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85设计追杀

285设计追杀

    只见那铁链如同破空的长蛇滑了下来,势不可挡,若是扑到人的面上,定然能让人脑袋开花,可到了马车前,如同被一道无形的墙面挡了下来,生生阻止了去路,而铁链却被反弹得朝着那孕妇的脸面扑去,惊得她脚下猛地一顿,朝着半空跃去。

    楼焰心收回举起的手掌缓缓的一笑,凤眸里带着品评美酒的惬意,“不错,有点进步,可是还是差的太远了!”

    这一刻,只觉得他全身如同月华笼罩,偏生又那般的高傲,似乎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中。那五名刺客自诩为高手,眼看孕妇一击不成,便一同使了眼色,“好,果然是高手,那就看你承受的住我五人的联手吗?”

    在他们激昂的声音之中,楼焰心却是慢慢的斜躺了下来,舒服的靠在穆心瑜的腿上,青丝洒在马车的褥子上,白与黑的映衬无比的刺眼,也无比的妖孽。

    穆心瑜望着那五个人,虽然她不懂武功,可杀气这样东西,便是普通人也能感受得出,这些人的杀气十分之重,想来不是庸俗之辈,能在此时出现,又经过刚才那一番布置,必然不是小看之人。

    只是楼焰心这样子,根本就不像是要跟人对仗吧?

    果然,只看楼焰心朝着他们摇了摇食指,不赞同地道:“对付你们,我还不需要出手!”话音一落,便看到马车附近如同阴影一般,迅速的飘出了四道影子,每一个都拿着不同的武器,全身上下包裹着黑色的布料,只有一双眼睛在日光下闪烁着凌锐的光辉!

    “五对五,这才叫公平!”

    那四个影子,便是密局三组,专业的密影,加上彩儿便是五人,五对五,开始了猛烈的厮杀!

    密影的身形在阳光下依旧像是个一个影子,明明看着他们还站在面前,倏地一下原地消失,从四面八方各种不同的角度袭下来,穆心瑜盯着他们,简直为武学的博大精深暗暗称奇!

    “唔,小鱼儿,不许你这样盯着他们看,还有我呢!”楼焰心拉了拉穆心瑜垂下的青丝,声音带着软软的无奈。

    穆心瑜朝着他低头一笑,“我还没看到这样的武功,实在是太神奇了,简直就和隐身术一样!”

    看到小鱼儿兴高采烈的赞美他人,楼焰心的醋坛子顿时又打翻了,加大了力气拉了拉发丝,“那不是隐身术,是忍术!”

    忍术,那是什么东西?

    穆心瑜还来不及想,就被一只大手扣住了脖颈,往下一压,正巧对上了楼焰心正在下面等待的薄唇。而楼焰心玉手一扬,便将帘子放下,不给人窥探春咣的机会。

    不满意穆心瑜的分心,所以楼焰心极尽所能,一下子就以猛烈的功势抢夺了穆心瑜的注意力,不给与她任何考虑的机会。

    渐渐的感受她已经配合了自己的,开始投入了这一吻之中,楼焰心才慢慢的,一点点的带着她沉醉在其中。

    外面的厮杀还在继续,在鬼魅般的密影出现之后,那五个人所占的优势渐渐的落下,最后一个个不甘的倒下。

    初夏的阳光洒在了街道上,映着地上的尸体,有着一种怪异的美感,血液流在那洒满了茶油的路上,缓缓流到了两旁,汇集成一条细细的溪流。

    刚刚还在目瞪口呆的百姓,突然一下明白了什么,顿时作鸟兽散走开,口中尖叫:“杀人了!杀人啦!”

    街上一片混乱,尖叫声隔着车帘传了进来,将穆心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抬起头来,凤眸朦胧,小脸酡红,呼吸略微不平,就连胸口都起伏不定,那样子落在楼焰心的眼底,简直是比春日的景色还要美丽。

    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穆心瑜掀开帘子一看,外面的道路已经空空的,而激战也已经结束。

    彩儿和四个影卫正在查看地上的五具尸体,在他们的颈部侧面看到了红色枫叶的形状,她转过头来对着楼焰心道:“主子,是血衣教的人。”

    “血衣教?他们的人都从京都跟到这里了吗?”

    穆心瑜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有一些怪异的感觉,“他们每一次都想刺杀陛下,怎么现在将矛头指向了你我?”

    楼焰心皱他修长的眉毛,眼眸里露出了睿智的光芒,依靠在马车的壁上,衣袂如流云铺展。修长的食指在额头上轻轻的敲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声音慵懒道:“他们通过了这么精心的设计,便是想要对我们实行一个出其不意罢了,看来他们早就知道我们来到这里。”

    “难道血衣教的人也知道我们在找那样东西吗?”穆心瑜顿时问道。“那样东西从没听过血衣教的人也要找啊,怎么现在他们会突然出现呢?”

    实在不是她多想,自从她重生以来到如今,在找这样的东西的人,她知道只有四皇子,血衣教与皇族非亲非故,他们为什么要寻找元后的东西呢?

    楼焰心摇了摇左手的食指,轻轻的从喉管里发出了一声否定的声音,“不,他们不应该在寻这样东西,若是要找的话,也不会等到如今再下手,应该是说他们盯上我们,只是想杀了我,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我。”

    马车缓缓驶过了大街,旁边的人都吓得走开了,彩儿驾着马车轻松走过了大街,马车里,穆心瑜带着几分疑惑的看着御楼焰心。

    楼焰心侧过脸来,长长的青丝顺着脸颊,垂落在他纯白色的衣襟前,越发显得他有一种公子如玉的纯澈美感。他微微一笑,勾起朱红的唇畔,看着穆心瑜道:“你还记得吗?我跟你提过,天圣帝给了我一个密令,让我顺道到扬州来。”

    穆心瑜当然记得,当初楼焰心护送巴图王的遗体会乌拉国后,回来就跟她说了。如今看来,血衣教这批人来的原因,可能可那密令是有关系的。她微微蹙眉,“哦,是什么秘密?”

    楼焰心点了点车帘外,“等下我要带你去看的地方,你便知道,那密令是什么。”

    “原来你来这里,不单单是来找这个盒子的。”穆心瑜一想便知道他的用意,难怪他回来的时候不是走的原来的那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