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98袖里乾坤

298袖里乾坤

    楼焰心与五皇子对视一眼,楼焰心根本就没耐心再站在外头听里面的人鬼扯,抬腿大步流星的朝着里面走去,声音里丝毫不带掩饰的张扬,“本王怎么不知道,事情已经急迫到了这样的地步!”

    众人望着一身雪色锦袍,纤尘不染的楼焰心,还有与他一道走进来的五皇子,亦是淡然平静,看不出一路颠簸,只是众人明白,他们远在扬州府,能在这么快的速度回来,定然日夜劳累。

    三皇子更是恼火,刚才明明他们已经压得众臣子开始考虑此事,此时楼焰心和五皇子的出现,让人心一下子就生了动椰他忍着心头之怒,眉目不耐,“怎么九皇叔子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

    楼焰心根本不理三皇子的话,寻了在前面的座位坐下来,首先对着一旁的宫女道:“去沏一壶好茶来,要快,一路疾驰,连水都没顾得上喝上两口!来,五皇子,你也坐下歇息一下,再跟众位大臣们一起商讨怎么救出陛下吧”

    楼焰心动作之优雅闲适,明明挑不出任何的错来,却偏生让三皇子越看越不舒爽,“九皇叔好大的气派,你一进来就打乱了我们的议论,如今也一句话都不搭理,真是让本皇子侧目!”他不再称我,而是说本皇子,意在提醒楼焰心注意他的身份,楼焰心不过是先帝的宠妃捡来的一个私生子而已,他姓楼,不姓景。

    “噢,你们不是在讨论新帝之事吗?本王要说的是如何救陛下,这不是一码事,我自然不会胡乱不懂礼貌的插嘴的。”楼焰心拂了拂锦袍上的灰尘,嘴角的弧度翘的恰到好处,非常有礼貌的回答了三皇子的话可也借着此话,浓浓的讽刺了三皇子。

    “你怎么知道我们讨论立新帝之事与救父皇无关,立新帝就是为了更好的救出父皇!”

    此时屋中的人均是看着楼焰心和三皇子交锋,均是插不上话来,而楼焰心显然也不愿意和三皇子在这磨嘴皮子的仗,目前最为紧要的便是将天圣帝救出,他端起宫女沏来的茶,喝了一口润润连日奔波有些干的喉咙,在茶水的热气之中,眸光斜睨着三皇子,咚的一下将茶杯放在了桌上,声音夹杂着怒意道:

    “怎么,三皇子你觉得绑架了陛下的龙二是个蠢蛋吗?你以为你在这儿立了新帝,血衣教的人就会好好的将陛下放回来,等着你宽宏大量,饶恕他的罪过!你要是说你这么想,那简直不能说你是天真,直接说你是愚蠢!

    血衣教能在五千精兵里,将陛下掳走,这其中的精密策划,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吗?你就是稍微用脑子就可以想到!难道你日日呆在天越这锦绣里,让这荣华富贵蒙蔽了双眼,看不到其他人的计谋了!我明白的说给你听,若是你做新帝,陛下立即就会没了保命的资本!血衣教的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陛下!到时候你就是那谋害父皇的罪人,我看你敢不敢做这个罪人!”

    三皇子被楼焰心一堆话说下来,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古次辅双眸阴沉的盯着楼焰心,他没有想到九王爷这么快就回来了,如今五皇子也在超两人的出现让所有的盘算都出现了大乱。即便九王爷没有争夺皇位的野心,但他的立场很重要。

    他在百官之中阅历老,有开口说话的资格,便站出来辩驳道:“王爷这话虽然说的是对,若是不立新帝的话,岂不是真要送了玉玺和让位数去给那血衣教的龙二,他一个江湖人,哪里有那么高的手段,到时候新帝全力出击,他定然只能束手就擒!”

    古次辅看着楼焰心面色依然是那般的悠然,虽然说出这么多的话,也没有丝毫的凌乱,眉目里飞扬着自信的神色,嘴角那抹淡淡的笑容,挂在魅色天成的如玉俊容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说明了他早就有了打算。

    楼焰心轻笑了一声,“古次辅,你不知道那龙二是谁,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也就不笑你了,等你知道了龙二是谁,必然就会想将自己刚才说出来的话,全部收回!”

    闻言,群臣眼底闪过一道诧异,古次辅在听完楼焰心的那含着轻视的话后,面色略微一沉,却免不得有一点好奇,“王爷这一次去扬州,难道得到了什么消息,那龙二还有其他的身份?”

    穆心瑜此时也没有歇息,她换了装束与紫竹换回身份之后直接随着进宫,立刻朝着后宫去找魏妃。

    魏妃此时也正在宫中,听到了穆心瑜来了之后忙把她迎了进来,面上带着笑容,仔仔细细地将穆心瑜看了数眼后,才道:“瑜儿,你不是去了扬州府吗?怎么这么快回来没有听到音讯呢?发生什么事了?”

    她在后宫之中,也有关心穆心瑜的消息,她知道穆心瑜跟着楼焰心出去,也知道在未央宫里的那个人是紫竹易容的,特别是晓得她去救援的地方是扬州,便也每日在关注,眼下看穆心瑜比之前说定的时间要来的早多了,再加上现今京中发生的一切,马上预料必然是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穆心瑜此刻来找她,当然是有目的的,她也不和魏颖儿客套简单明了,条理清晰的将与楼焰心在路上发生的事,血衣教和银两联合在一起,并且想到了此时必然和那二皇子有关,她此次进宫就是为了把太后幽禁起来。

    现在说太后与龙二没有关系,只怕是谁也不会相信,就那太后对魏妃和穆心瑜做出的那一切,明明就是为龙二所做的一切进行规划,只可惜被穆心瑜识破了,没有成功的埋下一个炸弹罢了。

    魏妃也是聪明人,听懂了前后的事情之后,面上便显出了愤慨的神色,抬手在桌上一拍,咬牙切齿道:“是那个老妖婆,原来就是她!不仅在后宫里兴风作浪,现在还要弄得前朝也不得安宁!瑜儿,现在要不要就去把她抓起来?”

    魏妃之所以进宫,便是那太后设计陷害的,一直以来,她都找不到机会报复她,太后一直就是以那种悠远超然的状态存在,想要构陷她,比起其他的妃嫔都要难上许多。

    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魏妃当然不肯放过。

    穆心瑜看了她一眼,自然是知道魏妃的心情,而她本来进宫也是为了对付太后。

    若是她一个人冒冒然然的到慈安宫,她一个妃嫔风风火火地到达严守密防的慈安宫,只怕要费上一程力气,还会惹得其他人早早注意,若是有跟魏妃一起去慈安宫请安,相对来说,一切行动就要容易得多,有魏妃这个多年的宠妃和自己这个新晋的宠妃在,想必太后不会阻拦。

    两人简直就是一拍即合,穆心瑜便不动声色的跟着魏妃朝着太后所在的慈安宫走了去,为了不引起太后耳目的注意,紫竹和彩儿都换上了普通宫女的服装,乔装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