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2.第11章 不眠之夜

12.第11章 不眠之夜

    转天一早,四人便动身去了云梦山,并没有为这片繁华有所停留。

    直到下午,四人终于到了云梦镇,入住了客栈。

    “前面有间食肆人还蛮多的,应该不错,我们去看看。”魏罂转头对盈曼说道。盈曼笑着点点头。

    四人坐在食肆里点了满满一桌子菜,周围桌的食客都是议论比试大会的。四人谁也没说话,都听得津津有味。谁也没注意一个年轻小公子从旁边经过正好碰了上菜的小二一下,小二脚一滑不小心菜洒了出来,正好在盈曼边上,眼看就要撒到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魏罂一把抓住盈曼的胳膊一用力拽到自己这边,两人一时不稳抱个满怀。盈曼羞得满脸通红,魏罂尴尬的赶紧松了手。小二不停的道着歉。

    小公子一看是自己先撞了人,也忙上前赔礼,“这位姑娘对不起,在下无意冒犯,还请见谅。”说着抱拳一礼,再抬头正好魏罂也抬头看向他,双目相接,两人均是一愣。两人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盈曼也看向声音清脆的小公子,只见一身月白色锦缎长衫,唇红齿白,面容清隽,两只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无限神采,只是年龄尚小,约摸二八。

    “小公子,不必挂心。”盈曼大度有礼的回道。小公子见状便释然一笑转身告辞。

    一顿饭吃得魏罂神思不属,一顿饭吃得盈曼心思难明。两人都各怀心思,草草吃完回了客栈。

    一进客栈盈曼便推说自己身体不适回房间休息去了。

    魏罂却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对刚才那位小公子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眉眼很像……,心头陡然浮现如意的脸庞,虽然他没有见过长大后的如意,但那相似的眉眼不会错的。

    魏罂一想到那个小公子有可能是如意,心砰砰乱跳,内心一阵狂喜。终于让他找到了。一想到如意就在镇上,魏罂在房间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康明,快,随我出去走走。”康明奇怪的看着一脸欣喜的魏罂,但也没有多问,提剑随魏罂出了客栈。

    魏罂在镇上的每个商铺挨家挨户的乱找,但都没有再看见那个清隽的身影。渐渐的魏罂情绪有些失落。

    康明有些看不下去了问道:“公子,你到底在找什么?”

    魏罂看着康明认真的说道:“刚才撞了盈曼姑娘的那个小公子是如意。”魏罂说给康明听,也是说给自己听,以此压下心头渐渐升起的怀疑。

    两人一直找到月上中天都没有找到。只得怀着满满的失望回到了客栈。

    客栈通向二楼的楼梯有些窄,魏罂走在前面脚步有些沉重。康明安慰的说道:“公子,明天我们接着找,一定会找到的。”魏罂在前面突然停住脚步,康明一个没刹住险些撞在魏罂身上。

    康明刚想跪下请罪,一抬头也楞在那里,连请罪都忘了。此时楼梯口上拿着茶壶站着的正是他们苦苦寻了一晚上的白衣小公子。

    “公子也住这里啊?还真是巧啊。”如意大方跟魏罂打招呼。

    魏罂也迅速回过神来自然地回应道:“是啊,真巧。”魏罂看着如意手里拿着茶壶继续说道,“公子是要去添些水吗?让我的侍卫去帮你跑腿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如意说着咚咚咚的跑下了楼梯。

    魏罂吩咐康明悄悄去找店老板打听一下如意住在哪间房,店老板却很警觉,说是不能透露顾客信息,要保证顾客安全。魏罂无奈只得派康明在门口盯梢。

    “巨子,刚才楼下有两个男子打探安姑娘的住处。一个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另一个长得倒还正常。”客栈老板赶紧向田让汇报道。

    田让紧锁眉头表情很是凝重,他知道如意一路上都在被人追杀,可如果真是追杀他的人不应该这么客气才对。“密切注意他们的动向,随时向我汇报。”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地盘,田让还是有点信心的。

    田让起身想去看看如意,起身时没注意腰间的令牌撞了一下桌子。田让握着令牌久久未动,那是巨子令,他还记得孟胜将令牌传给自己时的情景。还记得孟胜为了一己之私为阳城君守城带着一百多名墨者死的有多惨烈。更不会忘记自己是怎样一点一点从零开始又把墨家发展成今天的墨家。墨家不是一个人的墨家,墨家是天下人的墨家,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孟胜的惨剧再次发生。

    田让心里清楚有些感情只能压在心底,默默地守护她也挺好的。

    夜越来越深,只余蛐蛐的叫声,但又有多少人能安然入睡,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魏罂的思念,田让的取舍,盈曼的迷茫,都在各自的辗转反侧中融入黑夜。就连如意也还在挑灯夜读,一边教夏荷功课,一边自己复习。

    转天一早,如意和夏荷已经在客栈一楼开始吃早饭了,田让他们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今天起晚了。”田让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田大哥。我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也没等你们。”如意也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我都饿死了,还是快吃吧”张铁说完大大咧咧的坐下就开吃。

    “田大哥,看你很疲倦,喝点茶提提神吧。”夏荷边说边倒了杯茶递给了田让。

    如意刚想询问一下田让是否有事。突然楼梯上传来很大的一声“相逢不如巧遇。哎呀,我们又见面了。”声音很是浮夸。

    几人同时望过去,只见魏罂身穿绛紫色黑色暗花锦缎长袍,腰束墨玉钩带。宽袍大袖,很是雍容华贵,一改昨日侠客风格,俊美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田让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这幅打扮更像是招蜂引蝶的花花公子。昨天他还担心是来追杀如意的,今天看来倒是个轻浮的浪荡公子。

    魏罂几人已经来到桌边,跟在魏罂身后的盈曼看见如意也很是惊讶,柔声说道:“原来你是女子啊?”

    如意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曲裾交领式深衣,领口袖口曲裾配深灰色暗花的宽边,梳着一头灵蛇髻,清新而又活泼。如意笑着看着盈曼:“姐姐见笑了。”

    田让很不喜欢魏罂,自始至终田让都无视魏罂,魏罂见状故意对田让说道:“这位大哥不介意我们坐在这里吧?”其实田让还不一定有魏罂大。田让不理他,继续低头喝自己的粥。

    魏罂也不在意,在如意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吩咐小二上早饭。如意不知昨晚的事情,向田让解释道,“我昨天撞了上菜的小二,差点把菜洒在这位姐姐身上,幸得这位公子扑救及时,才幸免了一场灾难。”

    田让抬头冲如意点点头,微笑了一下继续低头吃饭。

    盈曼看着魏罂看如意的眼神,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本来是看出魏罂身份不凡有意接近,可这两天自己的反常,再加上昨天拥抱时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她发现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魏罂了,真情与假意连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盈曼故意问如意道:“姑娘是和朋友一起出来玩?”因为她知道无论是魏国还是其他国的大家闺秀都是不会单独和男子出来的。盈曼虽然是看着如意,但眼角的余光却瞥了魏罂一眼。魏罂果然皱了皱眉,盈曼心中暗喜。

    如意似乎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笑盈盈地回道:“不是,我是来拜师的。”

    魏罂错愕的看着如意,就连盈曼也很惊讶。他们都知道这个师是鬼谷子,鬼谷子要求是多么严苛,规矩是多么的多,每年能入他门下的凤毛麟角,且不说这些,单他不收女弟子一条,如意就过不了关。想到此,盈曼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也就不在继续多言。

    魏罂本想劝两句,但看如意无意继续这个话题,也不好再说。也低头开始吃饭。

    一时气氛尴尬,正在大家相对无言时,外面街道上却热闹了起来。原来是鬼谷子派人张了榜,榜上标注了比试的场次,以及新生今天开始报名。

    几人听着外面的热闹都悄悄地看着如意,田让心里有数倒还淡定。其他人就不那么淡定了,尤其是魏罂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盈曼表面上倒没表现出来什么,但心里早就等着看好戏了。

    如意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吃完饭就拉着夏荷回了房。再出来就是两个俊俏清雅的翩翩佳公子。在几人的目送下如意拉着夏荷出了客栈

    报名处设在镇东头的火神庙里,如意和夏荷赶到时里面已经排得人山人海。看来想拜师的人还真不少。即使不能被鬼谷先生选上,如遇其他名师看中也是很好的机会。所以每年来报名的人越来越多。

    “小姐……”“又忘了?”“姐姐,我有些怕。”夏荷有些胆怯地说道。虽然如意让夏荷改口了,但夏荷还是不习惯经常叫错。“你现在不是应该叫我哥哥吗”如意有些无奈的看着夏荷。

    夏荷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是的,大哥。”如意噗嗤一声也笑了出来。而后正色的对夏荷说道:“人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要你自己选择了,并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没有什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