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毒后狠倾城 > 正文 268出使乌拉

正文 268出使乌拉

    朝堂中的事情,向来都有他的两面性,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好事,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可能就是坏事,所以穆心瑜不意外,她淡淡的一笑,目光柔婉,“那陛下这次让你去,是扶植一个好操控的人做下一届的乌拉国王吧。我记得,巴图王有七个儿子,四王子和六王子分别夭折,如果年纪稍许大一些的,其中三王子母族势力最大,五王子和巴图王一样好战,唯独大王子母亲早逝,一直过着不好的日子,连奴隶都可以欺辱他,莫非……”

    楼焰心摇了摇头,“不,大王子虽然母族势力薄弱,不被人重视,但是这么多年,他在三王子和五王子的虎视眈眈,迫害之下,却一直存活着,这证明他是一个很会隐忍,又有魄力的人,如果大秦扶植他的话,之前他会听命于我们,但是等到他实力扩展了,也许是一头比巴图王还要凶猛的野狼。”

    穆心瑜点头,也端了水喝了一口,“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相对来说,二王子的确要好得多,他母族势力一般,也有一定影响力,为人很中庸,也并不勇敢,才能平平,这样的人,才是大秦想要的人。”关键是,能够扶持一个对楼焰心忠心的人,最好不过。

    “嗯,不愧是我的小鱼儿,心有灵犀!”楼焰心笑着站起来,一把抱着穆心瑜朝着内室走去,望着贴身的丫鬟们都捂着嘴有默契的退下,穆心瑜脸上飞出了霞红,在楼焰心肩上捶了一下,“干嘛,这里是皇宫,先放我下来!”

    楼焰心吻了吻她的发丝,低声道:“后天我就走了,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多久,这两天,你就陪陪我。”

    他的陪陪自然不是普通的陪着,而是那种让人羞人启齿的陪法。晓得楼焰心若是得不到答应,使劲会跟着她磨,哄到最后她还是得屈服在他的爪子之下,跟这个家伙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穆心瑜忍着羞意,细声道:“我还没洗澡的呢”

    抱着香香的小鱼儿在手里,楼焰心只觉得身上散发的清香味道,比那最有效果的**还有用,恨不得立即正法,哪里还能等到洗澡,红润的唇瓣沿着她的颈部迫不及待的吸允了起来,低沉磁性的嗓音充满了诱惑,“没洗没关系,等下为夫好好的将你全身都”洗“一遍,保证每一处都干干净净……”后面这一句,他还特意加重音强调。

    那声音像含着火,一下点燃了穆心瑜的全身,她恨不得跟虾米似的缩起来,什么“洗”一遍,……脸瞬间涨得绯红,水眸等着楼焰心,你太无耻了……

    一室烛光旖旎,云翻雨覆!

    这个没有节制能力的家伙!

    两天后的清晨,穆心瑜睡得半梦半醒之间,察觉到身边的人有动静,迷糊间想起,昨日楼焰心又偷偷的溜到未央宫来了,本来还气的她,如今已经没力了,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的男子已经坐了起来,想起今日他要去乌拉国的,强自睁开困极的眼皮,“你起来了,我帮你更衣。”

    “不用了,我自己来,你再睡会。”楼焰心瞧着她小脸一脸倦困的涅,知道这两日自己的索求让她有些承受不住,哪里还舍得她这么早起来,巴不得她多休息一些才好。

    想起要和楼焰心分离这么长时间,穆心瑜的睡意也渐渐的散去,自进宫以来,两人基本都是在一块,这乌拉国和京城之间来去最快也有都要一个半月,更何况楼焰心还要在乌拉国那暗中扶持王子上位,不由有些贪恋的环住他精瘦的腰身,脸颊在上头蹭了蹭。

    小猫一般的温香躯体靠着自己撒娇,楼焰心心都化成一滩水了,抚摸她柔软散落的青丝,眼神柔和,“你夫君我魅力就是大,这还没走,你就舍不得了。”

    “嗯,舍不得。”将头枕在他腿上,穆心瑜眯着眼深呼吸了几口他的气息,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手,双眸贪恋的望着他俊逸魅丽的容颜,“我送送你。”

    说罢,撑着身子便要起来,结果才动了一下,全身就如同被石子碾过一样的疼,特别是两腿之间,根本就完全脱力,整个人倒了下来,跌到了楼焰心的怀里。

    “都怪你,本来要去送你都不可以了。”穆心瑜揉着酸痛的腿,一脸哭笑不得。

    明明是两个人一起,说起来,楼焰心作为男人的运动量更大,为什么每次到最后先昏厥的人也是她,先睡着的人也是她,到起床的时候虚弱如同得了重病的也是她。

    她斜睨了一眼楼焰心,只见他穿了一袭白色的里衣,一张脸白玉似的邪美,肌肤如雪,饱满润泽,而那双魅眸里的墨色瞳仁如同点漆一般,幽黑发亮,闪的褶褶的光芒,还要亮过白日完全是一副神清气爽,精神奕奕的。

    难道他练的功夫是吸阴补阳这种么?把她在床上折来弯去,吸光她的精力,然后练成绝世武功,所以年纪轻轻武功就这么高……

    “小笨蛋,你夫君我练的绝对是正统武功,你要多加强锻炼锻炼身体,体力太差了,昨晚才第二回,你就拼命说不要,让我饶了你,让为夫太过的!”

    轻笑的语气夹杂着正经的话语,穆心瑜睁大眼睛望着楼焰心,他正勾着一抹熟悉的邪魅笑容,摇头道:“你自己不知不觉把心底的想法都说了出来哦,原来为夫在娘子的眼底,是这么的俊美,以后我会注意好好保护我这张脸的!”

    “你!”穆心瑜翘起嘴,望着楼焰心那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脸如酒熏,羞得干脆躲到被子里去她不要见人了,会给楼焰心笑死的!

    这个死妖孽,脸皮厚,又自恋,她不跟他说了。

    望着小鱼儿躲在被子里和毛毛虫这般可爱的样子,楼焰心将她从被子里扒拉出一个头来,轻轻的在额上一吻,“累了就早点休息,不用太的我,但是要记得想我。”

    这温柔的一吻,将羞意都淹没,穆心瑜睁大眸子看着他,轻轻的点头,“我会等你的。”

    一辈子都等你。

    当日辰时,九王爷从京城出发,与乌拉国使臣队伍一同护送巴图王的遗体和灵魂(也就是巴图王妃的遗体)一起回国。

    初春的曦光和花蕾的清香,是他们走时所见的最美风景,待到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