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3.第12章 比试前夕

13.第12章 比试前夕

    “如意,你真的准备好了?”这已经不知是魏罂第几次问起如意了。这两天魏罂没事就来找如意,一会儿送点心一会送吃的。一会劝说如意一会又说有不会的可以来问他。如意还真有几个不会的问题请教了魏罂,魏罂的见解真的很有高度。这样一来如意有什么问题倒也乐得向他请教。

    一来二去两人也熟悉了起来,再加上如意一直对魏罂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有些话也愿意对他说。

    “准备好了。你不用劝我了,我是一定要试试的。路总是需要自己走过了才知道好坏。我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如意认真而又坚定的说道。

    魏罂看着如意坚定的表情,想让如意跟他走的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魏罂怔怔地看着这个有主见信念坚定,而又有勇气的姑娘,真的还是原来对自己撒娇的小女孩吗?但不管是哪一个依然是那个善良的灵魂。

    魏罂想通后也就不再纠结。如果她长成了娇嫩的花朵,他就化成大树为她遮风挡雨,如果她长成了大树,他就化成大地为她提过养分和空间。如果她长成了雄鹰,他就化成蓝天任她翱翔。

    “既然如此,那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带你去个地方。”魏罂一脸宠溺的说完也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如意正在写字听完这话抬头却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潇洒的背影。往常魏罂总是还要再劝说几句的,今天倒是干脆利落。

    转天一大早,天才蒙蒙亮。魏罂就敲开了如意的房门,如意一脸睡眼惺忪,也没来得及梳洗就被魏罂拽出了门。魏罂没叫康明,骑马载着如意就朝东边的云梦山奔去。

    出了镇子,来到山脚下,一条上山的小路弯弯绕绕的盘旋而上,还好坡势很缓。马儿一路披荆斩棘转过第一个小山腰,前面便豁然开朗,一片开阔的空地,向远望去正好能将云梦镇尽收眼底。

    “你以前来过这里。”如意用了肯定句。这么熟悉只有来过才能这么了解。

    “小时候,我父亲带我来过一次。那时候镇子还没有现在的规模,我也只记得这里景色很好。”魏罂望着远处不知在回忆什么。

    如意没有打扰他的回忆,只站在旁边也看着下面的镇子。自己是一个没有太多回忆的人,她很珍惜现在的每一段经历,也很羡慕那些有完整回忆的人,她不想打断别人的回忆,因为不管是好的坏的,终归是个真实的过去是个完整的自己。所有的经历都将融进你的血液成就今天的你。

    魏罂最先醒过神来,“我是来带你看日出的,自己倒发起呆来了。怎么没有日出呢?”一片乌云遮住了东边天空上那片明亮,只在缝隙处透过一些暖色的光。

    “不是没有,只是看不见,太阳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照常升起。”如意微笑着看着魏罂说道。晨起的风有些微凉,但隔着轻薄的衣衫很是舒服。魏罂看着这个巧笑倩兮的女孩一时心动,不自觉的朝如意靠近了一步,“如意,你真的……”

    “快看,太阳出来了。真美。”如意高兴的指着那片明亮而又耀眼的天空。乌云正一点点的向四周散开。霞光刹那间穿透云层,光芒万丈。

    魏罂本想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从见到如意那刻起他就发现如意没有认出他,他派人秘密调查发现如意可能是失忆了。但他总是不甘心总想亲口证明一下,但又怕打破现在的和谐,一直忍耐着没有问。

    魏罂笑笑看着如意说道:“是啊,真美。”并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你在我心里最美,即使前路艰险也总有云开见日的一天,是金子总会发光。

    回到客栈,如意诚恳的道谢,“今天谢谢你。”。“只要你高兴。”魏罂一脸温柔。两人告辞后各自回房。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夏荷叽叽喳喳的说道。“今天给你布置的作业在书案上看见了吗?”

    “看见了,已经开始写了,刚才田大哥来找你,他没找到你,现在已经出门了。”

    “好,我知道了,快去看书吧,明天就考试了。”如意催道。

    夏荷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虽然如意纠正了很多次让夏荷改口,最后夏荷却坚决不肯了,也只能随她,但是夏荷却日渐活泼,开始学习后也越发的自信。

    田让出门后径直朝东边的云梦山行去。沿着小路上山,行至山门处,几个小童子正在做洒扫。见田让过来,其中一位稍年长些的小童子走过来,“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这位小兄弟,我与你们先生有约,麻烦通传一下,在下姓田。”田让有礼的回道。

    “好,您稍等。”小童子向内院跑去。

    田让也不急,站在山门旁慢慢的欣赏周围的景色。这里是云梦山半山腰的山坳处一块平坦的开阔地。三面环山,另一面是峭壁悬崖,向远处山脚望去能看见云梦镇的一角。田让眺望着云梦镇的一角,心里暗笑,这老头美其名曰是隐居,却心向尘世,不过是图个清静罢了。

    不一会小童子飞快地跑回来,对田让长揖一礼,“公子,我家先生有请。”

    这些洒扫的小童子并不是鬼谷子的徒弟,只是一般的侍童。只能管鬼谷叫先生,而不能叫师傅。

    田让还礼,随小童向内院走去。一路上有开阔的演武场,有一排排的屋舍,教室宿舍食堂一样俱全,后面还有菜园。

    走到最后面一处别致的院子,没有用墙或篱笆做特别的分割,但一眼看去就是单独的一处院子,整齐的药圃,侧面倚着竹林,中间一处简单的竹楼。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袍长者,鹤发银须,面容却还很年轻,眉目清俊,俊逸潇洒,根本看不出年龄,正专心的给一盆兰花浇水。

    “先生,还是这么神采烁烁。”田让说完长揖一礼。

    “巨子,客气了”白袍长者也拱手还礼。

    小童子见二人见完礼后,也礼貌的对二位长者行礼道:“先生,巨子已带到,袁飞先告辞了。”白袍长者微笑地点点头,田让也笑着点点头。

    “巨子,里面请。”

    “鬼谷先生,请。”两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两人才像多年老友一样拍着肩膀进了内室。鬼谷先生中气十足,声音也并不显苍老。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大了,可能连他自己都忘记了。

    “老弟怎么有空来看我。”鬼谷子笑吟吟地看着田让问道。

    “老兄的比试大会又要到了,我特来凑个热闹。”田让边说边自来熟的坐到茶桌旁端起茶杯一口饮尽。

    鬼谷子有些心疼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好茶就被这么浪费了,“我的茶……。”

    “别这么小气嘛,茶水就是为了解渴的。下次给你带包更好的茶。”田让笑嘻嘻的说道。

    “你还是一点没变。将墨翟那老家伙的传统全继承了。”鬼谷也坐到茶桌的另一面又倒了一小杯递给田让,然后问道:“你什么时候喜欢凑这个热闹了啊?”

    “人都是会变的,再说你这里人才济济,兴许我还能捡个漏。”田让端起茶杯轻嗅了一下赞道:“果然好茶。”

    两人闲叙了一会,田让终于说到了来意,“我这里有个很有天赋的姑娘想推荐做你的徒弟,你看怎么样啊?”

    “姑娘?你是知道我的规矩的。”鬼谷直接拒绝道。“你先别忙着拒绝,先见见,有些陈规是需要打破的。”田让劝说道。

    “不见不见,我不收女弟子这个不可能改变。”鬼谷态度强硬。“即使她很优秀也不行吗?”“对,也不行。”

    “你这老头真是固执,伤你的人早不在了,你还这么固执己见。”田让感慨道。“我的事不要你管,小孩子家家懂什么。”鬼谷有些不悦的背过身去。

    “若不是她非要拜你为师,我早拉她到我门下了。”田让无奈的说道。

    “你与她是什么关系?别说我没提醒你啊。”鬼谷严肃的说道。

    “你还真把天下女子都当成敌人了啊。”田让轻笑了一下。

    “恕不远送”鬼谷一脸恼怒的样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告辞。”田让倒不以为意,拱拱手告辞出去了。

    田让回了客栈径直回了房间。如意一定在准备明天的比试,还是不要去让她分心的好。鬼谷子那他还得再想想办法。

    百里之外的桂陵县将军府里令狐远正在听青峰汇报,“将军,《战国策》又横空出世了,据传赵国已得到此奇书。”青峰说道。

    “速派人去赵国打探,如有可能必夺之。”令狐远斩钉截铁的说道。

    “喏。”青峰利落的答道。说完公事接着汇报私事。

    “将军,如意姑娘一切安好,如意姑娘报名参加了明天鬼谷先生的比试大会。还有…”青峰有些犹豫。

    “还有什么?”令狐远着急的问道。

    “还有如意姑娘已和大公子相遇。但好像并未相认。”青峰继续回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如意遇到危险了。”令狐远松了一口气。“相遇是早晚的事,只要她安好。”令狐远冷静的说道。

    “让我们的人继续保护如意,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明天笔试结束,如果必要时把我的亲笔信交给鬼谷先生。”令狐远平静的吩咐道,眼底却闪过一丝温柔。

    “是,属下明白。”青峰领命而去。

    令狐远站在窗边,望着天边的云卷云舒,几只鸽子扑棱着翅膀飞走了。如意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令狐远默默地在心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