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103佛祖面前

103佛祖面前

    “夫人说笑了,为人子女者,为母亲做些事是应该的!”

    穆心瑜淡淡一笑,接过齐夫人递过来的茶盅,看了一眼,里面和上一世一样,泡的都是碧螺春,那时她她刚嫁给景翼不久,就查出了身孕,喜滋滋地跟着祖母和大夫人她们一起来祈福,结果却被冤枉说她与别人有染,孩子不是皇家的种,导致她差点流产,那时还好有景翼出来为她解围,说相信孩子是她的。

    想来真可笑,那个时候,景翼就已经不相信清儿是他的孩子了吧!

    她端起茶盅放到嘴边,喝了一口,拿起手中的帕子点了点嘴角,含着的茶水技巧的吐在了帕子上。

    因为动作太快,又是侧身坐着,齐夫人没有看到穆心瑜的动作,只瞧着她喝下了茶水后,便拉着她起来,“既然来了这园子,那就得到处走走,都说普陀寺有十大奇花,我一直没看完,今日你定要带我都饱览一番。”

    “自当愿意。”

    两人同行,齐夫人带着穆心瑜往院子的深处走,不时的往后面瞟望,赏了几处花景后,穆心瑜抬手点在额头上,一直观察她表情的齐夫人眼里露出惊喜,脸色担忧的问道,“心瑜你怎么了?”这时候,药效也该发作。

    “有一点头晕。”眼眸半眯,脸颊泛着白色,穆心瑜撑着额头,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齐夫人连忙扶着她坐在一处荫椅上,语气殷切担忧的说道:“你先待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找大夫来看看。”

    无力的靠在椅上,云穆心瑜点点头,表示同意,齐夫人对着花荫后晃动的人影丢了个眼神,喜冲冲的朝着前殿疾走而去。

    她的脚步声刚消失,花荫后梭梭作响,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丫环走了出来,双手不停的搓动,猥/琐的脸上一对小眼泛着淫光的朝着穆心瑜走了过去。

    那个,便是欺负人身边的其中的一个丫鬟“小莲”。

    荷花池畔,珠翠围绕的夫人三三两两的在一起说话,只见花园深处走齐夫人脸色慌乱的跑了出来,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那些个夫人齐齐皱眉,作为贵妇人,弄得这匆忙的样子,没有半点仪态可言,真是丢尽官太太的脸。老夫人正在前殿里听主持讲经,听到这般吵嚷,头几不可闻地抽了抽,她是奉皇上的命令,将穆心瑜带来最这儿没错,但她的确是真心实意想要拜菩萨的啊。

    虽不喜也不能置之不理,赶紧迎上去,问道,“齐夫人,如此大呼,可是有什么大事?”

    齐夫人听了这话,也明白拉偶人嫌她失了礼数,她是故意做出这样的举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到时候抓到穆心瑜偷人的时候,才能闹个人尽皆知,于是装作没听明白,眉心皱紧,夸张大喊道,“穆老夫人,心瑜刚才说头晕站不起来,你赶紧请个大夫过去看看。”

    一听是穆家大小姐头晕了,其他夫人了纷纷开口让穆老夫人赶紧派人请个大夫来,老夫人也急了起来,不过她没有慌,眉目带着几许锐利,“心瑜身边有人服侍么?”

    这会儿皇上恐怕已经处理完政事,已经朝这边赶过来了,要是看到穆心瑜出了什么事,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没有,当时我们两人想静静的赏花,没有让丫环跟上。”齐夫人肯定不会让丫环来打乱她的计划,早就支开了人。

    留一个要晕的女子单独在花园里,今日陪同来的还有男子,这要撞上了可是浑身说不清的,眼看穆老夫人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其中一位贵夫人目光闪了闪,站出来道,“穆老夫人,现在还是赶紧去请大夫来,我同你一起去看看。”

    “是啊,看那样子,心瑜晕的很厉害,差点倒在地上了。”齐夫人添油加醋的说道。

    老夫人也没有法子,派了桂枝拿了帖子去请大夫,这是皇家寺院,大夫肯定是有的。

    齐夫人带着她们往花园深处走去,心里暗暗自得,算一算身后跟来看的夫人,除了穆老夫人,章大夫人,还有知府夫人也在,这么一大堆人看到穆心瑜的丑事,不到一个时辰,保管整个京都的贵族圈都知晓了,这可比随口撒下的流言管用多了。

    “可到了吗?”不说老夫人作为祖母,就单单皇帝那关也不好过,心内焦急,一路问了好几次。

    “前面那块花荫就是了。”眼看目的地就要到了,齐夫人步伐越来越快,恨不得插着翅膀瞬间移动。

    谁知,到了那块花荫下,众人四处一看,哪里有见到人影。

    “齐夫人,你有没有记错,是不是这块地方?”知府夫人微蹙着眉头,不悦的盯着齐夫人,这怎么做事的,一切不都早商量好了吗,这样还能出纰漏。

    齐夫人拿着帕子擦擦额头的汗,也有些奇怪,她肯定没有记错地方,这园子虽然很大,但是她每次拐弯都是选右边小径,想了想,这才道:“也许是太阳照过来,心瑜觉得晒人,移了个位置。”

    此时日已升空,由东往西移动,倒也有几分可能,于是又浩浩荡荡的往前头寻去,转过一个花棚,到了一处玲珑吊藤花棚前,齐夫人耳尖,听到里面几声不寻常的梭梭响动,偶尔夹着模糊细微的粗喘声。

    原来是弄到了这里,也好,这样更显得小贱人是故意支开人要和奸/夫偷/情的。

    齐夫人心中大喜,故作疑虑的探头看了看,轻声对着众夫人道:“这后面好似有什么声音,我去揭开看看。”说完,上前几步,满心踊跃的将那吊藤用力往两边一拨。

    只见密密垂落的宽叶花藤后,两个年轻男女搂抱在一起,就连外面多了观众都没有注意到,倒把一些个已经嫁人的夫人都惹得脸红了起来。

    “光天化日,是谁在那里没羞没躁啊,佛祖面前也不怕遭天打雷劈!听听,那个女子的声音,哟哟哟哟,我都替她躁得慌,要是我家孩子敢这样,一生下来我就掐死她去,免得对不起祖宗!”

    齐夫人喊得大声,跟别人听不见那草垛里的声音似的。

    老夫人耳边嗡一声响,双眼一闭就要往后倒去。

    完了,皇上一定不会放过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