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5.第4 章 刺客

5.第4 章 刺客

    令狐远回到书房发现如意已经醒了。“发生什么事了?”如意坐在榻上问道。

    “有刺客,不过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你好好休息就是了。”

    “是刺杀我的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

    “声音是从西侧小院那边传过来的。”令狐远一愣,他没想到如意会有这么敏锐地洞察力,一时也没想好该怎么说。

    “你不用瞒我,如实告知我就好。”如意神色坚毅,认真地说道

    令狐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们是来找你的,不过好像是要带你走,还没有查出是谁。”

    如意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并不是像安氏说的那样只要离开就能回去过平凡的生活了。她必须做好准备面对未来的风雨。

    “将军,我有一事相求?”“叫我名字。”“令狐兄,可否教我一些防身之术。我还想学个一技之长。”

    令狐远没想到如意会是这个要求,“当然可以,明天我就安排。”

    “多谢。”如意还故意学着外面江湖人士一抱拳。令狐远觉得好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不少。

    “好啦,先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起来再说。你不快些好起来,明天我怎么教你。”令狐远催促着让如意赶紧躺下,如意没办法只好躺下闭眼装睡。

    如意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虽然她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但她推测那场火灾可能是场阴谋,哥哥可能没死。她要找到哥哥,也许哥哥知道事情的真相。如意理顺思路,心情平静了下来,困意也渐渐袭了上来,沉沉的睡去了。

    令狐远坐在外间的案几上,一阵心烦意乱。他想起小时候母亲一个人坐在窗前默默垂泪,父亲则总是在书房和武场之间徘徊,很少来看母亲,那时候他不懂母亲为什么流泪,后来他发现父亲总在书房里偷偷的看一幅画像,偶尔还会眼角湿润。父亲对他也是极为严厉,他不敢去问父亲。就这样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觉得是那幅画像抢走了父亲。

    等他长到12岁时,有一天父亲对他说,“小公主回来了,阿远,你进宫去保护她吧!”他已经听人说过了,是画里的人带着她的儿子和女儿回来了。他于是便同意了,他也想进宫去看看他恨了这么久,害得母亲天天落泪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当他进宫见到那个粉雕玉琢天仙般的小人甜甜糯糯的叫自己“远哥哥”时,心一下子便化成了水,再也恨不起来了。长公主也是极温柔的女子,比母亲还要关心他,他还和小公主的哥哥田因齐甚是投缘,两个人年龄相仿,私下里两个人称兄道弟的。那时公子魏罂虽年长一些但也时常和兄妹俩玩在一起。四个人至此便交好起来。

    如果没有那场大火,四个人现在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他们四个人已经回不到当初,他和公子魏罂为君臣,和田因齐很有可能会兵戎相见,而如今找到了如意他私心的想藏起如意来,不想再失去她,哪怕是她的亲哥哥。可是如意知道了真相又会怎么想呢?令狐远心里很是矛盾,既希望如意想起过去,又希望她永远不要记起。

    令狐远提笔给父亲修书一封,告知了父亲长公主的事情。当他明白了自己对如意的心意时,他便不再恨父亲了,父亲不过也是爱而不得的可怜人,一切都是天意弄人罢了。

    令狐远手里把玩着一个草编的小兔子,做工不算精细一看就是小孩子的玩具。那是当年他们四个孩子偷偷出宫在集市上买的小玩意,如意一直很喜欢总是带在身边。直到那晚大火。他是什么时候明白自己喜欢如意的,他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在宫里陪着如意保护如意那两年,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失火后,长公主和如意失踪,都说她们已经死了,只有父亲和他坚信她们还活着。再后来上了战场,年少封将,但那个少女的身影一直萦绕在心头,从未忘记过。

    *

    魏国都城豪华的大殿里,魏罂正在不耐烦地指责端茶的侍女,嫌弃茶水太烫。公叔痤从外面进来,“参见殿下,不知殿下找臣下何事?”

    魏罂收敛起脾气,朝侍女摆摆手让她下去,然后客气的为公叔痤让了座,才说道,“今天父王想为我指婚,我拒绝了,魏缓就和我作对说要求娶。”声音里仍有一丝不快。

    “不知殿下为何要拒绝呢”

    “我心中另有人选了。”

    “那殿下怎么不向大王说明。殿下已到了成家的年龄,大王更希望看到后继有人啊!”公叔痤意味深长的说道,“最近大王身体好像有些不适呢。”

    魏罂看着公叔痤恍然大悟道,“多谢姑父。”

    “殿下言重,如若没什么事,臣下先行告退了。”

    “丞相慢走。康寿,送送丞相。”

    “是。”侍卫康寿领着公叔痤出了大殿。

    魏罂则缓缓的走进内殿,里面正跪着前两天来过的黑衣男子,“康明,事情办的怎么样?”

    “属下无能,没能把人带回来。”

    “噢?怎么回事?”

    “姑娘进了将军府,我们的人死了一个,伤了两个,没能把人带出来,请殿下治罪。”

    “怎么会进了将军府?”

    “据说是将军请姑娘去做膳司,但是我们在将军府姑娘的住处并未找到姑娘,不知是为什么?”

    魏罂心里有些不安,但面上依然冷峻,难道令狐远也在找她,并且先于他找到了?无论怎样他一定要去弄个明白。“康明,你和康寿准备准备,我要去趟桂陵。”“诺,属下这就去准备。”

    魏罂在大殿里缓缓地踱着步,父王病重,马上要有一场你死我活的争夺。也许他不该把她拖进泥沼。可是若是她不在,他争夺这个位子,想要保护她的誓言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一时很是矛盾,不知道去找她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就算带回了她,父王会让他娶她吗?

    他闭了闭眼,颓然地坐在了榻上,俊美的脸上一片黯然。他又想起了当年失火时,他要赶去救她时,父王身边的贴身侍卫跑来拦下他说什么也不让他去救,他当时只是觉得父王是怕他受伤,可后来的蛛丝马迹让他发现那场火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意外。最终他下定决心,不管这次去能不能带回她,他都一定要夺得这个王位,这样他才能保护她。再睁开眼时,眸光里已是一片清明。

    临时将军府后院有个花园,虽说是临时的,但桂陵县令却很有心,花园修葺的很是漂亮,还搜罗了好多奇珍异草种在园中。如意穿着碧绿色暗花深衣,秀美而又雅致,坐在花园的亭子里,看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画面静美宛如一幅绝佳的工笔画。

    令狐远走来,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他加快脚步走过去,“这里风大,怎么坐在这里,夏荷还不去把披风拿来。”夏荷听了赶紧回屋去取披风了。

    “如意,好些了吗”“早好了,令狐大哥,你天天各种补品送的,都快把我养成小猪了。”如意笑笑地看着令狐远,晶亮的黑眼睛闪闪的,令狐远一时失神竟忘了要说什么。

    如意看他愣愣地看着自己一时有些害羞,忙化解道:“令狐大哥,你把夏荷支走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这个鬼丫头还是这么敏锐,令狐远笑了笑掩饰道,“是啊,什么也瞒不了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直说就好。”

    “我今天收到了传书,大殿下要来桂陵巡查。”

    “大殿下?”不用问肯定是认识她的,从辈份上论还应该是她的表哥呢!但是她现在的身份真的能和表哥相认吗?恐怕在真相大白之前,她都不能和过去相认。“那我应该怎么办?”如意定了定神问道。

    令狐远也并没想好该怎么处理,但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让如意受到伤害。“我在城郊买了个别院,要不你先去那边避避,等他走了我再接你回来。”

    “我又不是你藏的美人,干嘛要躲出去,我已经不是原来的小公主了,我现在只是如意,这样吧,令狐大哥如果你不介意,我假扮成你的未婚妻如何?只是不知道令狐大哥是否有妻室,嫂子会不会介意。”

    “我还没有成亲,没有人会介意的,只是怕委屈了你,女孩子的名节不是很重要吗?”令狐远怕如意委屈。他要娶也要明媒正娶,这也是他一直的心愿。

    “令狐大哥不必担心,我心清明,何必在乎他人口舌。”如意说的坦荡。

    “如意,你变坚强了,不过还是那么聪□□黠。”

    “瞧令狐大哥说的,人总是会长大的嘛。”如意笑呵呵地说。

    “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令狐远认真地说道。

    “令狐大哥还挺入戏,我们只是假扮的。”如意偷笑道。令狐远被如意一笑,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