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81外租遗物

281外租遗物

    第四天穆心瑜出去就医的时候,那些百姓个个都朝着她笑,有些老婆婆还盯着她问什么时候生孩子。

    天知道她有多尴尬,楼焰心这个家伙,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两人现在是处于守孝时期呢,虽然远在京城,五皇子和汶老太爷不在乎,可是其他人也会知道啊。

    当她把这话告诉楼焰心的时候,楼焰心非常恬不知耻的对着其他人说,他们两人是夫妻吵架,他吵的太激烈了一点,一下动武把床给砸烂了

    汶老太爷当然是清楚那床烂掉的真正原因,不过为了维护小徒弟的名誉,他也点头说是。

    汶家人在百姓人心中那是什么地位,神医!这些天汶老太爷救活了不少人,早就相当的有信誉,他随口这么一说,百姓们都相信了,矛头又都指向楼焰心,说他有这么好的妻子,还吵架,真不是个好男人。

    甚至有那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暗地里跟人说,若是有这般美丽温柔贤惠的妻子跟着他,他就是不分日夜做苦力,也不会说妻子一分不是。

    当然,他们是不敢当面说的,楼焰心那醋坛子,穆心瑜走到哪,他就跟在哪里,一双眼睛不时的对着周围“觊觎”小鱼儿的人嗖嗖的发射冷镖,在他风华绝代的外表,强大的身份,和这种强烈的占有气息下,所有爱慕穆心瑜的小伙子也只能将内心的想法默默地藏起来。

    谁让自己长得不如人家丈夫好,下手不如人家快呢,所以说,聪明,漂亮的女子都被优秀的男人占了去啊。

    也为了避免这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不管楼焰心怎么保证,穆心瑜整整七天,没有再让楼某狼,再上她的新木床……

    到了第八天的夜晚,楼某狼对天嚎了一声,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确认风度翩翩,迷人心魄,徐徐地走到穆心瑜的屋子前,颇有风度的敲敲门。

    “是谁?”温柔的嗓音从内屋传来,楼焰心立刻答道:“小鱼儿,是我。”

    “晚上不许过来,回你自己屋里歇着。”穆心瑜正洗了青丝在晾干,等着要睡觉,听到楼焰心的声音,顿时没好气。

    想着明明小鱼儿在面前,晚上却连抱都不能抱一下,楼焰心可怜兮兮地靠着门,软声道:“小鱼儿,乖啦,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外面好冷!”

    穆心瑜不为所动,看了一眼门口,坚定道:“冷的话你就回自己屋里去,那里也有被子。”

    呜呜呜,小鱼儿的心肠怎么这么硬?楼焰心不放弃的在外面继续求饶,“我不,我不要去那里,冷冷清清的,看不到你,我不去,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在外头呆着,这么冷的天,我感冒你一定心疼的。”

    穆心瑜喝着茶,差点没喷出来,她轻轻地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那你就呆着吧,反正我医术也还可以,给你开上两个方子,再重的感冒也会好了,还可以求的两日的安静了!”

    话音一落,外面传来一阵类似于跌倒的声音,楼焰心最后决定不用苦情战术,声音忽然转的一本正经,“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是要跟你说,那张纸上画的东西,我知道是什么了!”

    纸?什么纸?穆心瑜一怔,随后眸光一亮,这些天忙的她差点忘记了,从外祖父的遗书里找出来的那张诡异纸片,那上面的秘密,楼焰心解开了?

    她有些拿不准楼焰心到底是为了哄她开门,还是真的解开了,“你别想骗我,定然这又是你的诡计。”

    “这种事我怎么会骗你,小鱼儿乖,快点把门打开。”楼焰心声音无比的认真,隔着木门传过来让人听了不得不相信。

    事情分轻重缓急,她也不再陷于两人私情的事儿,将门打开,门儿刚一开,楼焰心就扑了进来,那架势比起恶狼扑兔子也不会慢上一分,一下就将穆心瑜搂在了怀里,头在她颈窝处使劲的蹭着,“终于开门了!”

    穆心瑜被他蹭的浑身发痒,看了一眼屋外,确认没人看到他这一幕,赶紧将门关上,推了推赖在身上的大男人,“别闹了,快点告诉我,那张纸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怀中的身躯带着不可思议的柔软,楼焰心哪里舍得放开,一双狭眸亮晶晶的,嘟囔道:“七天了,你都七天没有给我抱一下了,再多抱抱。”

    穆心瑜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拍拍他的背,“抱就抱吧,你得告诉我,那个秘密是什么,我等了这么久了,要是你骗我,就小心……”

    “不骗你,我怎么舍得骗你呢!”楼焰心终于抬起头来,拉着穆心瑜坐到了桌子前,顺便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才从衣襟内掏出两卷东西出来,一卷是稍许短一些,一卷长一些。

    他将长些的解开,慢慢的铺展在桌上,却是一副扬州府及附近区域的地图,而那一卷短的,就是穆心瑜外祖父遗物里那划了许多奇怪的纸张,楼焰心额外复制了一份一模一样的带在身上,有时间便会拿来一看。

    穆心瑜看着他这样摆出两样东西,忽然脑子里灵光一现,立即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只看楼焰心将那张纸重叠在地图上的一个位置,然后慢慢的移动,最后停在了一处,“你来看看。”

    白纸是用的轻透的纸张,放在地图上的时候,隐约可以看到下面的字迹和山峰走向,标注等数字,文字,而此时落在穆心瑜眼底的便是那与白纸完全重合的一处,那些本来看起来杂乱无章的线条,与下面地图上的走势,诡异的重合在一起,连那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细细起伏,弯弯曲曲的线条,都变成了地图上一条条道路的,一重重山脉的走向

    穆心瑜转过头望向楼焰心账折睛,楼焰心非常肯定的点头,“没错,外祖父留下的,是一副地图。”他说着,如玉的手指点在了纸上的一点,“你看,这个地方,明明是地图的中央位置,但是他却没有将这样重要的地方线条画出来,这里必然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