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84突生变故

284突生变故

    楼焰心把它接了过来,左右端详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个盒子是需要钥匙的。”

    “钥匙?”穆心瑜重复了一句,眼底露出了诧异,“这钥匙在哪里啊?”

    楼焰心摇了摇头,稍微沉思了一下,“玉片?这个里面装的可能不是玉片,而是要找到玉片,玉片里面自然会有那把钥匙。”

    如此说来倒是十分的合理,穆心瑜点点头,此时拿到了这个盒子,偏生到了手中又打不开,这种明明看着东西就在眼前,却不能清晰明了的感觉,确实不太好。

    她瞧了眼那无花纹的盒子,“有没有办法可以将它强制打开呢?”她知道在民间有许多巧匠大师,可以不用钥匙也可以将盒子打开,就像那些大盗小偷,都有这个本领,也许这个盒子可以,毕竟玉片寻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若是花其他的时间去寻这个玉片,又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了。

    楼焰心摇了摇头,手指在那木盒子上轻轻的敲了敲,发出清脆的笃笃声,“这盒子看起来简单,里面定是有机关的,若是有人想要用钥匙以外的东西来打开这个盒子,或者是借用外力从外面砸开,它里面的机关便会自毁。强行打开定会让里面的东西付之一炬。这样一来,我们辛勤寻找的一切,也就白做了。”

    他这番话说的倒有几分道理,穆心瑜知道楼焰心虽然平日里什么都不做,然而所涉猎的范围极广,尤其是他手中的密局里的人个个都是精英。他对机关也有一定的了解,刚刚在那里揣摩了一番,定是在研究可不可以打开这个盒子。

    如今他们二人已经找到了这个盒子,也不再停留在静心庵,而是和那老师太告别了之后,便策马往扬州临安县赶去。

    不过已经找到了东西,两人的心境明显和之前不一样,不像刚开始赶着回去,而是边走边在马车上欣赏风景。

    这时候的江南那风景正是美丽,正是烟雾朦胧,水雾袅袅,小桥缭绕,青山环绕,一种仙境似的感觉,一路上两人还不时走走看看。

    经过了扬州府和青州府的交界线,丽园县的时候,这里正是赶集的日子,街上人头熙熙攘攘,不少小贩都在两旁摆满了东西。

    远远便能听到小贩的叫唤声,“五文钱一个的包子,热乎乎的刚出炉的包子,馅多皮薄味道好啊!”

    “好看的簪子,京城里最新流行的款式,只需要一两银子,就会让大姑娘更美,小妇人更有韵味!”

    这些最为普通的声音,形成了最悦耳最好听的乐曲。

    穆心瑜和楼焰心坐在马车上,也被这样简单而质朴的生活吸引了过去,掀开了车帘,往中间望去。

    热闹的摊贩之中,此时前方有一个老人家挑着鸡蛋迎面而来,一边一走一边喊着:“卖鸡蛋啊,现在只要八文钱一个,买的多的还可以便宜一点。”旁边还有人看,本就拥挤的道路因为他,变得越发的不好走。

    旁边走过来一个长得普普通通,脸方肉横的卖油郎,见他挡住了道路,对着那老人家喊道:“老头子往旁边让一下,你给我过一下。”

    那老头看起来瘦弱,脾气却是暴躁,一听到别人叫他老头子,便横眉竖眼,扯着喉咙道:“你说什么呢?”

    “说你呢?干嘛堵在路中间挡着?就你那几个鸡蛋,能卖几个钱?干嘛堵在哪里耽误我做生意?”

    同是做生意的人,都看对方看不过眼,顿时大吵了起来。

    旁边有做其他小贩的,也看着两人吵起来,顿时上前去做了好人,结果劝架不成,只看那老人家推推嚷嚷,推不过那个中年人,一时气不过,对着他的油桶猛的踢了过去,“我让你卖,让你欺负老人家,我看你怎么卖!”

    哗啦啦一声,从桶里倒出来的油花倒了一地。

    那中年人看自己辛辛苦苦挑的茶油倒得满地都是,顿时拿着老人的两担子鸡蛋丢了过去,“我卖不了油,你这破鸡蛋也别想要再卖了!”

    两人你一下我一下,油桶鸡蛋全部都打翻,地上滑溜溜的,人站上去,都站不稳。

    一个妇人大着肚子,看样子是个孕妇,被人群推挤着从旁边走过去,不小心踩在油桶上,瞬时就对着这边滑了过来。

    她两手捧着肚子,惊声尖叫着:“救命,救命!”

    旁人都看到她的动作,都齐齐吓得吸了一口气,这地板又是倒了茶油,又撒了蛋清无比溜滑的,看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着前方扑去。

    他另外一边传来了声音,只听到卖油条的担子方向,看着中年的那个大妈,举着手中的木棒对着在前面奔跑的瘦小男子跑去,“这个该死的小子,又偷我的油条!我让你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她朝着这边追过来,本来就热闹的街道,一下变得更加的汹涌。

    楼焰心看这一切,微微地皱眉,狭长的美眸长如黑羽的睫毛忽闪了一下,掠过睿明的光芒。

    在这一瞬间,只看到那冲过来的孕妇,追过来的卖油条的大妈,以及那瘦瘦小小的男子,和那两个依旧纠缠不清的卖油郎和卖鸡蛋的老头,突然一下,眼神都纷纷一冷。

    那孕妇更是滑的手都顾不上捧着肚子,到处乱抓,朝着轿子里面扑了过来,一面惊惶的瞠目大喊道:“夫人救我,救我!”

    穆心瑜皱眉,她不知道怎么,虽然看到那个女人是孕妇,但她觉得其中有些古怪,并没有伸出手,她善良,但她不是愚善的人。

    楼焰心弯唇一笑,不错,竟然完成这样一手来了,比起以往的方法,倒是有几分看头。

    就在笑容刚刚在面容上绽放的时机,那个孕妇已经滑到离马车只有六尺的距离,猛然就看到她朝着鼓起的腹部扯了下去,那高凸的胎儿一下就变成了一条长达一丈之长的铁链,对着穆心瑜席卷而来。

    而那与此同时,那身后的瘦小男子,手中也出现了三根长刺,亮出了他的武器。对着拉着马车的骏马袭去,他动手的同时,彩儿也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将他来势破除!

    突然发生的变故,令周围围观的群众纷纷一呆,刚刚那五个还在吵闹不堪人竟然在同一时间,扑向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