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87鬼山藏银

287鬼山藏银

    可见血衣教的教主是一个心细的人,每一环每一扣,都设计得如此之好,也难怪说他在这里藏了二十多年没有人发现。”

    穆心瑜一边走,一边说,楼焰心站在四周查看,不时和士兵说上一两句话,突然他听到穆心瑜此言之后,却是侧过头来。眼中闪过一道极快的眸光,修竹般的长眉也皱了起来。

    穆心瑜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惊疑的眼色,她熟悉楼焰心的脸上每一个表情,一看到她的表情,便知道有古怪,她走到他的身边,轻声的问道:“怎么了?”

    楼焰心吩咐了身边的士兵继续挖走证据,将银两全部寻找出来,然后与穆心瑜朝着一条更加偏僻的地方走去,他垂着头,眸子透出几分萧索的冷意,“你说这笔银两如此巨大,有谁需要这么大一批银两?并且在这么多年全部消融,还不让人发现呢?”

    “是啊,这么大一笔银两,即便是融化了之后要流通道市面上,也不可能像老百姓一般,一点一点像买自己日常用品一样点点流出。若是大批量的使用,一定会引起银号或者朝廷的注意。”她的脑中灵光一闪,眸中映出了一点点光华,像是明白了楼焰心的意思,“你是说,血衣教!”

    楼焰心望着前方一颗巨大的石头,那石头兀立在平摊的山坡之上,将那天际划成了两块,天际染上了灰蒙蒙的色彩,他幽然的叹了一口气道:

    “当初你曾经说过,若是血衣教这样庞大的组织,需要庞大的银两支撑,我让人在全国各地都调查,但是都始终没有发现,有哪里的钱庄或者是有人提供大量银票的钱庄或者商家,与血衣教有来往。

    我一直都觉得奇怪,还曾想过是不是调查的方向是不是有所偏差。如今这银两都让一切有了合理的解释,若是这批银两是血衣教的人在使用的话,那么他们就不需要大批量的将银两换出去,而是只要将银子都分到各个支撑他们架构和组织的流通与成长,就足够了。以他们人数之多,消化这样的白银的确不是难事。”

    穆心瑜点了点头,顺手扯过一个小树的树叶,放在手指之间慢慢的磨着,“血衣教虽然说目前规模庞大,但在十八年前,他并没有现在这么庞大,但在如今的规模也是一步一步发展而来的。这一批银两随着日后的发展会慢慢的消耗,看刚刚银两的数量,大概是已经只能支撑一到两年的时间吧。所以血衣教才会频频动作。

    但是这样想的话,那血衣教的人,他只是一个江湖组织,他怎么能够将朝廷的税银截在手中呢,还是说血衣教的人,本来就是朝廷中人?”

    穆心瑜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是她的猜测太大胆,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她转过头来,看到楼焰心眼中的凌厉,显然,楼焰心和她一样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拉着她到这无人烟的地方商讨此事,实在是这件事涉及的太广,若是血衣教一直是有人在蓄意谋反的话,那这个在背后策划的人,究竟是谁呢?

    站在山崖旁边,高处的风吹到这些微的寒意,吹起了楼焰心如丝的长发,他单手负在背后,望着前方那些缩小的景物,慢慢的道:“若真的是朝廷中人造反的话,现在我们知道,可能晚了。”

    穆心瑜被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而吸引了心神,“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晚了?”

    楼焰心用手指了一下刚刚他们所来的方向,长长的袖袍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凌厉的弧度,像是一个无力的叹息。

    “我刚才听说了,士兵到这里来的时候,这里的人员已经全部转移了,留下的只是剩下极少的白银和工具,加上近日我们在路上碰到了血衣教的拦截,我想,若是他们真的还想要这一批白银的话,定是还要人留守在这里,毕竟这一批银两说是极小的一部分,但对于他们来说,还可以支持一到两年。

    这一到两年,若是还要发展下去,就要去寻找新的生财之路,然而我的密探没有得到消息,二来他们毫不犹豫的就放弃了这一处的银两,那么说明,他们还有别的动作,这个动作让他们再也不用借助银两,直接达到最终的目的,我想陛下现在的处境一定十分的危险!”

    这几句话掷地有声,落在了两人的兴头上,如惊涛骇浪一般拍起了千尺浪,更为汹涌的是,此时天圣帝的处境。

    发生了地震之后,天圣帝很快下了罪己诏,然后派遣了五皇子去了灾区,给受灾的百姓救助。

    本来天圣帝就是一个信佛的人,为了平复自己与百姓心中的担忧,他决定向着泰山去祭天,愿祖宗皇天厚土给予国泰安康。

    祭天兹事体大,事关国运,一路上禁军护驾,上上下下,将近五千来人,朝着泰山而去。到了泰山的高庙之上,天圣帝按照礼仪,沐浴,焚香,虔诚祈祷,希望上天和祖先能够护佑大秦国土安宁,百姓安居乐业。

    进行了九天的祭天仪式之后,天圣帝便准备回天越城。等到队伍到了一处山岭时。此处地处偏僻,到处都是崇山峻岭,怪石围绕。泰州处于多山地区,几乎是处处可见山,便是道路也是修在了山川之间。

    头先派出的军士探过,明帝的车驾经过之时,山路两边峭壁如削,山石纵横,古树横生,两旁看起来都没有活物的影子,只有偶尔穿过的风声呼呼而过,这样的情景倒是显得格外的安静。

    禁卫军也走得十分的安心,毕竟两旁都是峭壁,要是有人想来,也只能从前后方向袭来,而两个方向,自然是有精锐的士兵守卫。

    可是,魏华走在前面带着队伍前行,却觉得心头有些不安。他觉得这些峭壁看起来安全,可是却隐隐约约的生出一些不安,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盯在这里,好像随时有人出发会偷袭这里。这是武者的一种直觉,是人的一种本能。

    就在他微觉不对的时候,前面突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响声,只看到平静的地面突然一下地震起来,山壁摇晃,地面震动,许多石头顺着山坡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