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6.第15章 拜师

16.第15章 拜师

    如意昨晚睡了一个好觉,天色已大亮,如意才慢慢醒过来。醒来也没像往日一样着急起身,望着层层纱幔的帐顶,想着近来发生的事就像做梦一样。

    “小姐,你怎么还没起来啊?外面可热闹了,今天是放榜的日子,你忘了啊。”夏荷一边把如意今天要穿的衣服给她放好,一边收拾东西。

    如意猛地坐起来,反而吓了夏荷一跳。“这个我倒是忘了。”说着赶紧起床梳洗。两人朝着火神庙匆匆行去。

    火神庙火红的外墙上贴着一份榜单,榜单前围的人山人海。如意走近时田让已经站在人群外,田让刚要告诉她成绩,就被如意制止了,“先别说,我去看看。”拉着夏荷挤进了人群。

    如意望着榜单最上面写的‘安平’两个大字,突然有些想哭的冲动。如意报名时就是用的安平这个名字。她想过自己会成功,但还是低估了真的成功摆在眼前时这份冲击。

    夏荷在下面也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夏志坚,这是如意给起的名字,希望她能志向坚定,意志坚强。虽然没有入围鬼谷先生的弟子圈,但可以作为小侍童进入云梦谷学习也已经很不错了。

    “小姐,我们成功了。”两个女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多少泪水汗水都化在了这紧紧的相拥之中。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有这么激动吗?”苏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秦的名字排在第二位。

    如意松开夏荷,拍拍脸颊,然后对苏秦郑重的拱手一礼,“恭喜啊!”苏秦忙郑重的还礼。

    如意拉着夏荷笑嘻嘻地走出人群,苏秦在后面追着喊道,“你就是安平吗?”听到喊声围观的群众都骚动起来,热切地看着他问道:“安平在哪儿啊?”“在哪呢”

    此时田让已经拉着如意她们拐进一个小巷,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如意一会去云梦谷拜师我就不陪你去了,我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完。过两天我就要离开了。”

    “这么快啊”如意有些惊讶但很快又释然,“也对,你是忙大事的人,田大哥你放心吧,不用担心我们。”

    “田大哥你放心去吧,一会儿我陪着小姐去”夏荷也附和道。田让点点头催促她们先走。

    “小姐,我们快走吧,一会拜师仪式该开始了。”夏荷也催促道。如意点点头两人向云梦谷方向走去。

    田让看着如意转身离开的背影有些怅然,也许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云梦谷深处的竹楼里,魏罂正在和鬼谷对弈。“你的棋艺可要比你父王好多了。”鬼谷微笑着夸赞道。“先生过誉了”魏罂谦虚道。

    “先生,我看了今年的新生榜,可谓是人才济济啊。不知先生对今年的新生有何评价?”魏罂试探的问道。魏罂很担心鬼谷识破如意的女儿身后会不顾情面的拒收她。所以他先旁敲侧击的问问,希望鬼谷看在惜才的份上不要为难如意。

    “要说今年收徒,榜首安平还真是不错。文韬武略,文采见解样样不输。很全面。榜眼苏秦虽然武略上略逊一筹,但是文采上更好。”鬼谷捋着几个银须笑谈道。

    “原来如此,那要恭喜先生今年又收到高徒了。”魏罂笑着回道,内心却很忐忑。

    “虽然当年你父王来找我,我是答应等将来你若来找我,我必将让我的徒弟随你下山,定当尽心辅佐与你。但是关于孙宾和庞涓随你出世的问题,还是要问过他们自己的意见。”鬼谷略一沉吟道。

    “多谢先生守约。我尊重他们的个人意见。”魏罂肃容郑重地说道。

    “一晃你也长这么大了,记得那年你父王带你来找我时,你才这么大。”说着用手比划了个不到一米高度“那时我刚收庞涓为徒。你还差点带坏了我的徒弟,天天带他去捉鱼。”两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两人正说得高兴,袁飞站在门外提醒道:“先生,拜师仪式快开始了。”

    “贤侄,要随我一同去观礼吗?”鬼谷看着魏罂问道。

    魏罂谦虚的说道:“正有此意,望先生莫嫌打扰。”说完两人一同朝外走去。

    如意和夏荷来到云梦谷山门时,那里的人也是摩肩接踵。一是因为一会儿的拜师仪式,好多来看热闹的。二是山门贴着今年的大考的榜单名次。

    如意看着那大红榜单上前三名赫赫写得:“孙宾、庞涓、张仪”人群里议论纷纷,“果然没有悬念。”“是啊,还真是他们。”对于群众来说,只要知道前三名是他们就行了,至于谁前谁后,是第几名并不重要。

    但在有些人心中可能就是无比重要的事了,可能是心中一辈子的缺憾。

    “第一名怎么会是他呢?”有人懊恼的说道。

    “是不是师傅偏心啊?”有人质疑道。

    “又不是只有师傅一人打分。”有人轻声反驳道。

    在一间宿舍里几个年轻人也正在议论这次大考的名次。一个圆盘大脸,剑眉星目,身形健壮的青年沉默的坐在一旁似乎在听他们说话又似乎没在听。“庞师兄,我们去找师傅问问吧。”几人把话头转向了圆脸青年。

    圆脸青年还没来得及说话,窗外响起了袁飞的声音,“庞师兄,先生喊你去观礼。”此圆脸青年正是庞涓。

    云梦谷山门正对着的石阶上方有一个高台楼阁,此楼并不雄伟壮观,但好在大厅宽敞明亮,平时有什么全体活动,有什么会要开都在此楼。此楼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聚贤楼’。今天的拜师仪式就在此楼举行。

    大厅里已经好多人了,最上方正中为鬼谷,上方左侧为邀请的一些名师大家,魏罂也在此列。右侧上方为谷里平时授课的参与管理的一些师者。下方左侧依次站着鬼谷的徒弟们,下方右侧依次站着侍童。

    随着一声钟响,十名新徒鱼贯而入,待在正中前方依次排好后,今年招收的侍童也依次进入,与新徒隔开段距离依序站好。

    待仪式开始,新徒献六礼,做三叩首的拜师礼,侍童做长揖礼。礼毕后新徒再依次上前为鬼谷敬茶。司仪按名次依次叫着名字,“安平、苏秦……”

    如意走到鬼谷面前心里一惊这不是那天药圃里的长者嘛,来不及多想低头平举茶杯屈膝行礼,“师父,请用茶。”

    鬼谷看着如意也是一怔,心头五味陈杂,鬼谷想了很多,但却始终没有头绪,直至旁边有人出声提醒,鬼谷才接过茶杯轻抿一口,又将案几上写有安平名字的名帖递给如意。至此一套完整的拜师礼才算结束。

    如意已经恢复平静,稳稳的走下去,走到左侧下方的最后面站好。待十名新徒都敬完茶换好名帖站好后。鬼谷方才站起来说了一番□□的话。摆摆手让大家散了。

    “今天师父很奇怪啊,训话这么简短。”“可能是累了吧。”如意听见前面的师兄小声的议论道。

    如意轻轻的拍了拍胸口,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心里想到:好险,也不知道师父发现自己是女儿身了吗?有师兄过来带他们下去安排食宿。

    鬼谷还来不及细想如意的事,回到竹楼就让袁飞叫来了孙宾和庞涓。

    “你二人已经学业有成,可愿意随魏公子下山出世?”鬼谷平静的叙说道。庞涓一听神情一动,但有孙宾在前也不好抢先回话。

    孙宾低头沉默了一会,沉声说道:“师父,我不想去,我还想再学段时日,我还学业不精,不能出师。”鬼谷点点头没有说话。又转头看向庞涓。

    “师父,我想下山随魏公子去。”庞涓一脸热切又极力压抑。鬼谷淡淡地看了一眼庞涓,“好,我去和魏公子说。”

    庞涓一看师父的眼神,心里一激灵,赶紧想补救,“师父,我……”鬼谷打断道,“去吧,学而致用是每个有志之士的梦想。”

    孙宾一听有些惭愧说道:“师父,我……”鬼谷再次打断道,“既然还想学,那师父就尽力教一教吧。”孙宾一听师父这样说,很是高兴。但庞涓一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师父这是偏私,还是单纯的客气。

    师兄弟二人从师父处出来,谁也没说话,平时也都不是话多的人。庞涓心里在想:他比孙宾入门早,本来师父很是喜欢,但自从孙宾一来处处压他半头。平时他嘴上不说,但其实心里一直很是不服气。

    两人走至分岔路上,要分手时,庞涓话里带刺突然说道:“那要恭喜师弟能得到师父的真传了。”

    孙宾是一个除了研习兵法对看书写字以外的事都很粗枝大叶的人,孙宾并没有听出什么,恭敬的回道:“还要恭喜师兄马上就要宏图大展了。”

    庞涓勾了勾嘴角,点点头转身离去。不管他喜欢孙宾也好不喜欢也罢,但是他很喜欢孙宾最后说的那句话,‘宏图大展’,对,他就是要宏图大展。既然在这里比不过你,那我就先下山,待我功成名就时,看谁还说我不如你。