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82元后当年

282元后当年

    穆心瑜身子向前,将白纸移开,凑到地图上去,看向那一处空白点,正是扬州府临边的青州府一个县城——芜水县。

    凤目微微的一眯,难道这里就是藏着四皇子要找物品的地方吗?那个让前世的穆府被抄的原因,全部都藏在这里?

    看着穆心瑜渐渐幽深的眸子,楼焰心敏锐的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他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手臂,声音关切地问道:“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穆心瑜的视线依旧落在那一点,整个人恍惚飘渺,轻声地道:“是,有非常重要的东西,若是不重要,外祖父又何必如此费尽心力将它藏得这样隐蔽呢?”

    这句话说的奇怪,可楼焰心眸子里掠过一道惊疑,他听皇兄说,那样东西很有可能在穆家,可是一直都找不到,难道这图纸里所指的东西,便是那块玉片?

    可是穆心瑜又如何知道有这样东西的呢?他还是皇兄提起过之后,才知道的,小鱼儿出生于扬州,哪里有人会告诉她那个东西,还是说外祖父一直都有留下关于这样东西的消息,只不过他告诉的是外孙女,而不是女儿?

    若是寻到了这样东西,他到时候肯定要告诉皇兄的,可东西是穆家的,以前以为穆家没有人知道,如今晓得小鱼儿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他还是将事情与她说了,反正如今小鱼儿已经是他的人,以她谨慎的性格,也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

    楼焰心在心中斟酌了半天,最后借着穆心瑜还在看地图的时候,缓缓地道:“小鱼儿,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穆心瑜还在想着那地图上的事儿,不知道那样物品究竟是什么,在心里默默的分析着,听到楼焰心的话,点头便应道:“你说。”

    “十七年前,皇兄告诉我一件事,那时候我还小,皇兄以为我听不懂,当年元后去世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样东西,那样东西事关重大,关系着现在皇子一代的储位之争但是元后去世之后,那样东西便消失不见,怎么找也找不到。”

    “皇兄根据当年所知,查出最后见过元后的人,以及和元后关系匪浅之人,猜测物品应该是留在了这些人手中其中有一家便是穆家,当年谢大名儒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外祖母,正是元后母亲的闺秀之一。”

    楼焰心轻缓地说着,声音不大,只够坐在他身上的穆心瑜听到,声音如同流水一般泄下,却带着惊涛的力度,将穆心瑜的神思一下子拉了过来,猛地转头望着楼焰心,眼神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盯着他那样俊美无双的面容,“你们要找的到底是什么?”

    “你们?你也知道还有人在找这样东西吗?”楼焰心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个字眼。

    楼焰心说出这番话,是出于穆心瑜意料之外的,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至少有两批人在寻找那个东西,但是始终她只知道四皇子,而另外一批人是谁,一直都处于雾中眼下听到他这么说,很明显,那批人便是楼焰心派出的。

    以楼焰心的本事,发现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事。她并没有心情去责怪他,关系到储位之争的东西,绝对不是随意可以与人透露的,想必皇帝当初除了小时候的楼焰心,也没有和其他任何人透露过。

    “我撞见过四皇子的人来府中。”早就想好了说辞的穆心瑜没有一丝儿阻碍的将话流利的说下去,“我不知道家里藏了什么东西,幼时曾听外祖父与我说过,那时候年纪太小不懂他在说什么,直到后来,四皇子到了府中,我才想起外祖父说过的话,他曾说过府里面有一样东西,十分的重要,若是我不能找到它,很有可能会给府中带来杀身之祸。”

    她说着,凤目望着楼焰心,里面散发出淡淡的睿智光芒,“你也在找这样东西,它是不是对于皇家很重要?”

    能让楼焰心亲自寻找的物品,绝对不简单。

    “嗯,皇兄说,那东西在一块玉片里,但是我到目前为止,不单单是在穆家,在其他家府里,也没有发现哪块玉片里面藏了东西。所以,我怀疑那玉片很有可能在这幅地图所在的位置里。”楼焰心再次用手点了点地图。

    说完这番话,两个人的心好似又近了一层,他们各自以为拥有的机密,都可以与对方共享,以后说话也不用再避讳这一点,实在是觉得舒坦。

    穆心瑜莞尔,玉片,原来那东西就是玉片吗?

    “芜水县虽说不大,但是要找一块玉片,只怕不那么简单。”穆心瑜拧眉望着那白纸,“这上面应该还有别的提示。”

    既然外祖父能画出这幅地图,定然不会想要人如瞎子摸鱼,在芜水县翻个天翻地覆。

    楼焰心笑了一笑,在芜水县一处用食指关节叩了一下,“你外祖父留下的白纸上,没有其他的提示了因为芜水县三个字,就是提示。”

    穆心瑜皱眉,“怎么说?”

    楼焰心搂着她的细腰,缓缓一笑,嘴角绽出一抹清冷又恬静的弧度,“这件事,大概也只有皇族的人才会知道元后其实并不是贾家家的嫡女,而是慕容家的嫡女,世人只知道她美貌无双,性格敦厚活泼,一直都养在贾家的府邸之中,直到十三岁之后,才出现在众人面前。

    其实元后并不是养在深闺里不出,而是当年在她出生的时候,有一个云游的僧人路过贾府,说此女乃凤凰之身,必定有极致的尊贵,然而这种极致的尊贵,相对的在她身上也会有极致的灾难,是凤凰之中的最为矛盾的黑凤。”

    “听到这话的贾国公说是要将元后悄悄的处理,因为贾家本来就是大族,在先帝期间,是不输于以往慕容家的,贾家出过一名首辅,两名次辅,两名状元,三名榜眼,五名将军,七名尚书,荣华和尊贵已经不缺,要的就是安宁。

    然而老贾国公却拦住了因为元后出生后就会笑,老贾国公怜惜这个爱笑的孩子,便请人将她送到了当时芜水县有名的庵堂静心庵里去带大,消庵堂里的佛气能够化解她所带来的灾难对外便称她在深闺不出。”只是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疼爱多年的嫡亲孙女并不是贾家的孩子,因为其中牵涉到多方的利益和荣誉,慕容家和贾家都心照不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