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302太后被制

302太后被制

    彩儿毫不犹豫的上前点住了太后的穴道,太后身体不能动,但是说话的功能还是可以用的,她紧紧咬紧牙关,坚韧地呼道:“没想到我一世谋划摆在了你的身上。”

    “人生有输有赢,赢得起,就要输得起。”穆心瑜面无表情的说完,从身上掏出一枚毒药,对着彩儿道:“给她喂下去。”

    彩儿本是习武之人,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更何况对着太后的这张老脸就更不会了,她狠狠的扳开太后的牙根,将药丸塞进之后,狠狠的对着嘴巴一拍,那力道震得太后疼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太后只感觉道一枚药丸顺着自己的肠胃滚落了下去,她睁大眼睛望着穆心瑜,未曾想到自己筹谋了一世,最后却败在这样的一个女子手上!

    “不要问我给你吃的是什么,这必然是解药,太后,你没那么容易死的,到时候还要留着你给陛下处理的呢”穆心瑜朝着她莞尔一笑,笑容温润如一朵桃花。

    魏妃看着太后被迫吃下毒药,本来有一些青色蔓延的面孔渐渐的恢复了以前的神色,瞅着穆心瑜道:“原来你是汶老太爷的徒弟,我都不晓得。”

    穆心瑜点了点头,自从扬州府救灾来,汶老太爷就不再掩饰他的身份,所以穆心瑜这一次才大胆的说出来,“是啊,如今已经出师了,可以告诉你了。”

    “好瑜儿,好瑜儿,你真是厉害。”魏颖儿赞叹了一回穆心瑜,余光瞟见不能说话不能动的太后,一双美目陡然之间变得锋利。

    望着太后像是要生吞了她一般,再也忍不住地冲上去狠狠的扇了她一个巴掌,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老妖婆,如今可好了,现在有了报应了吧,你就是想死也死不成。”

    太后的下颌已经被彩儿卸了下来,想咬舌自尽也没办法。

    她活到这么大岁数可以说是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即便是以前遭遇了自己的儿子叛逆,以至于天圣帝登基之后对她都是不闻不问。

    但是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哪里有人扇过她的巴掌,这一下简直是侮辱到了极点,她瞪着魏妃的眸子终于不再平淡无波,带出了毒蛇般的恶光。

    魏妃丝毫不怕她,她的眉目如海棠怒放,比太阳还要刺眼,扬起手臂来对着太后,啪的又是一巴掌,“你瞪什么瞪?你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你想死也死不了!你就等着,等着陛下回来的那一天看他怎么处置你,还有你那个儿子!我告诉你,你儿子这辈子也别妄想做皇帝,这一辈子都是做白日梦去吧!”

    魏妃越说越开心,对着太后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扇了过去,一边扇一边说:“你这老妇,那么多人想要荣华富贵,你不选他们,为什么选我,为什么要选我,在宫中过得哪里是人的日子,你为什么不选别人!”

    她说着,说着,想起在宫中的一切,声音却渐渐哽咽了起来,一边扇,眼泪从美丽的丹凤眼里不停的掉落。

    紫竹看着魏妃失态的样子,望着穆心瑜,示意要不要过去阻止魏妃的举动。

    穆心瑜淡淡的摇了摇头,此时让魏妃好好的发泄一番,她在宫中过得实在太不容易了,此刻仇人在前,不让她发泄一番,实在是抹杀了人心中唯一的一点信念。

    魏妃手扇累了,就用脚踢,直把太后打到了地上,一脚脚踢得实在没有力气了,才撑着腰直喘气。

    穆心瑜看到她累极的样子,才对着她道:“颖儿,我们走吧。”

    魏妃点了点头,她也不可能将太后直接打死在这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等天圣帝回来,太后必然还会遭遇更惨的待遇!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整理了一下衣装,跟着穆心瑜走了出去。

    穆心瑜瞧着她微微一笑,“这下心里可舒服些?”

    眼下的魏妃已经看不出开始那般激动的神情,那般神态也不可能会在别人的面前展露,她朝着穆心瑜明媚一笑,“舒服一点点了,我跟你说,她现在被管制在这里,以后我每天来一次,每天都打她一顿,打到陛下回来了为止!”

    她眼角飞起的小小得意掩饰了刚才的难过和伤心,穆心瑜看在眼底,也替她开心,不过……她慢慢地走出了慈安宫,让士兵守好了这里,然后对着魏妃道:“现在我们知晓的只有太后,但是根据事情发生的一切来看,宫中和朝廷里,还有他们的余党眼下我不可能时时在宫中进出,后宫里,就必须你拿出雷霆手段来。”

    “我?”魏妃虽然做了妃嫔多日,可听到要靠自己一人来管理后宫,心里有些底气不足,“我倒是可以试一试,可是你呢……”

    想了想,知道穆心瑜还有其他事要做,便问道,“那要怎么做呢?”

    “陛下给了你和德妃协理六宫的权利,眼下慕容凝被幽禁,太后也关押了起来,德妃病一直都不见好转,实际上最有权利的人就是你,太后被关押的事很快就会传遍后宫,到时候她的同党会有所动作,而前朝想必你也清楚,三皇子如今蠢蠢欲动,想要登基做新帝,慕容凝也许会借着后宫下手,你必须要让后宫安宁下来,否则的话,不仅仅是前朝动乱不堪,就是你,也会很危险。”穆心瑜声音不大,却字字含里,一字字的将其中的厉害关系说明。

    听出她话中的意思,魏妃明白,若是给其他妃嫔占据了上风,自己这个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宠妃必然会成为最先遭殃的人,而穆心瑜,她身边有紫竹,还有楼焰心保护,所以她不会有事。

    若不想被人鱼肉,那就先成为杀鱼的利刃。

    “不过我看这宫中的禁军怎么会听你的调遣,九王爷能调动的应该是京卫营的士兵。”从刚才魏妃就有注意到这点,大秦的兵马控制的一向严格,没有虎符,想要调动不在自己手中的兵马,可以说是不可能,但是穆心瑜刚才却是让禁军在宫里听从她的调遣了,因为谢靖是她的人。

    穆心瑜笑了一笑,从头上轻轻的抽出一根簪子,“是它调动的。”映着雪肌的是一根墨玉簪,上面鲜红欲滴的红豆,是最简单的款式,也是大秦人都明白的东西。

    魏妃眼底射出了奇异的光彩,“这是坤帝的墨玉红豆簪吗?”

    穆心瑜将簪子又插了发髻之上,“嗯,将军在九皇子和十皇子的满月礼上送给了我,任何人用这根墨玉簪,可以调动禁卫军三次。”不知道当初谢靖送她这根玉簪的时候,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京城会有不平静的一次,但是这次,的确让她得了方便。

    穆心瑜告辞了之后,魏妃便将她的话想了一番,明白她的意思后,以手头的金蝇令所有妃嫔在天圣帝没有归来之前,只能呆在自己的宫殿之中,若是有人想要出去,一定要先行与她请示。

    这条吩咐下来之后,众妃嫔定然是不服气的,首当其冲的便是凝妃带着一群同样不服气的妃嫔一路气冲冲地到了她的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