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5.第14章 疑是故人来

15.第14章 疑是故人来

    第三轮的比试在转天,第二轮决出的十五人和笔试的前五名一起进行第三轮的比试。这一次来看热闹的人更多了,因为笔试前五名都是他们之前看好的的夺冠热门。比如庞涓、孙宾、张仪都在笔试前五名之列。

    如意几人也早早过来凑热闹。几人挤到前排时,苏秦早已等在那里。

    “你来的可够早的啊?”张铁像拍着自家小弟一样,拍了拍苏秦的肩膀。

    苏秦冲着几人略一施礼表示问候,然后就回过头专心的看着比试场。几人都很奇怪,这个话多又倔强的少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场上锣鼓声响起,示意今天的比试马上要开始了。走上场的是一个身穿灰布衫看似文弱实则沉稳内敛的青年,此人正是昨天喂鱼的张仪。苏秦立刻兴奋地朝着张仪挥动着胳膊。几人同时转头看着苏秦,这落差有点大啊。

    张仪挑了一把枪,一把枪花舞的出神入化。对手是一个瘦弱稍显木讷的青年拿着一柄长剑,长剑应对的倒是自在飞扬,与木讷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倒是有趣。

    田让小声的向如意介绍场上的人,如意这才知道原来舞枪的青年便是少年成名的张仪。再看向张仪时不禁带上几分钦佩。

    只见场上张仪一根长·枪横扫,犹如燎原烈火,势不可挡。对手也不示弱,一个马踏飞燕,有惊无险的避开了攻势。张仪毫不气馁,攻势依然凌厉勇猛,对手更是认真地一剑一剑的应对自如。

    无论张仪是横挑斜刺还是力压,对手都一一化解。已打了近百回合,但双方都未见急躁,倒是围观的群众有些着急,喝彩声,喝倒彩声,加油鼓劲的,出言指点的此起彼伏。

    苏秦紧握着拳头,一副恨不得立刻冲到场上的表情。“小兄弟别急,一会儿就要分胜负了。”张铁抱着臂笑着对苏秦说道。苏秦以为张铁是在哄他,没有理会。

    几个回合后果然场上形势急转直下,只见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直指眉心,竖枪抱拳,“承让。”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直到此时观众们才反应过来,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张仪早已悄然离开。

    一向挑剔的魏罂,此时也跟着慢慢地鼓起掌来。“不错,不错。”点头赞誉道。

    如意不太懂武功套路,但是她也觉得很精彩。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吧。她听魏罂的口气,似乎认出了这套枪法,“魏大哥,你认得这套枪法?”

    魏罂略一沉吟说道:“这套枪法正是吴起的吴子枪法,虽然火候还欠些,但已有六七分的功力,胜了比试绰绰有余。”

    “原来是这样,魏大哥你懂得可真多。”盈曼一脸崇拜的说道。如意看着盈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场上的比试还在激烈的进行着,如意发现苏秦没再看比试而是朝着里院走去,怕他惹祸也跟了过去。

    人都在前面看比试,后院倒是很清静,走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个人。走到荷花池边,苏秦左看看右看好像是在找人。如意走过去不解的问道:“你在找什么呢?”反而吓了苏秦一跳。

    苏秦拍着胸脯平复受惊的心脏,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找什么。”如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听身后一声嗤笑。

    两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刚才场上舞枪胜了的布衫青年从花木后闪了出来。如意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张仪。”

    张仪假装整了整自己本就很整齐的衣衫,抚着下巴上根本不存在的胡子,自恋的感慨道:“原来我这么有名啊。”

    “原来你躲在那里啊,我说怎么找不到你。”苏秦挠着头有些腼腆的说道。

    “小鬼,你又来找我干嘛?还带了人来。”张仪说着瞥了一眼如意。

    如意一看两人认识忙解释道,“我怕他出事,所以跟过来看看。不知你们是约好的。”

    张仪反驳道,“我可没跟他这小鬼约好。他自己追过来的,你们赶紧走吧,学舍重地不允许外人进的。”

    苏秦有些委屈,自己真心结交,反倒被人嫌弃。一赌气不说话扭头向外走去。如意略一施礼转身也要跟着出去,张仪和朝这边走来的如意擦身而过时,轻声说了一句:“他出去还能进来,你倒不如先逛逛。”如意疑惑的看向张仪,张仪却没有停留径直也朝外走去。

    如意思考着刚才张仪说的是什么意思,想得有些出神。回廊有些绕,她也没注意方向,拐错了回廊没有朝外走,反而朝里走去。等她发现时,周围的景致已经有些陌生,才发现不是来时的路了。

    前面是一大片菜地,菜地的尽头好像是一片药圃,药圃的侧后方是片竹林。竹林掩映下,如意并没有注意到竹林边还有个竹楼。

    如意好奇地向里面走去,走到药圃时才发现药圃里有一个鹤发的老者背身蹲在地里正在给药草除草,阳光有些烈,老者头上戴着一个露顶的大斗笠,遮住了大半身形。

    如意走过去恭敬地说道:“我来帮您吧。”说着也蹲下身去帮忙除草,老者没有回头,自言自语地嘀咕道:“今天这日子还有小童不去看比试大会啊?”

    如意一听声音并不苍老,吐吐舌头,心想:“幸好没叫老伯。”干了一会老者站起来直了直腰,转头看着如意做的既快又熟练,药草颗颗完好的立在地上,杂草一根根被清除,没有一点伤害到药草。

    “你认得这些草药?”老者在身后问道。如意手上动作未停边继续除草边回道:“略识得一些。”其实如意也不记得自己怎么识得这些药草,只是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好像以前常这样做一样。

    这些药草并不是常见的药草,而是一种很珍稀的草药,名曰鹿仙草,据传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民间又叫回春草。因为很难养殖,对野生环境也要求苛刻所以很难见到。而它旁边长得杂草也是一种药,药性和它相生相克,名叫半边莲,到了开花期花似半个莲花,故此得名。如果用此药作毒,那么必用回春草才可解。

    如意把最后一垄草除完,直起腰擦了擦汗回头望向老者。老者站在药圃的那头帽檐遮着脸看不清面容,但远看身姿若仙,衣袂飘逸如风,一副要翩然飞升的样子,哪还像刚才药圃务农的老头。

    “你是……?”老者看着如意只说了两个字便沉默了下来。

    如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说自己误入了后院还是说走错了路。不管怎么说未经允许擅自闯进来都是不好的。如意正犹豫怎么回答。老者没有再给她思考的机会。

    “跟我来吧。”老者转身向竹楼走去。如意一时有些怔楞,没有再追问她是谁,就让她跟过去。如意没再犹豫跟他向竹楼走去。

    “会做饭吗?”老者边说边摘下斗笠挂在门口,继续向里面的小厨房走去。

    如意看着他满头白发的背影,下意识的点点头。发现他看不见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会。”

    “能帮我做顿饭吗?这里有些简单的食材,你还需要什么我去找。”说着转头看着如意,一脸认真的表情,甚至还带着几分期盼。

    如意惊讶地望着他的脸,俊逸的面容,目似繁星,清澈的眸子似闪烁的星辰,除了雪白的头发和银须。面容还非常年轻,根本不是老者。

    在如意看他时,他也专注地看着如意,但又似乎是透过如意在追忆别人。如意掩下惊奇看了看才说道:“我试试吧。”

    说完开始转身忙碌起来。鬼谷发现自己一时失态,忙转身出了小厨房。走到茶桌前坐下,自斟了一杯,一饮而尽,这可是平时鬼谷最鄙视的牛饮。

    冰凉的茶水浇醒了鬼谷纷乱如麻的思绪,整了整衣衫又恢复了之前的从容优雅。鬼谷没想到还能看到这副容颜。曾经的一幕幕又回到了眼前。

    “先生,饭好了。您尝尝。”如意把菜摆上桌。一盘麻油鸡,一盘素炒黄花菜,一碗胡辣汤。

    鬼谷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笑着说道:“果然差不多。”差不多是味道还行,还是跟别人做的比差不多。如意没有细想。

    “坐下,一起吃吧。”鬼谷微笑着说道。

    “不了,我朋友还在外面等我,我也出来挺长时间了,怕他们着急。”如意走到门口又回头笑着说道,“如果好吃,有机会我再来做。”

    鬼谷点点头,微笑的看着走远的如意,吃着这简单的饭菜内心却难得的满足。

    待如意出来时,演武场上的比试已经结束。已经开始进行演说了。“小姐,你刚才去哪了啊?找你半天了。”夏荷拉着如意的衣袖紧张的说道。如意安抚的拍着夏荷的手背。

    很快魏罂和田让也聚了过来,“如意,你让我们一通好找啊。”如意歉意的对大家施礼道:“让大家担心了。”也没再过多解释。大家一看承认错误这么痛快,也不好再说什么。

    “小姐,你刚才没看到,庞涓一柄长剑舞得可好了,还有孙宾一把大刀耍的可威武了。”夏荷叽叽喳喳的跟如意描述着她刚才离开时没看见的比试。

    魏罂本来有话想对如意说,但是人太多只得作罢,跟在大家后面向山下客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