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71出来透气

271出来透气

    直到两人节合那一瞬,天圣帝望着魏颖儿向后仰起的脖颈,紧闭的眼睛,略微急促的呼吸,还有紧紧攀附在自己背上的玉手,是全身心依赖他的方式。

    无情的嘴角才轻轻的勾起,以两人仍旧连接的方式,扭头朝着在堂中,与开始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在舞剑的魏华看去,似乎才发现他在这里一般,天圣帝轻笑一声,以暗哑沉重的声音道:“都怪魏妃太过诱人,朕一时忘记了你在这里,如今魏妃也没有精神再看舞剑了,魏侍卫你先退下吧。”

    魏侍卫低着头,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依旧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只是走出去的时候,在没有人看到的角落,他握着剑柄的手青筋迸出,薄薄的嘴唇抿得死紧,当作没有听到里面传出来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地声音。

    烛泪半燃,天圣帝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去,如今朝中事多,很多时候天圣帝歇息不多久,就会又回去处理公事。

    床上的人儿慢慢地坐了起来,原本那熟睡的面容没有一丝睡痕,她缓缓的揭开被子,然后赤着脚走到了镜子面前,看着身上斑驳的红印,镜子里丰腴美好的身体,散发着无尽的魅力和青春的气息,每一处都证明它的完美,可最终都要在这腐朽的宫殿里死去。

    魏颖儿忽然走到柜子里,找出一身最美丽的一身烟霞色的锦袍,鲜艳的色泽在灯光中有一种妖异的美,那一朵朵怒放的海棠,层层叠叠的绽开在裙尾,外面一层浅紫色的轻纱,愈发的美艳。她慢慢地穿上这袭衣裙,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娘曾说过,她额宽眼挑,鼻梁秀挺,唇如朱丹,不点而红,鹅蛋脸小又不失饱满,是标准的美人,等她长大后,便是宫里面的娘娘都不会有这么美丽的,要是换上红色的嫁衣,必然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她拿起一只螺子黛,一点点的描绘着黛眉,长长的,像是两弯月牙儿,又比月牙儿更有一股媚态,再拿起一张红色的口脂轻抿一下,那略微淡浅的唇旋即变得饱满和丰润。

    她放下口脂,嘲讽的一笑,娘,你说的没错,宫里面的女人也没有我美丽,如今女儿便是宠冠后宫,可是你大概怎么想不到,你的女儿这一辈子,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穿红色的衣裙了。

    因为,那是正妻才能穿的颜色。

    霞色再红,也敌不过那一抹夺目的艳。

    再挑着自己最喜欢的钗子分别簪在发上,长长的流苏垂落在两边,是贵嫔以上的人才可以戴的物品呢,她又是一笑,眼底却毫无温度。

    在额上贴上一点如意花钿,仔细端详着镜子里的人儿,缓缓地一笑,就是她自己,也觉得很美呢。

    她缓缓的推开门,守在外面米儿听到声音惊的一跳,望着她一身精心打扮的装束走出来,睡意都消散的干净,连忙爬起来,细声道:“娘娘,这么晚了,你还准备去哪?”

    魏妃看了她一眼,轻笑一声,“没事,睡不着,我想出去走走。”

    “那奴婢跟娘娘一起去。”米儿尽忠职守道。

    魏妃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一个人去静一会,你不必跟着去。”她的声音依然和往日一样,可是却带着一抹不容置疑。

    米儿想起今日天圣帝在殿中对魏妃做的事儿,就算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确实过分了。她是自幼跟在魏妃身边的,自然晓得她曾经心仪魏华的事情,被当着其他男人……就算不是喜欢的人,都太过分了!

    她能理解小姐的苦楚,可是她也明白,自己不能出声,连小姐和公子都不敢开口,那时候的陛下看起来柔和,全身却是散发着无尽的煞气。

    也许小姐只是想安静一会,可是她觉得小姐的样子有点不对,那眼睛里没有感情,有的是望不到底的悲伤,不由有些担心,“小姐,还是奴婢陪你去吧!”

    “不用了!难道我的话你不听吗?!”魏妃画了红色眼影的媚眼里带着一抹凌厉,煞气毕露,吓的米儿瑟瑟的点头,“奴婢不敢。”

    魏妃不再看她,拖着长长旖旎的裙摆,一步步走出未央宫朱红雕花的大门。

    春夜寒冷,魏妃走在沾了露水的路上,全身反而没有感觉到寒意,那扑面而来的风带着一股白日里没有寂静的疏凉,吸入鼻孔分外有一种干净清凉的气息。

    她笑了一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闻到如此清冷又干净的味道了,白日里那些肮脏的,腐烂的东西都随着这一颗颗纯澈的露珠化作了虚无。

    顺着路,她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到了一处,脚步却停留了下来。那一处假山,在宫中众多美丽精致的景物里,是那么的平凡无奇,可是那一处,偏偏有着她无法忘记的情景。

    那是她还未进宫的时候,生涩又活泼,还有一股天真,对着那人说我喜欢你,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会冲上去试一试。那时候的她,以懵懂的举动迎接每一件事,每一个人。

    到最后走上了这条华丽的的,充满危险和荆棘的道路,在充满了比刀剑更为毒利的胭脂香气里,一步步的蚕食着本我。

    她摸上了假山石,像是在回忆自己的曾经,那假山前一汪轻泓静谧的在夜色之中,上面两片浮着的落叶,静静躺在上面,偶然有风来,才会动上一动,完全不能把握自己的方向。

    她现在不也是这样么?

    说什么喜欢她类似于元后的真性情?其实都是假的,高高在上的帝王,要的是顺从,表面的微微桀骜是情趣,骨子里还是必须要唯他独尊。

    呵呵。

    她缓缓地蹲下来,望着那墨色清透的池水,看着那张精心勾画的面容,这还是她吗?或许不是了吧,她只属于魏妃,这一切都是叫魏妃的那个女子拥有的,而魏颖儿,已经没了任何的期望。

    凉风吹过,水面泛起了层层涟漪,一摸脸颊,才发现什么时候脸上已经沁满了泪水,凉到了肌肤里。

    她缓缓地站起来,身子往前一倾,那清透的池子里溅起无数的水花,霞红色的身影在那点点晶莹之中,缓缓地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