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72故意落水?

272故意落水?

    “噗通”一声,接着又是一个落水的声音,只见一道浅蓝色的身影迅速的坠落到了湖水之中,紧接着魏妃便感觉腰间被人紧搂,整个人呼地一下逃脱被水包围的窒息感,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她大大呼吸了两口之后,视线落在了抱住她的人。

    苍蓝的天空之下,一张平和温润的面容上有一对黑似深空的瞳仁,正俯视着她,发上的水珠一滴滴的掉落,眸子里在看清楚怀中人儿的面颊时,露出一抹惊诧,音色温润若溪水流淌,“原来是魏妃娘娘。”

    这样的样貌,在京中的皇子里,也只有五皇子了。

    两人的身体靠的这样近,魏妃很不习惯,面色淡淡地道:“多谢殿下相救,还请将我放下来!”

    似乎对她淡淡的脸色有些不满意,五皇子纹丝不动,手臂依旧牢牢的抱在她的腰上,“相救?难道你刚才不是想要自杀吗?”

    自杀?魏妃皱了皱眉,她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若是今日刚和天圣帝在魏华面前发生了关系,紧接着她就自尽,这里头的含义简直就是不言而喻。她死了倒是轻松,魏华呢,舅舅和舅母呢,爹娘呢,天圣帝要是转怒到他们的身上,那她之前的隐忍和努力不就是白费了么?

    不过今日她心情不好,也不想对这些皇子去解释什么,当她是自杀的就自杀了吧,她闭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沾染了露水,无视五皇子的问题,“殿下,总之今日之事我会感激你的,麻烦你松开手。”

    五皇子俯身看着魏妃,望着她一张沾染了水气之后愈发绝艳凄美的面容,嘴角竟然颇为邪气的一笑,手指加重了搂在她腰间的力道,戏谑道:“噢,这么说,魏妃你不是要自杀,我猜你大概站在池边,不小心滑下了池子的。”

    望着五皇子的笑容,魏妃很难想象,这就是平日里人们所说温和的他,这一瞬间,夜色从背后射过来,他的面容笼罩在一片阴暗里,唯有一双眼眸发亮,似夜里的两颗星子,偏生又有一种邪气横生,好似暗夜里被附身的公子,化身为黑暗的妖精,这一瞬间,让魏颖儿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她皱起了眉头,却是看他这样的笑容有着几分不顺眼,语气也自然冲了起来,冷笑一声,“不是你说我要自杀的么,这会说不是自杀的人也是你,黑的白的任你说了就得了!”

    看到她眼底对他的一丝厌恶和冷漠,五皇子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复又用下巴往前点了一点,“我想,一般人也不会找这样的地方自杀的,除非她只是想泡一下露天的池子。”

    闻言,魏颖儿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略微低头望去,看到的一汪清水荡着一圈圈的涟漪,倒映出她惊愕的眼神和雪白的小脸。

    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此时她是被五皇子抱在怀中,而五皇子是站在池子里的,那就是这个池子最多只有她齐腰高那么深……

    而她刚才确实不是自杀,而是踩到了池子边的青苔,不小心掉进水里,那时候人太慌张,也不晓得水池到底有多深,一个劲的扑腾,谁知道这水池只有这么深呢!

    忍住脸上的羞红,魏妃咬牙道:“这么浅的水池,砌了做什么,哪个奴才设计的,太不美观了!”

    看着她艳丽的面容在夜色中依旧以看得见的速度染红,五皇子嘴角忽然莞尔,这个魏妃倒挺有意思的,明明自己丢脸了,赶紧自言自语,自欺欺人般将责任推给其他人,这样的行为,让他一下子想到小孩子,像是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就以为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微微一垂眼,目光落在她因为挣扎而散开的衣襟上,莹白的颈部到肩部,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痕迹,新鲜而鲜艳。他的眼眸一深,忽然冷笑了一声,“既然魏妃已经知道了池子的深浅,那我也放心了。”说罢,长臂朝两边一展……

    魏妃顿时失力,毫无预兆的再次摔进了水里,哗啦的水花溅起中,她的视线看到五皇子一步步朝着岸上走去,心中充满了愤怒感,这个五皇子,开始就抱着她紧紧不放,现在一个字不说,任她跌落到水中,连一个招呼都不说。

    预先知道了池子的深浅,加上跌下去之后又没多高,完全不疼,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笃笃的冲到岸上,一身怒气冲了过去拦住正在走开的五皇子,“你是故意将我丢下池子,是不是?”

    五皇子面色已经恢复平日淡然的模样,只是在淡然之中还有一种冷漠,魏妃也不知道怎么,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莫名的不舒服,被丢的人是她,应该冷漠的人是她,怎么五皇子那副样子好似被伤害了一般。

    她怒瞪着五皇子,胸口翻滚的怒意在眼底起伏不定。

    前路被拦住,五皇子顿住了脚步,他在三个皇子里,身高是最高的,比起身材高挑的魏妃也要高上一个头,所以看魏妃的时候,眼帘会微微往下,显得特别的疏冷,但是说话还是他平日里温柔的音调,“魏妃不是让我放下你吗?我听从你的指挥,将你放下了,你又觉得还是被男人抱着比较舒服吗?”

    尖利的话语无情的刺向魏妃,她蓦地一愣,抬头望着这眉目俊秀的男子,发现他的容貌乍一看确实不如四皇子惊艳,然而越看却是越有一种韵味,甚至会觉得长成这样的男人也许才是最好看的。

    那眼望下来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无比的温柔,像是在深情的说着情话,可是此时的魏妃只觉得无比的冷,她皱紧了眉头,“你说什么?”

    五皇子的视线再一次逗留在她丝毫没有留意到的脖颈处,心中翻涌上来一股复杂的滋味,宫灯照射过来的光线,使他眉眼显得格外的凌厉,

    “我说什么,魏妃难道不懂吗?这宫里的谁人不知道你借着给小十做伴读的机会,打听到父皇的行踪,与他假装意外相遇,发生露水情缘,然后将父皇迷得发动全宫的人寻找你的时候,你再矜持的等待最好的时间出现,一跃成为了魏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