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3.第 2 章 将军府

3.第 2 章 将军府

    高大的门楼,朱红色大门,庄重而又威严,如意有些胆怯,走进去更是别有洞天,弯弯绕绕,走到一个高台楼阁前,缓缓拾级而上,推门进去,令狐远已经换下甲胄,一身暗青色团花纹锦袍端坐在屋子正中的矮几前。

    “民女见过将军。”如意低着头屈膝福了福。

    “免礼”令狐远温和道,“恕在下冒昧,请姑娘过来确有要事相询,不知姑娘芳名?芳龄多少?可是本地人?”

    “民女安如意,年方二九,不是本地人幼时家中变故随母亲来到此地。”

    “可记得幼时家中在哪?”

    “不记得了,只记得一场大火。”

    “一场大火”令狐远若有所思。

    他心里确定这个女孩应该就是他要找的人。“姑娘,在下刚到桂陵不熟悉这里的食宿,不知道可否请姑娘留在府中专管膳食。”

    如意一愣,没想到会是这样,不知道是否该同意,只得说,“我暂时还不能给将军答复,我得回去问一下母亲。”

    “好的,应该的,为了方便照顾你母亲,你也可以将母亲接过来,现在府上没有什么人,正是用人之时。”

    令狐远已经知道她口中的母亲并不是画中人,应该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很有可能是知道当年内情的人。“青墨,送安姑娘回去。”令狐远吩咐道。

    如意随着青墨结了账,弯弯绕绕出了府,直到到了家还懵懂着,今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小院中安氏正在石磨旁磨豆腐,望着日渐年迈的母亲,每天还要辛苦劳作,也许去将军府司个职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出路,月钱比每天卖豆腐要多而且还稳定,母亲也不用这么辛苦。如意很快拿定主意。

    “娘,不是说这些重活我来干嘛。”如意快步走过去帮着安氏推起磨来。

    安氏哪里舍得女儿这般辛苦,“你已经卖了一上午的豆腐了早该累了,快进屋里把饭吃了,锅里热着饭呢。”安大娘推着女儿进屋。

    “娘,那你也别干了,我正好有事和您商量。”如意拉着母亲一起进了屋。

    安氏为如意摆好饭菜,黯然的说道:“都是娘没本事,要不怎么能让你过这种生活呢!”

    “娘,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啊!”如意扶着安氏坐下,“娘,今天将军叫我去他府上做膳司一职,还能带着您一起去,您觉得呢?”

    安氏怔了一怔,“将军?哪个将军?”“就是今天新来驻守的将军啊!”

    安氏心里百转千回,不知这将军是不是当年救了公主一命的将军,难道认出了如意,如意和公主确实长得很像,如果是见过公主的的人肯定能认出来,难道真是天意,不知是福还是祸。安氏犹豫的问道:“这个将军有多大了?”

    如意以为安氏想歪了,因为这些年也总有一些仗着家里有钱有势的官老爷商老爷来给花花公子的儿子提亲或给自己纳妾的,但都被安氏挡了回去。“娘,你想哪去了,将军很年轻也是正人君子。”

    安大娘一听很年轻反而又生出另一种担忧,当年公主把如意托付给她时,希望如意能够过平凡的生活,不要再卷到王族的斗争中去,她原也打算托个媒人给如意说个好人家,也算了了公主的心愿。可是媒人来说如意都不愿意,自己也舍不得,只怕委屈了如意,才一拖再拖,拖到现在反而生出了许多事情来。

    如意望着安氏变幻不定的脸色,以为安氏只是担心自己,遂赶紧安慰道:“娘,你放心吧!将军为人很是和善,不会苛待下人的。”

    安氏看着已经拿定主意的如意,心里一阵难过:你可是金枝玉叶的小公主啊,怎么能去伺候人呢。可是这个女儿向来有主见,决定的事绝不反悔,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答应。安氏心想也许这便是天意。

    转天一早,如意去将军府回了话,同意去膳司房。便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带着安氏一同进府。

    *

    千里之外的魏国都城,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内,层层帷幔间飘出悠扬的琴声,突然琴声嘎然而止,帷幔后一位长相极其俊美的男子从琴台上缓步走了下来。

    俊美男子冷声冲着外间问道:“消息可靠吗?”

    外间堂上跪着的黑衣男子头也不敢抬的回道:“回大殿下,应该可靠。”

    “人在哪里?”

    “在桂陵镇”

    “噢?躲得更远。难怪找了这么久。去把人带来,不要惊动其它人,也不要伤了她,小心谨慎些。”

    “属下明白。”黑衣人行完礼迅速消失了。

    当今魏武侯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魏罂,二儿子魏缓。魏武侯很是喜爱大儿子,据传是因为大儿子长得极像武侯早逝的亲妹妹—临月长公主,武侯和妹妹感情极好,但不幸妹妹早逝,只得寄思于子。当然这都是王宫里的传说。俊美男人正是魏武侯的大儿子魏罂,人称公子罂。

    魏罂缓步走至窗前,望向窗外层层楼阁间,俊美的脸上竟有几分黯然,不知这些年她过的可好?

    一个六七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围在一个十六七岁的俊美少年身边,甜甜的叫着,罂哥哥你长的好美啊!我什么时候能长的像你一样啊?少年气闷的说道,我是男的你是女的能长得像吗?再说有用美来形容男的的吗?女孩不甘心的说道,可是人家都说咱俩长得很像啊,比我亲大哥还像呢!

    魏罂想着想着又不自觉的微笑起来,那个可爱的小人应该也长成倾国倾城的美人了吧!

    *

    青墨毕恭毕敬的引着如意进了内院,“姑娘,这边请。”

    如意扶着安氏随着青墨绕到内院西侧一个独立小院门口,院子很幽静,虽算不上华丽,但自有一方清雅,几株桃花开的正是灿烂,花树掩映间一座不大但精致的高台楼阁,屋后有一小片竹林。

    如意迟疑地看着青墨,“阁下,您是不是搞错了?这不像下人住的地方啊?”“姑娘且安心住下,这是我们将军交代的,方便您照顾母亲。”青墨说罢便转身告退。

    如意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要干,福九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来了,“姑娘,这是夏荷以后就贴身伺候您了。”“这怎么使得,我是来当差的,怎么还要人伺候。”

    “姑娘还是不要推辞了,这也是府里的规矩,大管事都有使唤丫头的,以后厨房里的事都归您管了,当然您也不用做什么,您就负责问问将军想吃什么,列个食谱菜单交代厨房去做就行了。有什么事她们自会向您汇报的。那要没什么事您就先歇着吧!”

    福九行礼告退走了几步又回身说道:“对了,将军说晚上想吃闻喜煮饼和羊肉汤泡馍,烦请姑娘安排一下。”如意知道这是中原菜,虽然不记得自己去过中原,却对这些吃食莫名熟悉。心头隐隐觉得这些安排哪里不对,却一时也没想出所以然来。

    “姑娘,奴婢伺候您换衣服吧!”夏荷拿着一件上好的绸缎衣服,红底银花黑边的曲裾交领式深衣,衣长齐膝,腰束玉钩腰带。桂陵虽然隶属魏国但毗邻齐国,穿衣风格更偏向齐国收腰拽地长裙,窄长袖上衣。这种中原服饰其实并不常穿。

    夏荷帮她换好衣服,又帮她梳了一个垂云髻,显得华贵而又柔美。“夏荷,你家将军是什么样的人呢?对每个下人都这么好吗?”

    夏荷兴奋的回道,“我家将军为人可和善了,待每个人都很好,带兵打仗时又可威武了,姑娘,以后你会喜欢我家将军的。”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崇拜。

    如意望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明白了了自己的不安,这不是下人的打扮,她得去问问将军。

    晚上,如意亲自下厨做了将军点的菜,如意的厨艺很有天赋,凡是吃过的基本上都能做出来,而且有自己的独特味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偶尔兴致来了还会研发一些新菜式。

    如意端着食盒亲自来到前厅摆好饭菜,不一会令狐远从书房过来,见了如意也没有意外,只是笑着问如意,“在府里可还习惯?”

    如意腹诽道,你若不奇奇怪怪的我更习惯,但面上却笑着回道,“将军安排的很是周到,还算习惯。只是有一事不明还请将军示下?”

    令狐远看着如意笑道,“是什么事啊?让如意姑娘饭都不让我吃跑来质问我。”

    如意一听,心想确实是自己沉不住气了,讪讪的说道,“那将军先吃饭吧,我先告退了。”

    “你也还没吃吧,坐下一起吃吧,没那么多规矩,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你去问个清楚的。”令狐远情真意切的说道。

    如意看着他若朗星般的双眸中流露出来的关切,竟一时失神。令狐远见状站起来把如意按在了座位上,“好啦,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这餐饭如意吃的食不知味,总算吃完了,丫头们把碗筷收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