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36精湛琴艺

236精湛琴艺

    再看天圣帝竟是毫不拒绝,想来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否则也不会得到圣上的青睐了。

    巴图王妃对着穆心瑜敬了个礼,面容上看不出什么异常,旋即两人分别坐在了两架刚刚由人准备好的古琴之上。

    只听金殿之中,琴音乍起,玲珑如雪,声音如流水袭来,婉转流传,一点点一点点的袭向众人,一时间众人仿佛置身在春日里空旷的山海之间,那里琼花朵朵,小溪清澈,鸟儿鸣叫处处,青翠幽点之间,说不尽的优美和畅意。

    忽而那点点如星的花苞就在眼前绽放开来,重叠如云的花瓣像是锦缎一般在众人面前展开,让人心头生出繁华似锦之感,只叹夏夜绵绵,骄阳似火,不料那欢快的琴音还徐徐在耳,转而之间,又化作了秋叶瑟瑟,清凉如水,轻拢慢拨之间,曲意淡淡,无声落寞……

    那巴图王妃见众人皆露出一分欣赏之意,嘴角的笑容徐徐勾起,露出了一分刚才完全不同的冷意,余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坐上魅凝美邪的男子望去,见他面色淡淡,不见半分的赞誉之意,完全不似众人那般,赞赏有加,侧耳倾听,心中陡然生出不快之感……

    就在这个时候哦,一行悠扬的琴音,枉若一场低沉而绵绵的细雨开始纷纷落在了大殿之中,仿若插进了刚才秋风萧瑟里,黑沉沉的天空之上,那琴声细细密密,淅淅沥沥的落下,显示一点点,一丝丝,随着那风声欲为萧瑟,雨声也大滴小滴落下,若打在芭蕉宽大的翠叶之上,滴答之中宛若又含着绵绵的思苦之意。

    众人的目光再也不看巴图王妃,而是望向那素颜雅面的女子,纤细的手指轻压在琴弦之上,飞跃在殿中廊下。

    天地之间仿若变得无比的辽阔,雨后的乌云之下,有月破云而出,露出萧萧孤寂之隐,在场的人听的入了迷,只觉得琴声如夜风,呜咽婉转,穿过重重夜色之中,带着难以言说的凄苦。

    那是曾经跪在暗牢里,苦苦哀求放过自己孩子的苦命女子,那是不惜那是看着宛若姐妹的人,当着面笑的肆意又邪恶的苦。

    在这雪夜里,仿佛一切都铺面而来,那是尘世间所有人避之不得,又无法救得的苦,它像是顺着耳朵钻进心底的情虫,勾起了无数人心内深藏的愁思。

    而另外那雪茫茫,风高扬,玲珑剔透雪裹妆的琴声淹没在这一片琴音之中,再没人能体会。巴图王妃见此,余光迅速的朝着巴图王看去,见他脸色似乎也被琴音所吸引,急的双眸微紧,手下更快,可琴音本来就讲究清心和意境,再如此,那琴音便有了急促之感,失去了她原本四季芬芳的美意。

    一曲了,而众人心中的触动不是一时半会才能散去心中都有所思,那些曾经百看穆心瑜不起的小姐夫人,除了眼中有赞赏之意外,似乎能从这琴音里感受出什么。

    一个商人之女,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京中屡屡的轻视和刁难之中,安然无恙又如此清华高若,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里面所遇到的艰辛和阻拦,才能早就她弹出如此悲怆的曲调来。

    穆心瑜缓缓的收回了手,淡淡的一笑。琴棋书画,一直都是她会的东西,上一世那些空虚无聊的时间,就是靠这些东西打发的,但是这一世,到底她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到了书棋两样之上,琴更是放下许久未弹,方才一起手,她就知道,巴图王妃的功力绝对不低。

    当初穆心瑶便是琴棋书画样样出色,到了现在,似乎更好了,她所弹奏的《夏月冬雪》已经是非常具有水平,所以穆心瑜一开始并没有弹奏,而是听她的曲子。

    要想在同一水平上取胜,那就要用人们记忆十分深刻的东西人有一个本性,记苦不记乐,思愁不思欢,大部分人都会为苦愁而夜不能寐,很少人因为高兴而失眠而且愁苦的事情,能在他们的记忆里存在许多年,甚至能刻在骨髓里,难以磨去。

    介于她上一世所经历的那些,再结合她的指法,用最为拨动人的低沉乐曲,配合着穆心瑶那秋风萧萧之,从琴音一起,就以巧计夺了先机。

    两重琴音之下,人们的思绪想要不变都难,到最后便只闻穆心瑜琴声之苦,而不听巴图王妃琴音之美了。

    就在众人还在卦品味这段琴音之时,暗自感叹之时,那巴图王已经站了起来,小辫子上的珠宝簌簌发响,面上带着十分高兴的笑容,朗声喊道:“大秦国土广盛,人才辈出,随意指出一个都是如此了得,实在让巴图钦佩。大秦皇帝陛下,我十分中意这个弹琴的女子,就请陛下将她赏赐给我吧!”

    一语出,而满场惊,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姿态轻狂,言语无礼的巴图王。

    他要娶的是圣上的贵妃?若是其他千金闺秀也就罢了,那都是未婚女子,求娶也是正常的,为了两国往来,和亲之事见的也不少了。可是刚才弹琴的穆心瑜,那可是嫁人了的,而且,嫁的可是当今圣上啊!

    巴图王莫非是疯了不成?

    连本来听琴后,一脸笑意的天圣帝脸色都微微一顿,冷着脸道:“巴图王,你可知道,刚才弹琴的女子可是朕的妃子,她是朕的人!”

    穆心瑜皱眉看向巴图王妃,她此时又站回了巴图王的身后,一脸温婉的样子,实在是让她觉得怪异的很,可此时,她仿佛知道了,巴图王妃和穆心瑶要来的目的了。

    听到天圣帝的话,巴图王一点也不惊讶,他挑起两道深棕色的长眉,棕色的皮肤在金殿的烛光之下闪闪发亮,“不用皇帝陛下你提醒,我自然是知道她是嫁了的妇人,但是刚才她出色的琴艺,还有美丽的容颜都让我对她一见钟情,刚才皇帝陛下不是说了吗,若是我看中了谁,就把她赏赐给我,以做两国恢复互市的诚意吗?”

    这……天圣帝之前确实说过要将他看中的女子赏赐于他,可是天圣帝那时候说的是宫中的舞姬,而不是自己的妃子啊!

    天圣帝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不是普通的女子,朕要赏赐给你的,也是我大秦云英未嫁的姑娘,如果朕把她赏赐给你,你将朕至于何地!”

    岂止是责怪,穆心瑜是自己的媳妇,哪里有把自家的媳妇赐给外国人去的,这种事情除了那种实力太弱的不得不为之的国家,以今日大秦的地位做出来,不仅丢了天子的威信,还会失去朝臣的心。

    哪知巴图王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既然嫁了人,把她抢走自然是不对的,为了弥补陛下的损失,我愿意以我的爱妃,和他交换,将陛下的妃子和我的妻子互换,这样陛下也不吃亏了吧!”

    “混账!她是朕两个皇儿的母亲,是朕属意的皇后人选!”天圣帝大怒,拍案而起。

    而众人,早已被那句“皇后人选”吓住了,就连穆心瑜本人,也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向了天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