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0.第9章 云梦镇

10.第9章 云梦镇

    如意一行人也向着云梦山行进着,路上倒是顺利了不少。几个人小心的伪装着,倒也还没发现可疑的跟踪追杀的人。几人赶路速度很快,这一日到了云梦镇。

    云梦镇是云梦山脚下一个小镇,与其说是小镇更像是村落,因为鬼谷子先生住在云梦山,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使得山脚下的小村落也日渐繁华,客栈酒肆慢慢的开起来了,原来的小村落也初具了规模。

    “如意,我们先在云梦镇歇息一晚,明天我再带你上山拜见鬼谷子先生。这几天奔波很是辛苦,好好休整一下。”田让侧头对身后的如意说道。

    “全凭田大哥安排。”这些天都是两人共乘一马,如意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慢慢就适应了,安慰自己江湖儿女不要在意太多。

    说话间,已走到一家客栈门口,门口上方悬挂着牌匾,牌匾上写着云墨客栈四个大字。四人下马进店,门口自有小二将马迁到后院。

    “四位客官要住店吗?”掌柜的殷勤的招呼着。来这里住店的多是来找鬼谷子先生的,有各国的达官显贵求贤的,也有拜师学艺或成为未来的达官显贵的。所以掌柜的很会做生意,对每位顾客都礼遇有加。

    “四位贵客要住什么房型,我们这有雅致的观景房推窗既能看到秀丽的云梦山景色,还有豪华的大套房,还有……”不待掌柜继续喋喋不休,田让沉声说道:“天字号预留房两间。”

    掌柜的一听眼神闪烁了一下,赶紧低头恭敬的说道:“好,我这就去准备。”遂转身离去。

    如意有些奇怪掌柜的反应,但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一会儿小二恭敬的领着四人入住了天字号房。

    走到房门口时田让忽然说道:“如意,你先梳洗一下休息会儿,我一会带你吃饭去。镇上有一家卤牛肉很好吃,我们一块去尝尝。”

    “没关系,田大哥,你先忙,不用照顾我。”

    天字号房是上房宽敞明亮私密性好,赶了几天的路,如意确实是累了,想梳洗完休息一下,如意还是不太习惯别人服侍,尽量自己亲力亲为。夏荷却每每追在她后面想帮忙。

    如意刚洗完脸,夏荷赶紧递过毛巾,“小姐,为什么你刚才说让田大哥先忙,田大哥要忙什么?”

    “咱们平时住店都住普通客房,这次却住的天字号房,而且是提前预留的,那只能说明有人在这等田大哥见面或者这家客栈是墨家的产业。”

    夏荷崇拜地看着如意,“小姐,你真聪明。”

    正如如意所猜想的,此时,田让正在听取墨者的汇报。这家客栈是墨家情报点之一,由于其特殊的环境位置,是探听消息的最佳场所。

    “最近魏国国内可能会有内战,魏国的二公子魏缓已经向大公子魏罂出手,但尚未见分晓。”一个墨者起身汇报道。

    “最近韩赵两国接触频繁,恐要生变故。”墨者们一个个汇报道,“魏国二公子魏缓频繁接触魏国镇远大将军。”

    “镇远大将军?”田让突然插话问道,其他墨者都很奇怪。只有跟在田让身边的张铁知道,之前如意送信的地址就是镇远将军府。

    “是的,巨子,公子缓有意拉拢镇远将军,镇远将军似乎也有所倾向,不过据更可靠的消息称公子缓似乎用人质相协。”田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巨子,还有一事,最近赵国又流传出已得到了《战国策》这本奇书。”

    “那本书已经销声匿迹了这么久又突然冒了出来?那六角晶石有下落吗?”田让颇为意外地问道。

    *

    如意迷迷糊糊睡梦中似乎梦到了小时候,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快乐的童年却戛然而止,无穷无尽的追杀与逃亡。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夏荷一旁焦急的摇着如意的胳膊,想把如意从噩梦中叫醒。只见如意满头大汗,不停的挣扎着。

    门外响起敲门声,夏荷也顾不得开门喊了声进来,就继续看顾着如意,田让听到里面的动静也顾不得礼数大步走了进去,“如意怎么了?”

    “刚才睡得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应该是梦魇了。”夏荷焦急地回道。

    这时如意才慢慢转醒,睡眼惺忪,眼神迷茫的看着两张焦急的脸,“你们怎么了?”声音有些沙哑,夏荷忙扶如意坐起身喝了点水,才缓过来。

    “小姐你刚才吓死奴婢了。”夏荷这时才松了一口气。

    “如意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请大夫。”田让有些担心地问道。

    “田大哥,不要忙了,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已经没事了。”

    “真没事了?”

    “真没事了!”

    “那好吧,你是再休息会,还是收拾下我们去吃饭”田让体贴的问道。

    “我收拾下,去吃饭吧,这一折腾还真饿了。”如意故意夸张的揉着肚子。

    田让莞尔一笑,“那你收拾下,我在外面等你。”

    如意似乎并没有受到刚才梦魇的影响,很有兴致的边走边逛。田让微笑着在一旁慢慢跟着,也不催促。

    “小姐,你不是饿了吗?还走这么慢?”夏荷可是饿得有些吃不消了。“好吧,听你的,回来我们再慢慢逛。”如意笑着说道。几个人这才加快脚步。

    刚一进食肆,正好听见其中一桌正热烈的讨论今年的比试大会花落谁家。如意几人找了个角落悄悄的坐下,要了几个招牌菜,也竖起耳朵听着他们讨论。

    只听其中一个男子高声说道,“我觉得今年比试大会头名应该是孙宾,文才武略都更胜一筹,兵法更是奇诡。”

    另一个年轻人立刻反驳道,“你说的不对,肯定是庞涓,庞涓哪样也不比孙宾差,从师时间比孙膑长,肯定是他。”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说道,“我觉得张仪也不错。”“张仪还太年轻了,年龄太小,经验不足。”……

    不一会小二吆喝着嗓子来上菜,正好打断了几人的旁听。饭菜上的很快,一会就上齐了。

    那一桌还在继续热烈地讨论着。如意不太清楚说的这些人是谁,没兴趣再听,遂悄声的问田让,“他们在说什么呢?”

    “他们说的可能是你未来的师兄们噢。”田让难得的说笑道。

    “田大哥你也取笑我。”如意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说服鬼谷子那老头收你为徒,”田让眼神温暖,一脸认真的承诺道。

    张铁在一旁随口说道,“只是他从来不收女徒弟,确实有些麻烦。”

    如意有些受不住田让的温柔目光,赶紧打岔道,“那比试大会又是怎么回事啊?”

    “姑娘有所不知,这比试大会原只是鬼谷子先生考校弟子所设的考试,但近些年一些自学的、一些其他师承的、一些想拜师的也会来参加考试,所以考试的规模越来越大,近两年就变成了比试大会。”张铁洋洋洒洒的一番介绍,就像自己参加过一样,颇为自豪。

    “想拜师的也能参加?”如意两眼放光,一脸期盼的看着张铁,又转头看看田让。

    “可以倒是可以,有单独的拜师组比试,只是仅限男性。”张铁挠挠头有些尴尬的继续说道。

    如意笑眯眯的看着张铁,“我知道了,张大哥,我自己想办法,我要参加考试。”转头又对夏荷说,“夏荷我们快吃,吃完饭我们去买衣服。”

    “小姐……你真的打算去拜师吗?那奴婢怎么办”夏荷犹犹豫豫地问道。

    如意伸向卤牛肉的筷子停在半空,她确实一直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或者是自己潜意识里在回避。如果自己去拜师肯定不能带丫鬟伺候的,虽然她从未真的把夏荷当丫鬟过。夏荷怎么办她还真不知道。可能夏荷代表着自己的过去,而自己始终是想和过去划清界限的。

    “夏荷,要不你和我一起拜师吧。这样我们还能在一起。”

    “可是奴婢什么也不会怎么拜师啊?”

    “你会写字,我这几天再教教你其他的。”

    “……”

    “放心吧,没问题的。”田让突然说道。

    三人同时转头表情不一的看着田让。田让脸色有些泛红结巴的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

    吃完饭,四人各怀心事的往回走。如意也没来时的兴致了。只是走到一家裁缝铺子时,买了几套男装。

    回到客栈,夏荷一边收拾着如意刚买的衣服一边疑惑的问如意,“小姐,你怎么买这么多男装?”

    “我们女扮男装去拜师。虽然田大哥说有办法,我也想自己试试。夏荷,你收拾完了,我来教你一些简单的功课。”如意认真地说道。

    “小姐,我担心我不行。”夏荷有些犹豫为难的说道。

    “夏荷,你一定行。以后我们姐妹相称,没有主仆,你也别再叫我小姐了,叫我姐姐。”如意眼神明亮,像充满了希望的阳光,认真的看着夏荷。

    夏荷心中一亮,但更多的是羞怯无措,结巴地说道:“那怎么…能行?”

    “这世道有什么不能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