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89死而复活

289死而复活

    此时侍卫么多有受伤,体力也不支,那十余名血衣教教徒身手高超,不多一时连着有几人受伤,身上的盔甲都染上了红色的血液。

    魏华顾忌天圣帝,一边要护着这边的黑衣人,一边要护着天圣帝,身上已经受了三四处的重伤,他伸手将天圣帝面前的一把刀挡下,皱眉急呼:“陛下,你赶紧走!”

    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些黑衣人的对手,天圣帝此时也脸变得狼狈不堪,他也被人刺了一刀,明黄色的龙袍上面沾满了血迹,迅速的将那一片尊贵的颜色变得肮脏不已。

    “三弟,好久不见了啊。”

    一阵声音从打斗的众人外传来,仿若是许久不见的女人见到了自己的亲人,发出的感叹,发出的悲切。

    然而天圣帝听到这样的声音却是浑身一抖,转身朝着那传出声音的一方看去。

    只见龙二缓缓的从里面走出,一身玄黑色的长袍将他高大的身材勾勒出来,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双眸注视着天圣帝。

    见到他,那数十名血衣教的教徒纷纷停下手中的兵刃,朝着他跪下,“参见教主。”

    龙二的眸子仿佛含着嘲意,流转之间带着渗人的魄力。他朝着众人道:“辛苦你们了。”

    “为教主做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众人齐声喊道,在山谷里嗡嗡作响,然而落在天圣帝的眼底,这还不如刚才龙二所言震惊!

    他皱起眉头,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你刚才说什么?”

    龙二轻轻的一笑,一身黑色的长袍混在山谷的阴霾里,显得诡异又阴森。他笑了笑,看着已经倒下的侍卫和被人压制住的魏华,一步步走在了天圣帝的面前;“怎么,这么久不见,三弟就忘记我了吗?”

    这声音实在是熟悉,天圣帝没有办法忘记。

    也许许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但是只要在耳边回荡的时候,还是让人尤为难忘。

    他睁大了眼眸,看着眼前的龙二,虽然此时他的形容十分的狼狈,头上的明黄色的龙冠也已经歪斜,身上的龙袍污染,然而他的腰背却是听得笔直,双目炯炯有光,带着天子的威仪。

    他虽然是身处绝境,而是眼前的这个人可能是他曾经最恨的人,他绝不会在其面前露出半分的怯意。

    天圣帝直视着龙二那张陌生的面孔,冷笑一声,“你说什么?什么叫三弟?你是何人,竟敢乱认朕的亲戚,可知冒认皇族是何罪?”

    龙二轻轻的笑了一声,那笑声里面可以和那一种尊贵的气息不比天圣帝少上半分。

    他举手投足之间带上了那一份仪态,完全不像是一个常年在江湖流荡的粗人,笑了一笑,爽声道:“是啊,三弟在朝堂多年,享受万人的跪拜,哪里还记得我这个本就已经死去的冤魂呢?想必你已经记不得你的二哥我了吧。”

    天圣帝微眯着眼眸,似乎要从他身上找出熟悉的身影出来,可惜他什么也找不出来,他略微疑惑的道:“你是谁?朕的兄长们都已经去世了,你究竟是谁?竟然敢冒充皇室后裔,胆大包天!”

    “哈哈哈哈哈……”一阵狂妄的笑声从龙二的口中发出来,明明是那样的狂笑,却含着一股气促,他看着天圣帝的眼眸里,却是没有一丝笑意,噙着冷冷的寒冰,“果然是陛下啊,你在那位置上坐了多年,连亲生的兄长都认不得了,真是翻脸无情!”

    他说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颊,脸上又露出了温柔的笑意,似笑非笑,“哦,我差点忘了,吃了易容丹的人,容貌已经不一样了,看来三弟只听得出我的声音,并不知道我的容貌吧,哎,多了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恢复到以前的容貌了。”

    语毕,从袖中掏出一个**子,从**子中拿出一颗清香的药丸,吞了下去。

    诡异的事情,就在天圣帝的眼前发生了!

    只见龙二吃了那药丸之后,脸色就变得涨红,然后就看到他的面容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额头上流下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然而他的脸上还带出了可以称之为笑容的神情,双眸直视着天圣帝,似天圣帝眸子里透露出的惊慌、绝望、恐惧交替的神色给予了他莫大的鼓励。

    “看清楚吧,三弟你可要看清楚了!”

    伴随着他的声音还有咯吱咯吱的还有怪异的声响,像是变异一般,光听那声音就让人汗毛竖起,无法想象身体会承受怎样的痛苦。

    大概是过了两刻钟的时间,那诡异的变形终于结束了。

    只看见那个站在龙二位置上的高大健壮的中年人身形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不再魁梧,而是变成了一个身材修长,肌肉结实的中年人,而且不单单是身形,连带着他的脸型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开始的龙二是一个脸型方正,面容俊朗的中年人,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细眉长脸,长相相对龙二原本的长相要秀丽的人。

    他的眉梢和眼角都纷纷上走,眼角像是染上了一层阴霾,看起来整个人有一种莫名的凶戾感,一头透着点点花白的头发以及微微松弛的肌肤,代表一个人老去的标志。

    这些东西,天圣帝根本都没有注意,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张变化了的面容上。

    他的神情是说不出的复杂,当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在他面前变化,从一个陌生的江湖人,活生生的变化成了当年引起四王叛乱,最后应该已经死了的二皇子。

    本来应该死了的人死而复活,而且一脸闲淡的站在他的面前,这种心灵上的冲击对于天圣帝来说,是十分巨大的。

    他的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又掺杂了绝望,他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是不是幻觉,

    然而龙二却没有给他任何希望,甚至在他面前轻轻的转了一圈,道:“是不是感觉很不习惯呢?我的三弟。说实话我也很久没有看见自己这个模样,我也很不习惯呢。”

    他发出了两声从喉咙里轻轻的笑声,却像是鬼哭狼嚎一般呜咽,“这都是拜你所赐啊,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以现在这种方法活在这个世上,这一切都是三弟你给我的呢。”

    他瞧着天圣帝斜睨过去,有着浓重阴影的眼角带着笑意,那笑意之中更多的却是凶狠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