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69陛下之疑

269陛下之疑

    天色微沉,皇宫依旧是往日一样,沉沉静守那一处,无边的朱墙红瓦带来的无限压抑和沉闷。代表了天下女人最为至尊的后宫中,一座金碧辉煌的寝宫又受到了诸多妃嫔的忌恨。

    温暖的宫殿内,魏妃正扯了头上的钗子,一听外头的内侍高喊:“陛下驾到!”

    那大概是其他女子觉得最为美妙动听的声音,落到了魏妃耳中,却比妖魔还要恐怖,她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手中的钗子差点就要掉落在地上,幸而米儿眼疾手快的接了起来,一脸担忧的望着眼神里有着害怕的魏妃,皱了眉头小声道:“娘娘,陛下就要到门前了!”

    魏妃这才回过神来,美眸里一霎那的害怕和绝望藏在了瞳仁中,匆忙的站了起来,对着镜子整理了裙装,朝着门前走去,恰好看到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踏到了台前,轻巧的行礼,“臣妾见过陛下。”

    天圣帝望着她头上的钗子,抬手拉了她起来,声音淡淡地问道:“怎么,这么早就要休息了,也不等朕吗?”

    顺着他的力道,魏妃站了起来,御用的龙涎熏香映衬着明黄的色泽,没有使她沉醉,反而多了一番清醒,她与天圣帝朝着内殿走去,假装没有见到今夜依旧跟在天圣帝身后的那个黑色挺直身影,笑道:“陛下连着好几日都在臣妾这里歇着,原本想着今夜会到别处去,便打算先解环佩先。”

    “怎么,你这是不欢迎朕了?”天圣帝拉着她走到了殿内,天气渐暖,原本的窗纱也换成了轻绿色的薄纱,厚度不薄不重,隐隐可以望见外头的人影。

    他是帝王,穆心瑜已经过了新鲜劲儿,又生了两个孩子,他已经没了多大的兴趣。但对她的那份喜爱还是在的,毕竟,这宫里没有哪个女人会想穆心瑜那么单纯,叫人安心。

    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但魏妃却知道自己只要说错一句话,就会惹来比别人多上数倍的麻烦,她斜飞了眼角,睨着天圣帝,一手绞着身上的朱佩,“臣妾倒是天天欢迎陛下来,可臣妾喜欢的人,不是一般的男子,哪能天天陪着臣妾,即便心内想着,可臣妾还是要放宽了心儿,只在这等着陛下想起了臣妾,来看看臣妾罢。”

    这一番话说的天圣帝眉目稍许舒展了一些,淡淡的一笑,将她拥到了怀里,用手指点了点鼻尖,“你呀,想朕陪着你便陪着你,还要说那么多好听的,是要哄朕么?这一个月来,朕一有空,来你这的时间是最多,要是再来的勤点,只怕大臣们的折子都要把朕的书桌给掀翻了。”

    魏妃不过笑了笑,后宫美人无数,最近又添了两名新美人,虽然如此,到底天圣帝来她这儿的次数还是宫里头一份的,其他人比不过她的恩宠。

    但是最近……

    魏妃目光不动声色的朝着外头望去,就在门口瞧着那道熟悉的背影。她在宫中一年多,也经营了一些人脉,自然知道这些天圣帝频频带着魏华到她殿里来的意思。

    上回围场遇刺的时候,她被侍卫保护着,相对其他人来要安全的多。那个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去寻在马车内没有清醒的魏华。不管她心中有没有他,但是那天魏华的确是为了她才受了那么重的伤,出于报恩的目的,她也要去寻找,不能让他遭受危机。

    那个,她的母亲捡来的养子,她名义上的哥哥。

    虽然想过去救天圣帝,可天圣帝的马车旁边圈圈层层的侍卫,根本就不需要她去,而且去了之后,说不定还要因为她的安全而分心,更有可能会被围攻的血衣教刺客猎杀。

    她在炸药的硝烟之中寻找了很久,和米儿两人翻看着可能是的马车,但是到最后她没有找到魏华,后来才知道,穆心瑜也和她一样,让人去护着魏华,将马车牵到了偏僻的地方。

    可是那时候虽然混乱,却依旧引起了有心人的怀疑。

    回来后没多久,便有宫中的妃嫔对着天圣帝不动声色的吹着枕头风,说她对魏侍卫是如何钟情,天圣帝当时是训斥了那个妃嫔,说不可捕风捉影,事实却证明,他的心底到底是怀疑了。

    天圣帝将魏华调到了身边做侍卫,要他做夜随,每次到她宫中的时候,天圣帝都特意吩咐魏华站在殿外等候着,并且毫不避讳地对她亲热。

    她知道自己如今说是魏妃,众人对她羡慕不已,以为她高高在上,可说到底,她就是寻常人家中一个受宠的妾室罢了,不过是一件争宠逗趣的玩意儿。

    现在对于魏妃来说,魏华于她,不过是君臣之别,不管对他如何钟情过,如今也只能将那一份情化作灰烟消散。

    可是如此,她也不能忍受,这个曾经深爱的人站在自己的寝宫外面,亲眼听着自己与另外男人欢好的声音……

    而且这些天,她越是忍耐,天圣帝就越发的折磨她,各种各样的手段使在她身上,就是要让她大声的喊出来。有些药,有些物具用起来,她真的是忍不住……

    所以她才这样怕,她需要天圣帝来,宣布她的宠爱,可她又怕他来,这几天每次看到站在自己寝宫外的那个身影,她的心头都发颤。

    看她低着头似乎不说话,天圣帝食指拇指抬起她的下巴,让那双明艳如日的眸子望着自己,眸子微眯,声音里含着一股轻疑,“在想什么?和朕在一起,还走神吗?”

    下巴上传来的痛感说明了这个男人的疑心并没有消散,纵使魏妃每一日都忍耐着,也没有打消他的疑虑,她拉出一抹如同往常一样的笑容,“陛下,这哪里是走神,分明是静静在享受和陛下在一起美好的时光,陛下也太不解风情了!”说罢,她就撩开天圣帝的手,装作扭开身子在生气的模样。

    天圣帝眼神带着清冷锋利的弧度,审视的目光丝毫未减。他已经有五十岁了,不是男人最为辉煌的年纪,这宫中一个个新鲜水嫩的美人,他如今也不会再多去留意,除了穆心瑜,那个他心底最干净的存在,就剩这个魏妃,是越看越喜欢。

    纵使帝王,也有自己的自卑,他接近老去,她还如此年轻,虽然口口声声说爱着的是他,但是哪个少女不是爱年轻英俊的青年男子,何况她还这般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