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1.第10章 初识大梁

11.第10章 初识大梁

    夜风柔和的吹来,小窗的帘子微微上下翻动,月凉如水,一队车马在官道上缓缓前行。官道两旁有稀疏的灌木,远处崖山犹如刀削峭壁嶙峋,偶尔有伸展着翅膀的大鸟从夜幕下长啸一声飞掠而去。

    车厢内很宽敞,公子魏罂斜靠在锦垫上,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忽然远处有马蹄声靠近,一阵小跑声帘外响起康明的声音:“殿下,据探子回报前方五公里尚没有人烟,天色已不早,是否要在此处安营?”

    魏罂缓缓地睁开眼睛,用低缓的声音说道:“安营。”声音里带着几分疲惫和慎重。

    连日来的奔波赶路,不时就会遇到刺客,好在都是有惊无险,但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身体总是有些吃不消。不知今晚能否睡个好觉,刚思及此,远处的灌木丛中便传来沉闷的跑动和飞掠的声音,大概有十几人速度惊人。

    只听侍卫大喝一声:“保护殿下。”便是兵器相交,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声音越来越靠近马车,魏罂坐起身子,手里握紧长剑,蓄势待发。由于用力肩膀上的伤口又开始渗血。还未待魏罂破车厢而出,打斗声渐止。

    “殿下,刺客全部歼灭。”车窗外响起康明略带喘息的声音。

    魏罂神色一松,掀开车帘在康明的搀扶下慢慢地下了马车,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黑衣人,也有几名侍卫的尸体,还有一些伤员。泥土上草地上沾满了鲜血,很是惨烈。

    魏罂看着死去的侍卫说道:“厚葬他们,安顿好他们的家人,”又转头看着伤员“治好他们一个也不能放弃。”“诺,属下明白。”康明干脆利落地回道。

    一个伤的不算重的的伤员听见魏罂的吩咐很是感动喊道,“誓死追随殿下。”剩下的侍卫也一起喊了起来,“誓死追随殿下。”声音震天动地。

    清晨,魏罂站在账外,望着远处地平线上氤氲的雾气,以及天边一抹淡淡的桃红。太阳快要出来了,黑夜总算要过去了。

    康明拿着披风过来,沉声说道:“殿下,早晨风大,还请殿下保重身体。”说完把毯子替魏罂披在身上。

    魏罂没有回应,沉默了会儿,问道:“康明,这里是不是离云梦山不远了?”

    “是的,殿下。不过要改道往北走。”

    “是不是快要到五月初五了?”

    “是,还差五天。”

    “康明,咱们和大部队分开走,一会你挑两个可靠地人咱们朝云梦山方向走,剩下的人马继续朝大都方向走。”

    “殿下,你的伤还是赶快回大都救治比较好。”

    “你觉得按这样的暗杀频率我还能活着回大都吗?”魏罂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分开走,目标分散,也好喘口气,而且再过几天就是云梦山的比试大会,咱们去看看又会天降什么奇才,能否为我们所用。”魏罂一口气说的话有些多,咳嗽了起来,脸色瞬间憋得通红。

    康明赶紧上前一步过来要扶他帮他顺气。魏罂摆摆手,抬头正好看见一轮红日正欲从地平线处喷薄而出,火红的霞光染红了周边的云,也染红了脚下的大地,刹那间霞光万丈甚是壮观。两人都看呆了,咳嗽也忘了。魏罂一时心绪激荡,满怀豪情壮志难以言说。

    官道上,大公子的车队又缓缓启程了,车马经过带起滚滚尘烟。谁也没有注意有两个侍卫在队伍后悄悄绕路朝着云梦山方向行去。

    “康明,从这到云梦山大概要多久的路程?”马速很快,风将深衣的袍袖吹得像鼓起的帆。烈烈长风将声音割的断断续续。

    “回殿下,大概要两天的时间。”康明轻轻夹了夹马腹紧追了几步回道,但仍错后一个身位。

    “争取晚上找到个打尖的地方。”魏罂因为受伤而苍白的脸色,现在因为运动而红润了很多。俊美的脸颊不再苍白的像纸一样,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了活力有了朝气,像一只飞出牢笼的鹰,舒展了翅膀。

    康明原本悬着的心渐渐的放下,也许这样更利于殿下养病,遂朗声回道:“诺,殿下。”紧紧的跟在魏罂身后。

    走了一天,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太阳渐渐从西边的地平线上沉了下去,只余一抹红晕。正好走到一段林木茂密的路上,林子里更是早早的暗了下来。

    “康明,还要多久?”赶了一天的路,声音已经有些嘶哑。

    “殿下,走过这段树林,前面就有打尖的地方了。”康明警惕的注视着林子周围,身为暗卫的直觉,总觉得周围有危险要发生。“殿下,这段路有些不同寻常,还是小心些。”

    话音刚落,前面便响起了兵器相交的声音,随后有女子的尖叫声。“殿下,小心。”

    康明策马奔到魏罂身边,两人勒紧缰绳,马儿嘶叫一声不情愿的停了下来。两人迅速下马将马拴在了树上。悄悄地顺着树丛向前跑去。

    前面一片开阔地上几个穿短褐上衣的粗野壮汉一边打一边叫嚣着,把钱财留下饶你们一命。几个侍卫模样的人明显不支,边打边退。后面的的马车里有女子的尖叫声。

    魏罂一看是山匪劫道,立刻飞身向前一脚踢在一个已经打到马车边的山匪身上。山匪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恶狠狠的说道:“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我马爷想截得道还没有截不成的。”

    魏罂俊美的脸上邪魅的一笑,“巧了,我魏爷想救的人还没有救不下的。”马车的帘子被轻轻的挑起,露出一段浅紫色锦缎衣袖,袖口绣着云纹装饰。

    两人不再废话,二话不说便动起手来,康明以一敌十与剩下的几名匪徒交起手来。魏罂抽剑一个斜刺刺向匪首。匪首也不甘示弱一个倒金钩避开了剑锋,再回身大刀就直劈过来。魏罂一个后掠,再一纵跃,一脚踹在匪首的胸口。匪首一个踉跄一口血喷了出来。魏罂再一就势剑横在了匪首的脖子上。

    “魏爷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人。带着你的人快滚。”魏罂沉声说道。匪首一看大势已去,带着几名手下迅速撤离。

    此时马车上下来一个小丫鬟,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没有褪去,转身搬下脚蹬又去扶车里的人。

    车上下来一个身穿浅紫色下摆袖口配白色云纹的宽袖长衫的年轻女子,神色典雅面容端庄,清寒料峭中带着一丝妩媚。素妆淡容却遮不住风华绝代的姿容。

    只听女子细语浅浅的缓缓说道:“多谢公子搭救。”即使是见惯美女的魏罂也稍微愣了一下,随后有礼的回道:“姑娘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魏罂故意学着江湖人士的说法。

    紫衣女子盈盈一拜,“侠士侠肝义胆,小女子无以为报。”

    “好说好说。”

    “不知侠士是要去往何处?”紫衣女子有些不好意思为难的问道。

    “正要前往云梦山。”

    “小女子也正要去那寻亲,不知可否与公子同路,这世道不太平,也不知道是否还会遇到匪徒。”说着一双眼睛雾蒙蒙的,我见犹怜。

    魏罂见状也不好拒绝,心想也正好可以隐藏身份,就点头同意了。

    几人重新上路,在月上枝头时,几人终于看见了城池,此城地处云梦镇东南方向一百多公里,名唤大梁。

    进了城门,小丫头挑起马车帘子看着车水马龙繁华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兴奋地说道:“小姐,这里好热闹啊。”一路上的紧张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几人在客栈安顿好。本来魏罂想自己出门转转的,奈何推开房门正好看见紫衣女子端着一盘点心过来。“我这有些家乡的点心公子可先吃些垫垫。公子是要出门?”紫衣女子轻声细语略有些羞涩的问道。

    “多谢姑娘美意,我正打算出去找些吃的。”魏罂客套的回道。

    “我也正想出去吃些热乎的饭菜,不如我们同行?”一双美目宛若盈盈秋水殷切地看着魏罂。看得魏罂不好拒绝只得说道:“也好也好。”“公子稍等片刻,我去叫彩霞。”紫衣女子欢快的应道。

    又是四人组合,魏罂和紫衣女子一同走出客栈,康明和彩霞稍错后几步。“小女盈曼,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名讳,他日方便报公子的救命之恩。”说完盈曼一脸期待的看着魏罂。

    魏罂略一迟疑,“举手之劳,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在下魏寻。”此行本是为了寻如意的,就以此为名吧。

    街道上张灯结彩,火树银花,比肩接踵的人群,小贩的叫卖声,人群的吵闹声扑面而来。

    “怎么这么热闹?”魏罂转头问康明。

    “这里平时也很热闹,这两天快到端阳节更是尤为热闹。”康明恭谨的回道。

    盈曼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康明。魏罂没有注意盈曼的眼神看着这热闹的景象不无感慨道:“真是一片繁华盛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