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79心有灵犀

279心有灵犀

    看他一脸愤慨的样子,穆心瑜好笑又好气,赶紧拉着他上下的查看,“暗器射到了哪里没,快点告诉我!”

    她刚才按的可是剧毒的银针,被射中之后一刻钟没有解药,立即就会暴毙。

    楼焰心任她摸着,眼眸不自觉的飘向浑然不自知的某人,那优美诱惑的曲线上去,穆心瑜抬头看到他不说话,以为他中毒中傻了,连忙站起来要爬出浴桶,“不行,我要去给你拿解药,你别乱动,小心加重毒液循环的速度!”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着急,还是脚底有水太滑,或者是泡的太久,全身发软,总之在跨出浴桶的时候,身子一偏,整个人就往下栽了下去,被一双大掌稳稳的接住。

    “啧,小鱼儿,我知道你很想我,可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让为夫真是太过惊喜了一点啊……”楼焰心的声音本来就充满了诱惑,此时更是带着一种妖媚的低软,一只手扣在纤细的腰上。

    太久没有温存,彼此都渴望对方的身体慰藉。

    穆心瑜只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整个身子都透出一股粉嫩的红色,“你放开,我去给你拿解药……”

    楼焰心的手扣得更紧,将头搭在穆心瑜光洁的肩上,轻轻的添了一口,感受到手中的肌肤更加滚咳烫,才慢慢地开口道:“傻瓜小鱼儿,你的毒针可以射中天下任何人,但是射不中我……”

    穆心瑜全身都被他那轻柔缓慢的动作弄的烧了起来,可偏偏他还全身穿得整整齐齐,那带着绣图的衣料磨在她细嫩的肌肤上,有些痒,又有些别样的感觉,偏生她被他搂的紧紧的,浑身都不能乱动,脑子里的空气也好似被蒸发了一般,顺着他的话问道:“为何射不中你,明明是你说的,再厉害的高手,只要在两尺范围内,都可以射中……”

    楼焰心看到她不自觉微微阖上的眼眸,那薰染的小脸,波光朦胧的凤眸里也带着一层深层的暗色,伸手从将她的小脸抬起,展现在自己的面前,一下一下的啄在那光洁的额头,媚眼如丝的凤眸,小巧的鼻尖,粉红的唇瓣上,声音里带着极咳致的克制和深到刻骨的思念,“因为我们心有灵犀啊……”

    那细细密密的吻落在肌肤上,穆心瑜不由的潘上了他的臂膀,用剩下的理咳智软绵绵地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话音刚落,樱唇便被人覆了上去,毫不犹豫的被人嵿咳开,瓜咳分她每一分的甜咳蜜和呼咳吸,强迫她不得不忘记一切,接受和回应他的侵袭与气息。

    待亲到两人都呼吸不顺畅的时候,才放开了来,楼焰心看着她湿咳润的发丝贴在润白的肌肤上,小脸酡红,娇羞微喘,声音里更多了一层暗咳哑,手指撩咳开落在她颊边的发丝,温柔地问道:“小鱼儿,想我没?”

    天知道自己自打离开京都开始,就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每一分每一秒,只要一有闲暇时间,他救回刻制不住对她的思念,小鱼儿的魅力,果真不是他能够抗拒得了的。

    穆心瑜全身几乎脱力,软靠着他,媚眼如丝,娇美无双,呼吸不稳地答道:“不想,谁会想你这个坏蛋!”来也不告诉他,还要吓她,她差点就以为有武功高强的歹人要来害她了,结果是这个坏家伙。

    楼焰心似笑非笑,斜睨着穆心瑜,那狭眸里绽放出的风情,令人心魂皆颤,他一下环住穆心瑜的纤腰,将她放入浴桶,“竟然敢不想我,快说,想不想!”

    手脚都被他抓住,半身浸泡在水里,穆心瑜有些害怕,她本来就想他,干脆说了,免得掉进水底但是一转头,看到眼前那张邪气蔓延的面容,便不想这人得逞,哼了一声,撇头道:“谁想你,哼,不想,不想,就不想!”

    她一面说,一面摇头,却没有想到,落在细长的黑眸之中,无疑比催化剂还要凶猛,比春咳药还要威猛。。

    忽然一下,穆心瑜只觉得身体腾咳空翻咳转,而浴桶里又挤进了一个人来,本来算大的浴桶此时便显得有些拥咳挤,她以跨咳坐的姿势正对着某人。

    楼焰心喉咙深处传来一声闷咳哼,似乎带着某中不满,稳住她的身子后,慢慢地道:“小鱼儿,你再来一次,小焰心就要完蛋了!”

    小焰心便是楼焰心对那处的爱称。

    穆心瑜嗔了这脸皮厚的人一样,咬了唇瓣,想要遮住胸前,可穆心瑜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几乎是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将那双碍咳事的小手反握在背后,一面抬起头,满意的听到穆心瑜的惊呼,才邪气的一笑,“这是我的,不许掩盖起来!”

    他的手像是带了魔力,所到的每一处都能撩起一片火焰。

    “小鱼儿,你还说你不想我!”他往上动了一下,看着穆心瑜又低咳呼了一声,满意地道:“来小鱼儿,说你想我……”

    声音充满了诱惑,就像是魔鬼在耳边低声悄语,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屈从了他,从此长埋于他的温柔之下。

    被吻的发肿的唇瓣无意识的开合,穆心瑜推了推他,气地喊道:“讨厌你……”那声音里都带着微微的哭腔,显然是觉得太委屈。

    明明是抵抗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欲拒还迎,楼焰心心尖一颤,抓着穆心瑜的手,放在口中一根根的添着,狭长的眸子一刻都不离开,诱咳导着:“说,你说想我,说吧,小鱼儿,说了,我就给你……”

    这个妖精,不知道此时的她究竟有多么的美丽,要不是这么长时间不见,她连一声想都不说,他立即就要扬旗上超不将她折磨得没有一丝力气,他就不是楼焰心。

    羞到了极致,反而渐渐的大胆了起来,被反复磨问的穆心瑜低下了头,望着那绝美俊逸的面容,缓缓地伏下身子,“你若是再不来,我就自己动手了……”

    这一句,如同点燃炸药的引线,让楼焰心所有的自咳制都化作了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