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4.第13章 比试大会

14.第13章 比试大会

    五月初五这天阳光格外明媚,照在火神庙红彤彤的外墙上格外的刺目。火神庙外围早已围满了人群。今天鬼谷三年一次的大试。所谓大试就是鬼谷招收徒弟的年份,每年都有的小试只做比试不收徒。

    “今年不知道谁有幸能入得了鬼谷先生的门下。”一个老伯感慨地说道。

    “是啊,是啊,看今年报名的人比往年更多。”一个年轻人边说边兴奋地张望着。

    “可不是,听说有好多达官显贵的子弟。”一个大婶说着又往里挤了挤,好像这样就能看清里面的人。

    “你别忘了,有多少达官显贵是从这里出去的。”一个中年人撇撇嘴说道。

    “是啊,是啊。”百姓们议论纷纷。

    “对不起,让一下,我是来考试的。”一个稚气的少年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但人群太热闹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个声音。“让一下,我的鞋子。”一个壮硕的中年妇女踩掉了少年的鞋子。少年刚穿好鞋子,一个精瘦的男子又撞翻了他怀抱的书。“我的书……”只听这个声音不断响起,却又不断被淹没。

    当这个少年的声音最后在火神庙门口响起时离开考就剩几分钟了。“麻烦让我进去,我是来考试的。”只见这个少年身穿麻灰色布衫挤得衣衫有些松散不整,看上去很小,还未及弱冠,年约二六。

    守门人打量着少年,“你叫什么名字?”“苏秦。”守门人仔细的在名册上核对着,果然在最后一页上找到了苏秦的名字,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放行过去。

    苏秦的位置正好在如意的边上,如意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正好走到自己的边上坐下,遂微笑的打了个招呼。少年也腼腆的笑着点点头。

    监考老师敲响了钟声,拉长声音喊道“开考”,声音庄严而肃穆。考场迅速安静下来。

    只见笔在泛黄的竹简上行走,不时有翻动竹简的唰唰声。考场很安静只余竹简的翻动声。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也很自觉地安静了下来。火神庙四周似乎多了很多知了,声声震耳。

    入门考试只有笔试,而真正的大考在云梦山上的云梦谷里。只有入门考试是在火神庙里。此时云梦谷里也很热闹。演武场上有鬼谷门下自家师兄弟间的较量,也有其他门下慕名而来的参试者。考官更是一些名师大家。

    比试分为文试,武试和演说。文试为兵法谋略,排兵布阵,诗词歌赋,典章制度,文韬武略一样也不能少。武试只演示招式套路,点到为止,不得伤人。演说则为辩论游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第一场比文试,做排名式淘汰,前六十名进入武试。武试为两人一组对打淘汰制,共分三轮,首轮笔试前十名轮空,决出二十五人,第二轮笔试前五名轮空,决出十五人,最后一轮,二十人两人一组,决出十人进入最后一场演说。演说结束直接排出名次。

    笔试已接近尾声,大多数人已经写完停笔了,就算没写完也是不会的了,火神庙这边如意还在认真地写着,不急不缓,神情很是专注,丝毫不受外界的干扰。旁边的小苏秦更是投入,奋笔疾书嘴里还念念有词。就连夏荷也紧锁眉头写写停停,还没有停笔的意思。

    再看云梦谷这边,庞涓已经答完试题,在翻看检查前面的试题。孙宾握着笔的手没有停顿过,一笔一画未见慌乱,自幼熟读的兵法在脑海里不停地掠过,将需要的一一摘录在试卷上。不远处的张仪虽然年轻但是很沉稳,搁下笔揉揉手腕最后将试卷浏览了一遍也停止了答题,神情平静放松,仿佛是在平时的课堂上一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声钟响悠远而绵长,笔试伴着这钟声结束了。

    “我有好几道题没答上。”夏荷愁眉苦脸地望着如意说道。

    如意拍拍夏荷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的,只要答上的都是对的就好。”

    “可是答上的我也不确定。”夏荷不好意思的抓着头发说道。

    如意无奈的笑笑,两人边说边向庙外走去。放榜还要等两日后,没有热闹可看,百姓渐渐散去。

    走到庙外的大桑树下,那个叫苏秦的少年追了上来问道,“刚才题中‘遁甲作何解?’公子是怎么解的?”

    如意微怔,她对少年没有什么恶感,对方表现出来的随意也让她放松下来。想了想,便把自己的答案说了出来。“遁甲为兵而设,为阴象,为诡道,故取诸遁,谓其遁于六仪之下而不见其形也。甲为至尊之神,宜藏而不宜露,宜和而不宜乖,宜生扶而不宜克制。”(1)

    少年一脸惊喜,“公子果然见解独到。我怎么没想到。”说着一拍脑袋表情又有些懊恼。如意对他表情如此丰富也很惊奇。夏荷看着他好玩也在一旁偷笑。

    “小子,你是谁啊?”张铁在不远处喊道。三人闻声转头看过去,田让、张铁、魏罂、康明、盈曼、彩霞都来了。少年皱着眉头有些稚气地回道:“我不是小子,我叫苏秦。”

    “呀,还是个小娃娃。”张铁笑道。

    如意知道张铁并无恶意。但人年少时总是敏感在意这些。眼看少年有些恼怒。如意赶紧圆场道:“这是我一起考试的试友,我们一起讨论一下试卷。”

    本来田让和魏罂刚才还皱着眉头,但听见这么说,小小年纪就来参加比试定也是个少年天才,不由都对他另眼相看起来。

    “好小子,走哥哥带你去看看热闹。”张铁是个直率随性的人,看苏秦顺眼就立刻像自家兄弟一样。苏秦皱着小眉头也不理他。

    如意看着田让魏罂盈曼问道:“田大哥,魏大哥,盈曼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魏罂抢先回道:“我们不是一路的啊,我们只是凑巧碰见了,我是来找你的。”然后指着田让说道,“他是去看热闹的。”

    田让在心里鄙视了魏罂一万回。通过几天的相处田让发现魏罂除了第一天穿着张扬之外,除了平时有些浮夸,除了有些傲娇,除了……好像也没一开始那么讨厌。

    盈曼听魏罂这么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面上没显露说道:“如意,我们是去云梦谷看热闹去,你要不要一起?”不动声色的就撇清了他们特意来找她的事实。

    苏秦一听是要去云梦谷立刻响应道:“我要去,我要去,带我一起去吧。”完全忘了刚才还在生张铁的气呢,一副小孩子秉性。

    张铁笑着走过来拍了拍苏秦的肩膀笑道:“走吧,哥哥带你去。”苏秦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如意,“不一起去吗?”

    如意笑着点点头:“就来。”魏罂小声嘀咕着,“倒把你当亲人了。”

    等到了云梦谷,武试第二轮已经接近尾声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演武场上云集着各色兵器。演武场上还有最后一场比试,两人已打了百来回合,还难解难分,谁都不想放弃这最后的名额。终于在其中那个壮汉一声断喝下力压另一方,比试结束。

    如意站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小声的询问着田让,“田大哥这里哪个是孙宾,哪个是庞涓啊?”

    田让扫了一眼刚比试胜利的几个人答道,“这里没有他们。笔试前十名是不用参加第一轮武试的,估计他们会直接参加第三轮。”

    “原来是这样。”如意点点头。

    果然一会的第二轮比试也没有孙宾、庞涓、张仪等人。看了一会,苏秦有些意兴阑珊,虽然他也有学武,但年龄毕竟还小,而且他对文更感兴趣。趁着大家不注意悄悄地朝后院溜去。

    在宿舍的后面有个类似花园的地方,中间有个池塘里面长了好多荷花,水里还有好多红色的锦鲤。只见一人穿着麻灰色布衫闭着眼睛坐在池塘边的回廊上,背靠着柱子,手里拿着半个馒头,揪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朝水里扔去。

    苏秦看着他比自己稍年长一些,穿得和自己相似,闭着眼喂鱼很是有趣,就走过去问道,“你为什么闭着眼睛喂鱼呢?”

    那个人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苏秦,“我只是喂鱼,不需要它们记住我,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喂给了哪些鱼,它们怎么争抢怎么分配食物都与我无关,那么我还需要看什么呢?”

    苏秦听了这奇怪的理论皱了皱眉,“你也是新生吗?”苏秦已经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归为新生一列了,虽然鬼谷先生还并没有宣榜。

    那个人嗤笑一声,“还没有宣榜哪儿来的新生?”

    苏秦一时语塞,真是个令人无语的家伙。

    苏秦想了想说道:“虽然还没有宣榜,但我一定在榜上的,我叫苏秦。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有些讶异苏秦会这样说,抬头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先摇摇头,后又点点头。苏秦很是奇怪这个人的反应,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叫张仪。”

    苏秦听了也很惊讶,有些小激动的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少年天才。自小巧舌如簧,能言善辩,精通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