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241惊魂一箭

241惊魂一箭

    穆心瑜见她手不自然的垂下,知道她没有力气再动手脚,嘴角微微一勾,收回目光之时却迎上了四皇子的两道视线。她脸色不变,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朝向楼焰心望去。

    四皇子站在天圣帝的身后,他以为穆心瑜会看他的,可是她看到他,也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根本就将他当作空气一般!她的眼底,心里都只有楼焰心,只有他!

    嫉妒宛若藤蔓,攀上他已经发青的内心,四皇子眯了一对鹰眸,重新朝战场上望去,楼焰心,你最好输了,输了,穆心瑜也不是你的了!

    两人已经到了激烈战争的时候,巴图王箭筒里八十八支长箭已然只有最后三支,然而结果却与前面相同,到目前为止,把红心箭靶上没有一只黑色铁箭,独独一根银色长箭独立在最中央的箭靶之上,宣誓它独一无二的位置!

    巴图王心生杀意,策马疾行,竟是一手下捞,弯腰将地上落下的五只长箭拉起,反身朝着楼焰心射去,他动作疾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又见他手中多了长箭!

    然而他快,楼焰心比他更快,只看他长发于风中漫天飞舞,宛若神魔降于人世,邪异凛然,长弓绷紧如半空弯月,萧冷之意渐渐褪去,仿佛被楼焰心浑身的杀意所取代,穆心瑜只看到他那薄唇微微一压,随之传来绷,绷,绷,三声,数道银白光芒,如流星逐月,风驰电掣,朝着巴图王射去!

    天圣帝见他如此,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阑干!

    旁边众人全部惊声呼喊了起来,世子这是要当场将巴图王射死吗?!

    巴图王被那迫人的煞气惊的一呆,就在这一呆之中,银光带起雷霆万钧,竟逼得他全身不断的往后退去,如同半空飞鸟,从马上急速的退去,最后咚的十二声,方才罢了飙射劲力!

    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那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树,巴图王高大魁梧的身躯紧紧贴于其上,整个人以一个大字的姿态,脸色惊恐的望着前方,仿佛木偶一般,一动不动。

    那射出去的十二支银色长箭,每一只都贴着他的肌肤,从肩膀,左右手臂,左右大腿,腰侧穿贯而出,竟然是用箭力将他从马上带出二十米,钉在了场外的大树之上!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只看着那树干之中上方,浑身分毫不敢再动的巴图王,连呼吸都被这一手震慑!

    穆心瑜目不转睛的望着那一袭玄色人影,只觉那飘逸挺拔的身影,在俊美之外,横生一股狂肆霸气,邪魅的容颜上弥漫的是无尽的杀意,在万众瞩目之中,楼焰心缓缓的抽出筒中最后一支长箭,拉弓,眼眸深处瞄准的是树干上壮健的男子!

    “技不如人,不服输,技不如人,还暗下毒手!你,死不足惜!”

    冬风刮走所有的温暖,也冰冻住所有的人的心!雪花渐欲迷人眼,树枝狂舞摇动,让人心头紧缩,天圣帝顿时一手拍在栏杆之上,直逼楼焰心!

    这一箭射去,杀了巴图王,两国必然开战!到时候西戎借着战乱,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他是一国帝王,失声大喊,有失威严,四皇子见天圣帝脸色,眼眸里带着一抹算计的光芒,最好楼焰心一气之下射杀巴图王,父皇必定要给乌拉国一个交代,旋即张口呼道:“九皇叔,你千万不要冲动,他是乌拉国的国王,就算天大的侮辱,你也要忍耐下来!”

    暗含毒液的语言连同白羽袭来,楼焰心姿态怡然,不急不缓,狭长的魅眸里只露出一抹嘲讽,保持着抬弓射箭的姿势,宛若成了一座雪玉雕像,美到极点,也冷到了极点,雪花飘在他的神周也被冷凝之气冻赚悄悄然的落到区域之外,不敢染上玄色的大氅之上,破坏一丝一毫的美感。

    巴图王妃脸色平淡,然而目光闪动,藏着按压不住的恨意,既然赢不了,那就一箭射死他吧,只要射死了巴图王这个畜生,她便可以找机会逃脱,再也不要回到乌拉国那种恶心的地方!

    被悬在树干上的滋味极不好受,巴图王挣扎不得,又见楼焰心还欲拔箭射来,那种不可一世的张狂气息早在与他对峙的时候被碾的粉碎,心中惧怕,领教过楼焰心的箭法,他知道,虽然如今隔了两百米,可若是楼焰心想的话,那箭可以精准的射到他的瞳孔,保证丝毫不差!

    他的箭术在楼焰心面前,简直如同小儿一般,不值一提!

    “九王爷,既是比试,那就点到为止,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你们大秦人比试,都是要将对方射死才作数的吗!”

    看着刚才出手陷害的男子此时不敢乱动的喝求报名,楼焰心冷然一笑,凤目里露出一丝睥睨之态,如同俯视着微不足道的尘灰,倏地放手,那震人一箭更快,更猛,疾风呼啸,在悬吊的众人呼声,咚的一下,射到了巴图王的裤裆之中!

    瞳孔在弦放手松之时就缩到了极点,巴图王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却猛然发现那箭锋方向不对,再去细看,倏地一下箭速加快,凛冽的寒意紧贴着下身,巴图王眼眸暴睁,惊的几乎要从眼眶里射出来,从下半身传来的冷意,让他全身肌肉不可克制的发抖起来,杀意从箭头勃发,整个宝贝都疼的蜷缩了起来!

    众人之中,有人长呼了一声,放下了心,有人哀叹了一声,恨没有达成目的。

    有那站在巴图王周围的侍卫,眼看那凌厉一箭射到关键位置,感同身受的双腿一闭,紧紧夹住宝贝蛋,暗自低呼,这巴图王以后不会废了吧,他们就是看着都觉得疼的紧啊。

    而楼焰心镇定自若的拉着马缰,散步般优雅的行到吓得差点失禁的巴图王面前,看了他一眼,优雅贵气的微微一笑,眼眸余光若有若无停在那只还在树干上隐隐震动的银箭之上,促狭的笑意再次长睫之下掩藏,刚巧露出一点,以便树上的男子看到,朱唇轻启,“巴图王,果然是王者风度,今日本王小胜一箭,真是多谢抬让!”让你觊觎我大秦娘娘,以后要你一想起我大秦皇后,就再无猥琐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