    “最起码都是三级,以他们两人的武功来看,更有可能是二级的,你可以试着从青楼下手,他们在青楼下手的,也许会有人看到。”穆心瑜提出自己的想法。

    楼焰心望着她思索时不经意蹙起的两道秀眉,那精巧的弧度,带着柔弱又坚韧的线条,他胸口一暖,伸手揉了揉她的眉心,“不要太劳累了,血衣教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穆心瑜说完,忽然觉得脑袋嗡了一下。

    “怎么了?”楼焰心关切地望向她。

    “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休息一会便好!”

    楼焰心看着穆心瑜的背影,目送着她被一群宫女簇拥离开,心里想着,要赶快行动了,这样小鱼儿就不用再跟天圣帝虚与委蛇,自己也不用饱受相思之苦,还得累死累活半夜爬窗。

    林尚书和乌拉国使臣首领进行沟通了之后,大秦表示将全力追查血衣教的下落,并在查到结果之后,将其的头砍下来送到乌拉国以表诚意,天圣帝并且会送上粮食和布匹,表示在大秦境内发生此事的歉意,消两国能保持目前的关系,并派遣了九王爷,一路护送巴图王的棺材安然无恙送达乌拉国。

    楼焰心接下这桩差事回到王府的时候,夜幕已经悄然的落下,他脱下外衣,咻一下从窗户窜了出去,脚下轻功迅捷,几下子就到了穆心瑜的未央宫。

    穆心瑜见他进来,放下手中的书卷,迎上去,“现在才来,用膳了么?”

    “陛下留我一起用的膳。”楼焰心将外衣脱下,接了紫丹递过来的茶水,细细的抿了一口,方望着穆心瑜道:“陛下最近忙于正事,无暇顾及于你,你这段日子可要好好休息,我后日便要送巴图王遗体去乌拉国了。”

    “让你去?还有没有派其他的人与你一起?”听到天圣帝让楼焰心送人回落日国,穆心瑜想着往日里天圣帝对楼焰心的猜忌,不免有些担忧。

    闻着屋中熟悉的清香气息,楼焰心摇了摇头,“派了名副将与我一起,看样子,没有以前那般怀疑我了。”他勾唇一笑,又朝着穆心瑜那牡丹淡艳的面容瞧了一眼,“大约是因为你在京中,他觉得我这么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人,是绝对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说什么荤话呢!”穆心瑜睨了一眼楼焰心,晓得他心情应该没那么轻松,“这一次去,目的不单单是送巴图王遗体回去那么简单,你自要小心一些。”

    事情只不过是轻轻的一点,穆心瑜便疾快的察觉到了关键的问题,楼焰心即便是已经看过不少次,可每一次都觉得很惊喜,眸子里带着浅浅的笑意,“什么都瞒不过你,巴图王的死,陛下心中,其实是满意的。”

    他顿了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乌丝铺在洁白的锦袍上,那眉眼浸在烛光里,褶褶生辉,“巴图王一直都是主战一派,无时无刻不是想着扩张疆土,他一日在位,陛下就要的他会不会与西戎勾结在一起,如今他死了,也算是灭去了一个潜在的隐患,这一点,血衣教大概是没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