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90四王之争

290四王之争

    换做另外一个人,隐姓埋名二十余年,不能以自己真正的身份活着都是一种痛苦的事情,更何况他是当年皇后所出的嫡子,却只能在江湖上做一个老大呢?但是他说的这些,天圣帝都没有听在心中,他现在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天圣帝开口问道,目光盯着龙二那眼神里几乎有跳跃的火光在闪动着。他如今是处于劣势,如果不是这样,他恨不得立刻喊人抓起这个狂徒。

    他永远记得当年四王之乱的时候,这个人是有多恐怖,他的弑杀,他的残忍,他的恐怖,都是在皇子中最难得一见的。

    眼看这个人如同噩梦一般又出现在眼前,那骨子里的记忆还是汹涌而至,但是他现在只能问,什么都不能做。

    龙二似乎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又或者说他今日抓到了天圣帝,心情特别的好,他甚至笑了一下,走到了天圣帝的面前,背着手,歪着头,围着他转了一圈,目光在那五爪龙袍上流连不已,最后停在了那活灵活现威武的龙眼之上,甚至伸出手摸了摸那上面的花纹。

    “我的三弟,这么多年不见,你也不问一下我过得好不好,直接就问我这样的事情,你可真想过我的感受?”

    他的碰触,让天圣帝感到无比的恶心,就连他站在自己的身边,明帝都觉得浑身发冷,浑身紧绷,手指在龙袍下紧紧的握成拳头。

    龙二似乎欣赏了他气愤的模样,又笑了一声,站定道他的面前,又看了他阴郁的神色一眼,又哈哈狂笑了一阵,转身走到了身边,望着前面辽阔额天空道:

    “既然都已经把你请到了这里,你提出的这个问题,我一定会回答你的,当年父皇将你立做太子,我心中不服,自然是要连同其它的皇子对付你的。

    本来以为可以将你这个窝囊废拉下马,本来你就没有什么势力,又是一个卑贱的宫女生下的孩子,竟然敢要继承我景家的大典,也不知道父皇脑子里面到底是被你灌了什么药,竟然会做出这样荒谬的决定。

    眼看当年支撑你的贾家也被我杀个干净,完全只要找到你这个藏起来的废物就可以将你处死,偏偏老九那个混蛋就从外面赶了回来,救了你!

    哼,你倒是好命,老九那个家伙谁的帐都不买,偏偏回来帮你,他那个傻瓜,当时还那么小,一定是你指使他为你做事的。听说这些年都被你打压,还被你分到了肃北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呆着,亏他也甘心,哈哈。”

    龙二越说越好笑,自己又笑了几声,望着天圣帝一脸冷淡的模样,“你想听的话我也会说给你听的,不过在说给你之前,我还是要说一下自己的感想,若不是老九帮了你。你还能站在这里吗?

    最后我被抓住,你们都想着毒死我就可以了,还是母后想得周到,你知道吗?

    母后给我送毒药的时候,有多少人来看着,并且还派了许多人来检查,但是你们怎么都没想到,虎毒不食子啊,母后她怎么可能亲手杀了儿子我呢?

    她给我喝的不过是一碗假死药而已,等你们将我的尸体送出去之后,早就有找好的尸体来顶替我,然后再送我出去,其实说起来事情不过是很简单,不过到底是瞒天过海骗过了你们这些人罢了。”

    他说着用手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哎,说起来,这些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点,证明母后在宫中韬光养晦是对的,否则你早已经将她处死了吧。”

    天圣帝抬起头看着龙二那张带着一丝浅浅笑意,宛若清风一般秀丽的笑容。

    他记得,每当这个皇子这样笑得时候,就带便他的心情非常不好,就代表他想杀人。

    然而天圣帝此时却没有慌乱,既然以龙二的性格已经说了这么多话,那么他必然也有目的,否则不会这么客气。他的目光微沉。眼眸之中带着一种森寒的怒意,“你要什么?你三番五次要刺杀我,只是为了你的一口怒气?为了当年报仇?”

    龙二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十分温柔的笑意,就像看自己的亲人一般,“不,你要这么说报仇,当然也是可以的,当年我败在你的手下,自然要从你身上找回来,可是你知道吗啊,我这么多年依然没有想通,为什么父皇会将王位让给你,你看看。”龙二说着抬手一指,一划,像是将江山包揽在手中。

    “你看你,在你做皇帝的大秦下,灾难不断,旱灾,蝗灾,现在连地震都有了,这是什么?是天上给予的警示,说明你这个皇位坐的不端不正,现在天也在说,你的皇位该换人了!”

    望着他那副癫狂的模样,天圣帝不由的顺着他的手望去,这旁边是空旷的悬崖,下面是积木似的村庄和小山。

    他想起了这些年发生的灾难,包括了今日的祭天之行,他想起了那匹马,想起了许多东西,晃神问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经营此事对不对,我的身边是不是有你的人?”

    天圣帝这样说,是根据他的经验而谈的,他从泰山回来路都是经过探子打探了之后安全了,然后回来汇报,才会让圣驾前移。

    但是这一打探并没有许多东西,让人在石壁上打通了通道,一定是有人之前告诉了他们会往这条路行走,而且马听到了号角之后,便跟着号角到了龙二早已埋伏好的地方,这一切必然都是有内应的。

    天圣帝并不愚蠢,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安然在皇位上做了这么多年。

    “母后在宫中多年,怎么也不是虚度这二十余年来的光阴!”龙二轻笑:“看来你还不是太笨,坐了这么多年没有被人弄下皇位还是有道理的,我经营了这么多年还是有成果的,今日总算是将你抓到了这里来,好歹也算个成果吧。”

    “你究竟要做什么?”知道了朝中有人,天圣帝并没有追问下去,而是反问道。

    他现在能不能回去还是未知之数,魏华已经是被擒,如今已经是自身难保。如果能够回去的话,再将那血衣教在朝中埋伏的余党全部抓出来,到时候再说吧。

    寂静的山谷里,一人穿着明黄色的龙袍引人注意,一人穿着玄黑色的锦袍阴森威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