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2.第 1 章 初见

2.第 1 章 初见

    如意从梦魇中惊醒,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梦见那间屋子,冲天的大火,熊熊的火光,满眼的红色,红的那样刺目。她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躺下想再睡一会儿却睡不着了,翻身起来披上外衣走至院中,夜凉如水,银色的月光如霜般铺满小院。

    这是一个简朴的小院,院中几垄菜畦,几株葡萄架,架下有个石桌两个石凳,旁边有一个大石磨。如意此时正坐在石凳上怔仲的望着月亮。

    “如意,晚上石凳寒凉,怎么又坐在石凳上了?”一个妇人匆匆走过来。

    “娘,你怎么起来了?”如意赶紧站起来扶住安氏。

    “娘听见动静起来看看,你是不是又做梦魇了。”

    “最近总是梦见咱家那场大火。”如意怏怏说。

    安氏神色有些不安,但如意低着头并没注意,安氏小心翼翼的问:“如意,都梦到什么了?”

    如意淡淡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梦里只有冲天的大火。”

    安氏似乎松了一口气,安慰道:“那时候你还小,记不得也是应该的,当年咱家失火,娘只带着你逃了出来,漂泊异乡”说着说着安氏不禁黯然。

    如意怕安氏伤心赶紧岔开话题,“娘,早点睡吧。”扶着安氏向屋里走去。

    六岁以前的事如意都不记得了,记忆最早就定格在了那场大火上。她娘从来不愿意提起大火前的事情,也从来不会说起爹爹。

    然而此茹意非彼如意。茹意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她姓茹名意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一名战地新闻工作者,八年前在一次战国时期展览上她看见一幅面容酷似自己的战国公主画像,手腕上戴着一枚六角形蓝色水晶。

    夜里茹意莫名其妙的梦见了那个战国公主,醒来时就变成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跟着娘亲在逃难。她尝试过各种方式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均告失败,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穿越了。

    转天一早,如意像往常一样推着小车去卖豆腐。

    如意张了一长白嫩如豆腐的脸,灵动有神的大眼睛,精致的五官,加上轻盈婀娜的身姿,沉静温婉的气质,因此得了个“豆腐美人”的雅号。在这个小镇上颇有人缘。

    大老远卖菜的张婶就和她打招呼,“如意今天来的这么早啊。”

    如意笑笑说:“今天起早了,张婶来的更早啊。”

    旁边卖馄饨的刘伯也热情的招呼如意,“如意,来,吃碗馄饨再卖。”

    如意笑着推却道:“不了刘伯,我吃过早饭了,哪好意思总占您的便宜啊。”

    一旁的张婶对刘伯笑话道,“你这帮着儿子讨媳妇的目的也太明显了。”

    如意面红耳赤不再接口。适时,刘伯的儿子刘虎从馄饨摊里走出来,“如意我帮你吧。”

    如意微红着脸低着头从他旁边走过,“不了,我自己来吧。”

    豆腐卖的很快,刚过巳时就已经卖的差不多了,如意留了两块豆腐打算回家吃,就开始收拾摊子。

    一个侍从打扮的少年走过来说,“姑娘来两块豆腐。”

    如意头也没抬的说,“不好意思啊,今天卖完了,明天赶早吧。”

    “姑娘怎么说谎啊,你那不还有两块豆腐吗?”

    如意抬起头看了一眼侍从,“这是打算回家自己吃的。”

    侍从见如意神色并不想卖给他,脸上顿时浮上怒气,“我家公子想吃你家豆腐是看得起你,这两块豆腐我要了,快给我包起来。”

    还没等如意说话,一个身穿黑色暗花锦袍腰束玉带的公子隐隐带着气势走过来,声音不怒自威,“福九,怎么这般不客气。”那个被叫做福九的侍从吓的不敢再说话,默默的退到一边。

    锦衣公子转身对如意说道:“姑娘不要放在心上,是在下对手下管教不严。”

    如意一愣,望向那张英气勃发的脸深如潭水的黑眸。那双眼睛好像有一种魔力能将人吸进去,愣神间,只听锦衣公子又说道:“在下刚来此地听说姑娘家的豆腐很好吃,所以想来尝尝,没想到卖的这么快,我明天再叫人来买。”

    如意犹豫了一下,把剩下的两块豆腐递了过去,“既然如此那就卖给你吧。”旁边的侍卫青墨接过来并递过去几枚圜币。

    如意为难的看了一眼锦衣公子,“这么多钱,我没有这么多零钱找你啊。”

    锦衣公子笑笑不以为意的说:“不用找了,本来就是我夺了姑娘的所爱,就当补偿吧。”说罢也不待如意反应就转身离开了。

    桂陵镇是一个边塞小镇,既是边境也是要塞,是兵家必争之地。多年来边境摩擦不断,最近齐国更是蠢蠢欲动不断向小镇方向进军。现在这个小镇隶属魏国,魏武侯甚是看中这个要塞之地,遂派了靖远将军来镇守此地。

    靖远将军是大将军统领令狐达之子,年方二十有二,战功累累,早已升任将军。也是当今魏武侯的外甥,魏武侯甚是倚重。

    *

    城外行营将军帐里,“将军刚才好生客气,不过是两块豆腐嘛!”

    福九不服气地说。令狐远斜睨了一眼福九,冷冷的说:“怎么我说的话都忘了吗?军规第五条是什么?”

    福九吓得一哆嗦,赶紧答道:“不得仗势欺人,不得欺压百姓。”“记得就好,下次再犯军法处置。”令狐远狠狠地看了一眼福九,福九赶紧低下头去。

    令狐远淡淡的说道:“下去吧。”

    令狐远走到案前,抽出一个画轴打开,不由得望着那幅画出神,画上是一个少女,有着倾城之姿,穿着一件水蓝色纱衣,飘逸出尘。令狐远心里暗暗的比较着今天见到的那个女孩,竟和画里的人有着七八分相似,只是今天见到的女孩比画里人更多几分烟火气。

    “青峰,”令狐远头也没抬的叫到,青峰是令狐远的暗卫也是死士,轻易不会露面,只在暗中保护令狐远或执行一些特殊任务,并不在行营的编制里。他和青墨是两兄弟一个在暗,一个在明保护着令狐远。

    “在,少将军。”青峰一身黑色劲装从角落里闪出来。“你去查查刚才那个女孩,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记住一定要小心谨慎。”令狐远吩咐道。

    “诺”青峰闪身出了大帐。

    令狐远还没来得及把情绪收拾好,副将杜奕就匆匆来报,“将军,明天进城事宜都安排妥当,县令已经辟出一处宅院做将军的临时府邸。”

    “好,约束好将士,不得骚扰百姓。”令狐远严肃的说到。

    “末将谨记。探子今天来报,齐国最近好像发生了内乱,原齐国公子田因齐突然回来夺权。”

    “田因齐失踪了八年突然回来,看来是有备而来,当年他下落不明,原来他还活着。最近齐国应该不会来犯了。”令狐远起身踱着步缓缓的说,“但是也不要掉以轻心,派探子营严密监视。”

    “是,末将这就去办。”杜奕转身刚要出大帐。

    正好福九来传午膳,一小盅鲫鱼豆腐汤,一份小葱拌豆腐,一份菜,一碗米饭。

    杜奕见着不由奇道:“怎么今天这般素,成了豆腐宴了。”

    “这是今天新买的豆腐,是将军吩咐做的。”福九答道。

    令狐远想起如意不由的淡淡的笑了,对杜奕说道:“阿奕啊,不如一起尝尝。”

    杜奕望着‘千年冷面将军’居然会笑,不由觉得毛骨悚然,赶紧落荒而逃。

    *

    第二天如意刚摆上摊子,就见路边人头攒动,望着远处进城的路,如意不明就里问旁边卖菜的张婶,“张婶,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

    “你没听说啊,今天大将军进城,据说大将军今年才二十出头,长得英俊又潇洒,至今还未娶。这不都来瞧热闹。”张婶神秘的朝路边的人群眨眨眼。

    如意迷惑的望向路边,果然见年轻的姑娘居多,遂恍然大悟笑着点点头。张婶望着如意继续说道:“要我说如意你可是咱们桂陵镇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了。你往那一站哪儿还有她们的机会啊!你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了。”

    如意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张婶真是的,竟取笑我。”

    “张婶哪里是取笑你,你要是我女儿我可舍不得你这么起早贪黑的,早张罗着给你嫁个好人家了。”

    正说笑着,远处的军队训练有素的缓缓走近,为首的人骑着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一身明晃晃的甲胄,散发着威严的气势。

    当如意看清那张英俊的脸不由一愣,这不是昨天买豆腐的锦衣公子吗?他原来是大将军啊。令狐远此时也不经意的看到了脸色灿如桃花的如意,嘴角不由轻轻扬起嘴角冲着如意笑了一下。

    如意周边的人群顿时人头攒动激动起来。“看到了吗,他刚才冲这边笑了。”“他刚才是不是冲我笑的啊。”……姑娘们激动的说着。如意赶紧低下头去。

    进城的军队总算是走完了,人潮慢慢的散去,街道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如意还在震惊中,他刚才为什么冲这边笑,很快答案便来了。

    上次随锦衣公子来买豆腐的侍卫青墨走过来,“姑娘,豆腐我家将军全包了。请你随我回府算下账吧!”

    如意心思转了几回,犹豫是否该跟他去,去吧总觉得目的不单纯,不去吧人家可是大将军。来人见状也不催只在一旁等候。最后如意拿定主意,转身对不远处的张婶喊道:“张婶,我随这位小哥去结账,您告诉我娘可能回去晚些。”

    “知道了,你去吧,小心些!”张婶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说。如意点点头随青墨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